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簡繁之爭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蕭蕭先生是我敬佩的詩人之一,但對於他4月30日在貴刊「火星文與簡體字」一文裡談論火星文的意見,我則有些不同的看法。

正因為語文是傳情達意的工具,所以才不能各傳各的情,以免達錯意。普羅大眾通通是進行重要認證的評審,而語文的發展,從口語入到辭彙是多麼漫長的道路,「市場機制」自然會決定誰光榮留下、誰淘汰出局。因此走到二十一世紀,我們得靠註釋來了解「阿堵」或「荼首」,但連三歲小孩都知道「咖啡」或「壽司」,這就叫作「約定俗成」。 

依照這個標準,現今火星文成俗了嗎?那就要先問:究竟誰懂火星文?

乾隆帝筆揮「虫二」,群臣一頭霧水,只能等慧黠的紀昀公布答案:「風月無邊」;塞北使節進獻糕點,曹操寫下「合」字一走了之,也只有聰敏的楊修膽敢吃下以符聖令:「一人一口」。這些故事雅則雅矣,絕不能成為溝通的方式,偶為韻事可也,天天這麼猜,不死也半條命。而如今的火星文,出招接招的是乾隆曹操紀昀楊修之輩,原來小眾才懂火星文,此宜寫入故事書以資談笑;而市場機制精選過的,才擺到日升月落裡給大眾來活用。

《文心雕龍.隱語》曰:「讔者,隱也;遁辭以隱意,譎譬以指事也。」

古人喜歡以隱語來挑戰他人的才智,解謎的人花心思拆合文字,方能猜出其中奧意,文字遊戲的成分居多,要說「傳情達意」,尚有地球到火星的距離。更何況很多語彙的簡省還要配合當下的情境,才能正確明瞭對方的意思,於是你問我答外加實物實境,老闆就知道「我的脖子要剁、屁股要塗辣」。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語言文字的主要功能是在傳情達意,能夠傳情達意,語文就完成了他的功能。「辭達而已」就是這個意思。 

    「傳情達意」的兩端至少有兩個主體,這兩個主體必須有可以相互溝通、相互領會的媒介(面部表情、肢體動作、圖畫符號、語言、文字等),這種媒介的形成與認可,靠的是「約定俗成」的自然力,如世界各地都以頷首、點頭表示同意,搖頭表示否決,印度人卻是將頭從正面轉向右側表示讚許、認同,如果微閉著雙眼,又加深了心中的誠摯之意。如果不能領會這種肢體意涵,一樁可以成交的生意就平白失去了。

你的屁股要不要塗辣椒?
    五○年代台灣農村有人寄放各種藥包在每戶家庭中,以備不時之需,有一種藥包上面畫著一隻蝦、一隻龜、一枝掃帚,不識字的村民農婦都知道這是治咳嗽的藥,「蝦、龜、掃」三物正諧音為台語的「嗄龜嗽」,寄藥主與用藥人都能領會這層意思,「傳情達意」的功能就達成了。現代人在「我你」之間畫一顆心,大家都知道這表示「我愛你」,「傳情達意」的功能靠著圖畫也達成了。

    市場上賣七里香的小販,以醬油刷子刷著你選的雞屁股,隨口問你:「你的屁股要不要塗辣椒?」你一定簡要回答「好」或「不好」,不會一本正經地糾正他:「雞屁股要塗辣椒,我的屁股不要塗辣椒。」語言簡潔表達即可,能夠傳達意思最為重要。

    以這樣的背景來看火星文的出現,合情、合理、合乎時代的需求,因為火星文是在兩個人藉著電腦傳訊,玩線上遊戲,以打字方式來聊天時才出現的,這時,打字的速度跟不上語言,語言的速度跟不上思想,在時間壓力下,「我的書」會變成「我ㄉ書」,「謝謝」(Thank you)會簡化為「3Q」;兩人會談時會有撒嬌、裝可愛的時候:「偶就素303030」,我們能說不對嗎?朋友對話會相互逗趣、鬥智慧,你的台語脫口而出:「AKS」(會氣死),他就可能用日語說:「扛八袋」;他會畫出緊張的樣子:(*_*)! 你怎能不對他眨眨眼:(*_ )。火星文也就因此越燒越旺,蔓延越廣。

    唐朝柳宗元被貶的永州之野,湖南西南邊陲的江永縣城,女性之間流傳一種形體獨特,自成系統的「女書」,有時借用漢字加以變造,有時倒寫、反寫漢字以成形,有時吸收民間圖案增強圖畫性,男性無由辨識。這些「女書」寫在或繡在紙片、布面、扇面、錦帶上,流傳下來的雖然不多,卻已成為文字學、人類學、社會學的專家們研究的對象。今日台灣青少年的火星文,其實也值得心理學者、社會學者、輔導專家、文學工作者加以研究,有助於了解青少年同儕心理,了解今日的社會,未來的台灣。

