目前分類:精選小說 (2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絕對的自由,導致絕對的腐化。

那天星期五,下午四點多,兒女都放學回來,白荷被她兒子麥可慶打了一耳光,因為她請麥可慶寫完功課再玩電腦,麥可慶堅持不寫。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一天,父親穿上他最好的、也是唯一一套西裝,領帶繫得高到連脖子都看不見了。

台北一月的天氣還是可以冷得教人直打哆嗦的,我和父母穿過一長排在凜冽寒風中寒著面孔的人們,長驅直入到了AIT(美國在台協會)的門口,警衛是個年輕的大個子,見了我們連忙迎上來問道:「是美國公民嗎?」父親點頭,警衛便開了門讓我們進去,我瞥眼見門外排隊的人們站在塑膠遮雨棚下,長長一串有點像在西門町等明星簽名的歌迷。

那一刻,原諒我的誠實,我真的有一點蘸著罪惡感的驕傲。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陸橋橫跨鐵軌,軌道就在圍牆後方,連結著遙遠的城市。

阿聖專注地用噴漆在壁面塗鴉,橙黃和鮮紅顏料逐漸成形,圖案就像化學課本上的複合物結構模型般精巧。

霧沫狀顏料與嗆鼻的揮發氣味隨風飄來,我皺著眉頭移動到上風處。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來不及了來不及了啦!」那孩子一聲哭吼,掙脫我跑下樓梯。我急急邁步跟上,一頭撞進霉味與黑暗一樣厚重的地下室。在極微的光線中我看到小小的背影很模糊地在眼前移動……

「邱伯伯,你快來救命,你們邱勇達快被打死了!」我腦中迴繞著剛才手機裡哭喊的男童嗓音,那是兒子勇達國小一、二年級時的同班同學,升上三年級被分在隔壁班的孩子。那孩子慌亂地說出來的話不清不楚,讓我根本搞不清發生了什麼事,只隱約知道兒子好像在學校被同學打了。是這樣吧?我心緒亂極。

打死?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幾乎是,每過一輛計程車他倆兒都要往那邊張望一次,好幾輛計程車在他們跟前停下,他倆兒又擺擺手讓司機把車開走。這是四月中旬,想不到天氣就已經是這樣熱了,花開得比往年都早,簡直像是一次突然襲擊,人們都沒準備,來不及,都穿得還很厚,毛衣和毛褲還都在身上,天就一下子這麼熱了。他倆站在那裡是渾身冒汗,冒汗和出汗當然不一樣,但這對他倆是無所謂,天熱還有不幹活的?夏天,他倆在高高的腳手架上,那何止是冒汗,是淌汗,是汗出如漿,但照樣也得幹,照樣得不停地砌磚,一上午要砌三米乘十米的青磚,三年前的那個工程,從那年春天就開始了,一直幹到了冬天,幹到大地上了凍不能再幹但老闆還讓接著幹。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天色已暗,灑進房間裡的午後陽光,退潮般漸漸淡去。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黎蕙每週都到菲比美體小舖來,在這裡她每次泡澡都睡著,都在計時器的鈴聲中醒來。這段時間,她不是失眠就是作惡夢,她的一位好友在山上自縊結束生命,那是父親離世、槍擊案之後,對她第三度的震撼,她有時夢見自己的脖子套上環扣,在近乎窒息中咳嗆著醒來。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錄音:

那時候我在屏東鄉下長大,我很皮,我很野。阿爸拿竹劍砍我我也不怕。我只怕阿嬤。阿嬤不會拿「給西」抽我,她只出一張嘴、一句話,我就惦落來。她的國語不標準,或許這更加深了陰森又冷酷的氣息:「小心大陳義胞把你抓走。」就這麼一句話讓我毛起來,大陳義胞的位階比虎姑婆還高。實際上那個村子我沒去過,聽她說他們出手殘忍,就住隔壁莊頭。我還來不及叛逆,就搬到高雄市,所以一直沒會過這群殺手。然而一種浪漫的懷想,一直跟著我在都市裡長大,早一點把我抓走該多好。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顆人頭靜靜懸在那裡,面色沉重卻又,輕盈。

