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繽紛生活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49362164f14ee.jpg 正值秋風蕭瑟的季節,我人在美國匹茲堡州立大學當交換學生。暑假出發前,系上同學知道我要前往美國,希望我能為大家驗證一下好萊塢電影《美國派》系 列第六集《無法無天》(American Pie Presents: Beta House)。電影劇情大略是大學新鮮人被網羅加入兄弟會,正式成為會員之前必須重重闖關,闖關內容是一次又一次的誇張男女關係,電影甚至一開始就讓新鮮 人進到宿舍時就看到學長學姊毫不遮掩的瘋狂性愛……。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擁抱是無聲的語言。久別重逢、惜別傷離,四目相對,不知說什麼,最好的方法就是張開雙臂、迎向前去,來個深深的擁抱。連拳擊比賽都如此,當兩邊筋疲力竭,既打不動,又不希望被打時,最好的方法就是擁抱。

打球扭傷了背,去復健。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年開春之際,送十六歲的女兒遠赴北京跨級就讀一所國際大學,雖然她年齡是全校同學中最小的,相較於那些北方同學,身高152公分的她也可能是最矮的,但初次離家的女兒把一切驚惶全都鎖在心底,堅強地面對她自己的選擇。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上篇文章〈廁所也瘋狂〉提到高科技的廁所令人瘋狂。其實每樣機器都會使人更瘋狂。現在經常可以在機場或旅社裡看到有人像瘋子般踱著方步喃喃自語,要仔細瞧才看出那人戴了細小的耳機和麥克風,正在打無線電話呢。這人進了廁所,又要指手畫腳書空咄咄,央求小紅點吐出手紙來。如果把時空轉移到兩百年前,人們一定以為他瘋了,必須把他關起來,甚至綁到火刑柱上燒死。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一家高級餐館裡上廁所,看到一位體面的中年紳士和手紙供應機掙扎了許久。他對手紙供應機拚命揮手,沒有反應。他又設法從手紙供應機下端亂扯,卻怎樣都扯不出手紙來。最後中年紳士實在沒有辦法了,一面揮手把水抖掉,一面搖頭對在一旁等待的我說:「高科技的廁所真令我瘋狂!」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走在醫院院區,驚訝這所醫院的硬體建築,竟是成長得如此快速,似乎擴建的工程從未停止。耳聞這附近的整片土地,醫院已經全買了下來。我停步翹首,這一幢幢大樓讓我陌生得快窒息,這片曾經熟悉的土地,我已經完全尋不回了。

山上村落小密醫
一趟出診 一包花生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提供給遠道從台北飛來的朋友芬妮,幾個可以用將近一折的價錢買到諸多名牌的過季商品的服飾店地址,這對於她,是很值得千恩萬謝的功德。

我的朋友義氣,想當然耳,讓她接連幾天逛街逛到腳踝破皮,而皮包裡可憐的信用卡,就像感冒時候的衛生紙,一次次地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簡單地說,努力讓自己化身成為(至少外表看起來像)一個紐約女人,突然間,成為她生命中唯一具備意義的,一樁大事。

那天,已經過了晚餐時間,我在剪接室裡和我的學期作業,一個以『計程車把手上黏附的口香糖屍體』當作主題的紀錄片,整整搏鬥了十八個鐘頭。

當我拖著疲憊到僵屍一樣的身軀,左右手各提著有半條牛那麼重的錄影帶,從學校的電梯裡出來,剛好迎上同樣也是左拎右提,但滿面春風的她。

瘋狂購物,能夠讓一個人類的腎上腺亢奮到這等地步,是我那天學到的第一課。

『我全身細胞死了百分之九十八,可沒空陪妳。』我以第一時間,拒人於千里之外。

『幫你提,總可以了吧!別這樣,上西城的路邊酒吧還沒逛,是你的地盤,不是嗎?』

我的學校在中央公園西側的六十一街,把upper west說成是我的地盤,也沒錯。

只是,她認定了我是她一整個假期的免費『全地陪』,是我的地盤,不是我的地盤,也都沒少算到我的頭上。

她一腳邁了出去,接過去我的兩大袋,再加上她自己的五六七八袋,我的媽!女人真想要做什麼,潛藏的蠻力可以這樣無窮,是我學到的第二課。

我領著她,從百老匯大道往北走去,那是曼哈頓另一個低調的奢華。

一些販賣藍色玻璃瓶的店,吸引了她的注意。

當我解釋那些排滿兩面牆的寶藍色瓶子,裝的不是什麼高級酒,是有錢人來買回去口渴時候喝的水,她睜大眼睛,點頭,一副對『原來有錢人是這樣過日子』多了更深一層體會的,讚歎。