    至少,就語文導正而言,可以順勢告訴他們正確而標準的語文用法,比對二者的異同或優劣,甚至於指出「傳情達意」兩端的主體都必須熟悉相同的媒介才有傳達的可能,因此,寫作時,將來閱讀這篇文章的對象是不確定的人,極不適合使用這一類型的語言。或者,以研究文字學的方法,跟學生一起分類探討,火星文的創造,到底使用六書「象形、指事、會意、形聲、轉注、假借」哪幾種?──能這樣面對問題,才可能解決問題,最後必可以放下問題。

引導與創新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年的三月二十三日,華文媒體突然冒出一則報導,指稱「聯合國決定自2008年起中文文件一律使用簡體字」,喧騰好幾天之久。

    追根究柢,這則報導的消息來源,是中國應用語言學會會長陳章太老先生,隨便看過一篇名為「2005年世界主要語種、分佈和應用力調查報告」的網路文章,就聲稱它是聯合國文件。事實上,聯合國早在三十六年前,「中國」會籍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中華民國時,就已經中文文件一律使用簡體字了。 

    由於「權威」的身份、「權威」的組織,我們都受騙了。
    然而,這場騙局並未完結,它正好反映了爭取維權正體(繁體)字的重要性。

中共有無處置漢字的歷史權力?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在米蘭當地的小劇院裡欣賞阿根庭舞團的探戈表演。舞者們準確而細膩地詮釋著探戈的煽情語彙,但我的心裡正哽著一塊疙瘩。因為剛才當我們在吃晚飯時,同行的臺灣同學突然起了有關聯合國要廢除繁體中文的不愉快話題。由於人在國外,只隔海聽到了錯誤報導的隻字片語,信以為真繁體字就要面臨絕種的危機。此時我看見舞者們靈活的雙腳在舞台上輕巧的滑行、交纏、點踏,或重或輕,或快或慢,只覺得每一個動作的結構都好精緻,好有生命力,好美,就和中文字一樣;一雙雙跳探戈的長腿一勾一勾地勾起了我一個月前的奇怪夢境。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兒有封我們馬來西亞的表姊寄來的賀年卡,卡片內容不外乎是一般的祝福,「新年快,身体健康,万事如意,笑口常开」並說:「在這我現跟你拜个早年,我們新年見!」信殼可就精采了。某個愛國的郵差先是在TAIWAN下方加註ROC三個字,接著有藍與黑以及鉛筆共三行字,試投某某地址無此人/試投某某地址無此路名/一旁蓋著三個紅色稽查章;至此還不肯放棄,再試一下,終於成功找對門來。我的疑問是,台灣郵差都這麼多情嗎?當它在台北市悠遊,我們年也過了,馬來西亞表姊的面也見了。麻煩的產生乃起因於簡體字,不同字體相同意義的兩個字之間的距離竟如此遙遠,「興」字的簡體看似「光」字,「光」字試不成,猜是「州」字,於是連另一個字都懷疑起來,且明明寫的是路,卻編派出街來,當然屢試屢敗。我趕忙去找出更早的一張生日卡,表姊的字挺端正的,簡體字不多(據說他們小時候是先學正體字,後來才改識簡體字。)寫的地址也一模一樣,只能說那個郵差比這個郵差見多識廣,一投就中了。 

小學的作業簿
    經過這件事,原本老抱怨我愛寫草字的小孩,現在又加了一項,「我最討厭草字和簡體字了!」草字純屬個人行為,後果自行負責,簡體字所影響層面可就大了。但這兩者的共同點就是,讓人看不懂。小孩也會擔心,他所學的不夠他辨識用。

    我喜歡看小學生學寫生字的作業簿,一個字寫滿一整行,滿紙新鮮字。我小時候學寫字也相當認真、用功、用力,好似刻鋼板,每一字都駝印到背面去,甚至下一頁;且不用墊板,不喜歡那種滑滑溜溜的感覺,喜歡筆陷紙中。老師見我和另一個女同學字寫得工整,常常叫我們幫他抄寫黑板,站在椅子上寫黑板字,對一個小學生而言是莫大的榮譽,我盡力刻劃示範著每一個字,務必使同學們都看得清楚,覺得漂亮。但下了台只會覺得那字太做作,沒有我原本的字好。

