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部落出格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從中學時代開始寫作﹐最早的投稿對象是新生報。選擇新生報是因為新生副刊經常舉辦徵文﹐題目都是比較大眾化人人都能寫的﹕我的爸爸﹑我的媽媽﹑我的妹妹﹑我的哥哥等等。第一次投稿被採用﹐老編居然親筆回了一張便條﹕「系國先生 來稿收到 這類文章 非常歡迎」。沒有標點符號的短短十六個字令我反覆背誦﹐從此決定我寫作一生的命運。

我並不知道新生副刊的編輯是誰﹐後來經常投稿給新生副刊﹐慢慢曉得他姓童﹐叫做童尚經。有天突然收到一封快信﹐是童先生寄來的﹐內容卻和副刊無關。他說從通信裡知道我在台北上大學﹐問我願意不願意當他的孩子的家教﹖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901agents_article_0.jpg 過年前生了場病,估計是北京回來溫差過大造成的感冒。本來沒當回事,想不到難過得不得了,後來才知道是腸胃型感冒,前後耗了快兩星期,完全沒食慾,頭暈目眩的打不起精神做任何事,工作又累積了如山一般多,沮喪得要命。雖然這實在是說起來很丟臉很沒什麼的小病,但人總在病中才想起健康的好,也總算知道所謂「久病厭世」可真一點沒錯。

總之年前的兩個星期就這麼泡湯了,心情也一直不好,直到某天夜裡無意中看到一篇座談記錄。這是「詩人與作家」雜誌網站的一個活動,執筆編輯曾先後訪問過不少文學經紀人,後來為了「響應」歐巴馬的「改變」口號,決定不要老是訪問業界大老,也要聽聽新世代的聲音。他找來四位傑出的新世代經紀人,相約某天共進晚餐,就在大量的外送墨西哥食物和紅酒陪伴下,他們聊出版、聊作為文學經紀人的種種甘苦,百無禁忌、岔題有理,稀哩花啦聊了一整晚。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天去買便當的時候遇到徐亦甫和他同學,兩人在談前陣子剛拿了台積電三獎的小說。作者是中山人社的,「因為是認識的,所以就看一下。」他們說。原來已經陸續刊了出來,我只記得首獎之後停了好一陣子。

回社辦後上網匆匆看了一遍,剛好和我最近想寫的東西有關,所以順便寫一下。

沒讀過的人可以稍微看一下:美夢,作者:中山二年級李若雯。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歌手林曉培因為酒駕撞人,結果吃上官司,須付出賠償,更重要的是,她的良心陷入極度不安,在處理車禍的過程中,她數度坦言崩潰,幾乎捱不下去;但是,做錯事的畢竟是她,造成他人家庭無可彌補損傷的也是她,再怎麼難熬,林曉培選擇面對,用最大的誠意盡可能降低家屬的痛苦;她並且決定重新站回舞台,用自己最擅長的歌唱,一點一點賺回賠償金。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日前,應該說昨天我突然發現自己出現在電視裡。

「哇,那傢伙是誰啊,一登場我的網路就爆啦!這是電波干擾!電波干擾啊!沒想到除了我之外還有跟我同等級的電波干擾強者啊!看!他居然還偷指著吳(逼~)說老鼠呢!真是太有種啦!」
    
等等,這傢伙好像就是我吧?幹的好啊我!真有種啊我!再來幾個波紋強化強化電波吧!(Wryyyyyyyyyyyy)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我的長篇小說中,《白色巨塔》探討權力,《危險心靈》探討教育,本來第三本要寫金錢,但因為資料不夠成熟,雖然動筆,中途卻停了下來。計畫中,也想寫『名氣』這件事,但也還沒有找到切入點。

直到有一次有人透過出版社拿了一篇文章給我,據說這篇文章在網路上流傳廣佈,很受歡迎,希望我能授權讓他們收錄在書中。我一看,作者是我的名字,但文章根本不是我寫的。

我好奇地在Google打上自己的名字,出來了幾十萬筆,結果我竟然發現有些文章根本就不是我寫的,而且大部分是勵志小品,這些文章還被到處轉寄。

我心想好有趣啊,我的名字竟然也可以拿來這樣使用!是誰在做這樣的事呢?目的又是什麼?他的想像又是什麼?為什麼是我的名字而不是其他作家的名字?這種以前想都沒想過的事,就這樣在這個網路時代發生了。

這是觸發我開始寫《靈魂擁抱》的第一個遠因。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些年,人家一聽我在報業工作,都會說:「壓力很大吧!」,但再聽我是個「編副刊的」,便剎時眉頭一鬆,轉而笑道:「喔,那還好,不必理亂七八糟的現實社會!」好像,副刊是逃避紅塵的桃花源,「編副刊的」肯定比較輕鬆涼快?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時間就像是河水,一去不復還。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首先,我得承認我很佩服這北一女學生的勇氣,也很肯定你獨立思考的特點。當下在報紙上看到這一篇文章,篇名的確是很吸引人─〈遠離桃花源〉,我眼睛的目光也不由自主的從未讀完的文章飄移過去;滿懷著期待,卻在閱讀完之後,落空了,文章中嚴厲的批判與挑釁,也促成了我為此文的動機。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