一道陰影稍稍遮住頭顱的光線,陰影的源頭探問似的晃動了一下,人頭穩穩的點頭答覆。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家暄醒來的時候,天還沒亮得完全,她還記得剛才作的幾個夢,冷氣的嗡嗡聲還有打呼聲讓夜燈下的氣氛更顯寂寥,她懷疑這是讓她整夜都無法徹底入眠的原因。特別買來的那本旅遊雜誌已讓泡麵的熱氣蒸得皺皺的。因為是爸爸同事家經營的民宿,所以找都沒找就決定了,如果以五星級制來劃分,這間民宿似乎連一星級都沾不到邊哩;墾丁的酷暑,即使到了夜晚也讓人渾身發汗。家暄想起昨天晚上一家人去逛夜市,回來民宿的路上又讓海風吹得渾身黏答答的,所以她一到民宿就衝進房裡,把冷氣的溫度盡其所能的調到最低最低,但廉價又老舊的冷氣只是無力的嗡嗡嗡的響著,像鬧脾氣的孩子般使勁抽動它的身軀表示抗議。家暄一直不喜歡噪音,對她而言,噪音就等同於虐待,世界可以安安靜靜的最好,特別是放榜了以後。今天卻不知道為什麼,輾轉反側地容忍起這刺耳的聲音了。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有一位至交,因他行事低調不愛出風頭,且隱其名,以「冷伯」稱呼。
    冷伯暗戀104查號台小姐,很久很久了。有天,他終於壓不住心底的祕密,跑到好友范正志家向他吐露:我覺得104小姐的聲音很迷人,每次都會引發我的遐想,常常只要查號小姐溫柔地對我說「你好,請問要查哪裡」,我就會忘掉我要查哪裡,或者等她告訴我號碼後,我為了要好好跟她說聲「謝謝,再見」,為了要聽她說聲「不謝,再見」,我都會忘記號碼是什麼。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擁有一棟屋齡三十年以上,二層樓的小房子。一樓是狹窄的客廳、巨大的水族箱,和爬滿油污的廚房。陡峭的木板樓梯通往跟閣樓差不了多少的臥室,裡頭沒有床,只在木製地板上鋪了一張竹蓆。低矮的天花板從眼前一直降低下來,房間底端最後只剩下一公尺左右的高度。站在門前,三面牆壁緊緊堆滿了雜物,包括損壞的老式巨型音響、黏滿老鼠屎的單人沙發、被汙物塗滿整個半球的地球儀,和許許多多,隱藏在陰影與封塵的記憶角落的物品,這些都是他的財產的一部分。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果發已經蹲在這裡許多時了。

她稍微移動麻了的腳,一種怪異的感覺馬上在腿部漾開,像一群肥大的棘蟻在血管裡鑽蠕前進。果發其實很喜歡昆蟲的,想到棘蟻令她稍微感到安慰。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炎夏午後,夏蟬唧唧,男孩們在球場上嘶叫揮汗著,仍身著墨藍色外套的湯匙安靜地坐在教室一角,融入一隅陰暗裡。在樹下乘涼的三姑六婆又為了湯匙竊竊私語。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扣掉手機,拿鐵有五隻電話。客廳放母機,書房、廚房、臥房、廁所各有一隻無線電話子機。電話來時,像是警鈴大作,整間房子的每一處都被驚動。

摩卡問她為什麼,她總說:「因為怕漏接。」萬一臥室沒有電話,半夜突然有人打來,起床加上到客廳的時間,說不定可以刷牙加上洗臉;萬一廚房沒有電話,出去再回來,比較精緻的料理說不定就毀了一半;萬一廁所沒有電話……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就要打烊了。一個人走進來,一個男人,很年輕,幾乎還是個孩子,穿一件廉價的牛仔夾克,皺巴巴的,挺髒。附近有座大工地,小蓮一看來人就知道這是那工地上的民工。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們終於讓我進入加護病房。看到紹凡面色慘白、雙目緊閉躺在床上,我的眼淚就忍不住奪眶而出,輕輕對他說:「紹凡,我親愛的紹凡,你能聽見我說話嗎?」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打電話給我肚裡貝比可能的未來爸爸之嫌疑犯小可,他渾然不知我要問他的事。

 我們約在老地方,和平東路後現代墳場。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去年底,收到了國翔寄來的電子郵件,說倫敦現在冬霧瀰漫,濕寒的空氣一波波擾動著沉浸在白茫之中的城市。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解放軍攻克天津的時候,對處理大批俘虜已經累積了豐富的經驗,繳械就擒的國軍官兵也很合作,好像一切水到渠成。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