    大約是上了國中以後我寫字就挺有模有樣的,有一回大姐湊過來看我的作業簿,驚訝問:「這是你寫的啊?什麼時候寫字變這麼漂亮?」變?!字能演化也能蛻變。我自然是洋洋得意啊,因為大姐有個國中老師訓練她寫毛筆字,規定她每日交一篇小楷,她曾在全縣書法比賽得過名次。我說我將來就可以找一個寫字的工作了,我們那精明老練的大姐立刻又將我降等到不成熟之列,她說不要那麼天真,以為字寫得漂亮就能有飯吃,比你寫得漂亮的滿街都是。

    寫得一手好字就能博得好評的虛榮倒也沒逗留太久,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寫字愈來愈不守規矩,我的外表舉止容易使人以為是循規蹈矩的好學生、乖女孩,但是當他們看到我的字可能會嚇一跳,這也讓我微微得意。對外的文字頂多是洩露出奔放不拘的性格,另一種期望。真正精采的真正的面目要看私人的筆記。大學時代可以一字不漏的狂抄狂草筆記,我不小器很樂意借給同學,但辨識起來極為耗時,大家也就算了。因此年輕時候寫的日記也不怕別人看見,因為不太看得懂,即使賣力解讀出來,也仍是隔了一層。寫作以來,更不時遺留東一篇西一篇的草稿塗鴉,隔些時日拿起來重看,屍橫遍野,常常自己都看不懂,愈是這樣愈是覺得其中藏有寶藏,也許是我現在再也尋不著的靈感,或者能引發另一靈感,遂逼著自己去解開謎團,有時甚至拿著去問別人。有了這些警惕,現在寫字乖一點了,特別是寫日記,我希望小孩看得懂。

    一切只是為了快、省時,常思一筆成形、一筆帶過,偶而學到了幾個約定俗成的俗體字、簡體字,必定牢記應用,如?、?、体、?、几、机、?、?、?、?、?、?,但是像「?」字,我雖然知道卻不喜歡寫它,我寧可在框框裡面隨性畫幾筆,就是不願從簡。

習於華麗,就看不慣簡陋了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雖然語音相近,但是這個標題絕非政治口號︰「一中兩制」,我的意思是「一種中文,兩種字體」。最近有關簡體字與繁體字的討論,對於長久以來兩種字體的情結總算有了正面的釐清,儘管看法上還有差異。過去,因為反共,現在,因為維護台灣的主體性,繁體字被賦予了沉重的政治重擔。過去,繁體字背負了復興中華文化的重責大任,現在,繁體字是體現台灣價值的表徵,因此,即使是在台灣已被普遍使用的一些簡體字,也被改稱為「俗體字」,而在考試時,俗體字不扣分,簡體字要扣分。

到目前我們至少釐清了一個基本概念,漢字由甲骨文、金文、篆書、隸書、草書而至行書、楷書,是一路演化的過程。繁體字是建立在楷書的基礎上,延續了將近二千年,而簡體字則是更進一步的演化,其缺失未來還有改進的機會。固然,「夢」簡化為「梦」是簡化字不成功的例子之一,「梦」只比「夢」少了兩畫,可是卻看不出作夢和「林」、「夕」有何關係。但是,我們也可以看到簡化得極為成功的例子,例如簡體字「体」,從象徵的角度來看,就比「體」字更富有意涵,人之本是体,人沒了体就沒了本。因此,從文字發展的角度來看,今天一個完整的漢字世界是簡繁並存,而繁體字的意義與價值則在於它直接聯繫了中國古典文化。就繁體字所承載的中國古典文化而言,卻又是台灣主體性論者所不願面對的,這就是今天台灣看待簡體字與繁體字時的一種複雜情緒。

簡不驅繁,繁不反簡,應該就是今天漢字世界的現況。從圖書出版來說,大陸中華書局的二十四史點校本,從一九六○年代出版以來,便都採用繁體字,長期嘉惠台灣文史科系師生。北京三聯書店自二○○一年開始出版的十三種十四冊「陳寅恪集」,根據作者生前願望,全部使用繁體字豎排,給台灣讀者帶來極大方便。二○○五年,漢語大辭典出版社出版了耗時十餘年完成的「二十四史全譯」,將四千多萬字的文言文翻譯為六千萬字的白話文,全套八十八冊,文言與白話對照,如此浩大的工程最後竟然全部都以繁體字排印。歷史上,繁體字的使用者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可以如此方便的閱讀二十四史。

因此,反過來看,對台灣出版人而言,在「一中兩字」的認識下,如何進入簡體字的出版領域,將是未來台灣出版業發展上的最大課題。李光耀於二○○四年年底在新加坡國會表示,華文在新加坡越來越有經濟價值,滿足於較低的華文程度,未來將會付出重大的代價。這意味著漢字閱讀世界的興起,台灣出版人豈能無視於漢字世界中另一個簡體字領域的存在。

>>>>2006/4/24 聯合報聯合副刊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