然後,她在沿路上專門賣五顏六色通心粉的,富麗堂皇蠟燭台的……一些店門口,不斷獲得『了悟』。

至於,其實在轉角的大樓不乏開著的舊書店、相框鋪,那不在她『上流社會』、『高等人』的畫面裡頭,自然就一晃而過,有看沒有見。

我發覺我的工作也不算吃力,只要步伐不要太快,安靜地領著她走,大小姐兩隻眼睛是探照燈,自顧自逡巡過往貴婦名媛腳上的鞋、身上的裙、臂彎裡的包……倒也不需要我太費唇舌去導覽。

我實在累得快掛,勉強走了十幾條街,帶她在七十九街往右過了紅綠燈,在一個不寬不窄的巷衖邊上,我一屁股坐下來:『好啦!妳要的路邊酒吧。很多有名的作家畫家喜歡來的。』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台灣流行五天一次的「王建民實境秀」,每逢建仔出賽日,有些單位就會挑選一個場地,架設大螢幕實況轉播,邀請職棒球員、球迷及少棒選手到場觀戰,並舉辦各種串場活動以炒熱氣氛。這一切原本都無傷大雅,不過有時主辦單位會自行加入一些獨特的台式幽默,感覺就變得不太一樣了。例如某天王建民遇上芝加哥白襪隊,現場所有來賓手上拿著白襪跟剪刀,主持人一聲令下,大家同時剪破白襪,以壯建仔的聲勢。 

這、這、這實在是太無聊了!竟然把物化對手當有趣,令人啼笑皆非。這個場景不禁讓人想起,在亞錦賽和奧運前的加油活動中,也有「吃松阪牛肉」、「吞泡菜」、「啖鍋巴」(古巴)等好笑畫面,一言以敝之,就是喜歡找一些發音相近的食物或生活用品,然後一口吞進肚裡或一舉破壞殆盡。

這也跟台灣職棒多數球團的啦啦隊一樣,明明歌聲不怎麼悅耳,卻拿著麥克風,音響開到最大聲,完全無視其他觀眾的感受,自顧自地唱起「卡拉OK」,於是看球的氣氛也隨著有規律卻沒旋律的加油歌聲,盪到谷底。

若王建民每次出賽都要這樣搞「創意」,其實對主辦單位也是個大考驗,因美國職棒有些隊伍很難找到代表物,就算找到了,可能會引起意想不到的後遺症。簡單來說,大聯盟隊名大概可分成三大類,除了第一類的「生活用品」,如白襪、紅襪等較沒爭議(製造廠商還會很高興,因襪子破了要買新的,生意會變好)之外,其他都不單純。

像是第二類的「人物」,如費城人、國民、勇士、紅人、印地安人之類,若找人扮成印地安人,然後大家痛扁他一頓,豈不成了公然的種族歧視!而第三類是「動物」,如老虎、馬林魚、金鶯、小熊、魔鬼魚等,難不成現場找來一隻真老虎,然後把牠殺掉嗎?那台灣又要因此而背負「屠殺保育類動物」的惡名。或許,唯一沒異議的只剩海盜,原因無他:海盜是公認的壞人嘛!(拍攝《神鬼奇航》,創造出有趣海盜角色「傑克船長」的迪士尼,大概是唯一不爽的組織。)

事實上,美國球迷看球時手持的海報,多半都是鼓勵自己,只有少數針對對手,而且極少有人拿敵軍隊名開玩笑,就如同不應取笑別人的姓名一樣。不是老美不會聯想,而是因他們尊重對手,況且真正的勝利是在場上打敗對手,不是只會吃對方豆腐。所以,請相關單位趕緊改練別的加油招式,不然下次碰上藍鳥隊時,要準備什麼樣的道具上場呢?想起來還真教人臉紅!

>>>>2006/9/15 中國時報 浮世繪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施寄青經歷了四年鄉居生活,她以過來人的心情提醒:如果不是碰見好鄰居,她大約會做逃兵,逃回紅塵中,因為--鄉居大不易....

每個人都很好奇,像我這樣的公眾人物,怎會在退休後隱居山上,而且是遠離台北。當初只想做陶淵明,從未想過這可是個極其奢侈的夢,近幾年來,心力交瘁,鄉下居大不易。

這年頭想過田園生活的人還不少,大家都太天真了,鄉下的土地仲介個個是舌燦蓮花,弄個歐美式的木屋別墅,建在峭壁上,外面加上寬敞的露台,坐在露台上,手中一杯咖啡或香茗,望著四面青山綠野,好不愜意。心想:白天看山看藍天,晚上星斗滿天,月出於東山之上,徘徊於斗牛之間,哇塞!幸福透了。

很多人便在美景當前的誘惑上,很衝動地買了,還委託仲介業者代辦建木屋別墅。等屋子建好了,所有的問題都接踵而來。

許多都市來的土包子都是受害者
首先是農發條例規定興建農舍,土地面積不得少於零點二五公頃(七五六坪),而且是農牧用地。林業用地不能蓋,我們這些都市人哪懂土地地目有這麼多,什麼山坡保育地、農牧用地、林業用地等,只管地點好不好,風景美不美。

能不能蓋房子除了看地目,還要看坡度,三十度以上不能蓋,仲介往往偷偷將地剷平,來個先斬後奏,就看縣府主管單位認不認這個賬,結果受害的是我們這些都市來的土包子。

買了地還不能先蓋,土地過戶與設籍都得滿兩年才能蓋,蓋之前還要申請簡易水土保持、農業使用證明等繁瑣的手續。除了要應付難纏的官府外,若想蓋房子、種樹、做水土保持的駁坎以及各種水電工程,我們這些外來者全成冤大頭,甚少人沒被坑過。

保證給你種大樹,結果種的全是小苗,小苗也罷,還種死不少,花錢受氣的事不只一樁。有人請水電師父來施工,開價上萬元,讓人為之氣結。

鄉下人把我們當成肥羊宰,在我們還搞不清狀況時,狠狠削我們。日後還要跟他們當鄰居,有夠傷感情的。

更多人在搞不清狀況下,買了沒有聯外道路的地,為了出路,花更大筆錢買路。

鄉下很多地方沒有自來水,山區完全靠山泉。賣地的只管賣地,賣完拍屁股走路,沒有水源或進住居民太多導致水源不足,那是你家的事。

即便水源足,由於管線拉得很長,三不五時水管斷裂或堵塞,就得爬山涉水去查問題所在,白天還好,晚上發生問題,只好坐等天明想辦法。

山區還容易斷電,只要大風吹斷電線,就得摸黑過活。

你的鄰居是誰很重要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處小花園裡,兩個朋友爭辯著人生;在我眼裡他似乎放棄了什麼,但他或許正自在地擁有一片天地。我發覺,我們都想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只是觀點不同吧……。

    在水泥叢林裡,一條不起眼的小巷中,許多生命在一片簡單的棚架下活著;它們默默地呼吸,靜靜地享受早晨陽光溫煦的沐浴,和一位細心園丁的照顧。 

    他臉上總是掛著笑,像冬日的暖陽或春日的微風,或是幾抹微雲的藍天,那樣地寧靜致遠。他很少說話,也很少離開他小小的棚架;旁邊刷著粉白漆的小房子是他的家,但他每每過家門而不入。從清晨到黃昏,他都獨自坐在架下的小桌前看書,他有看不完的書。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在紐約生活的那幾年,最害怕的是自己窗戶外頭的防火梯。它是直接從每層居住單位的屋裡開窗爬出去,從頂樓到地面,用金屬樓梯把大家連在一起的那種。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每年到了四月一日,許多美國學生都緊張得要死,尤其那些「拔尖」的優等生,更是坐立難安。

這並非因為愚人節,而是由於長春藤盟校的錄取通知,應該在這一天寄到。

白人黑人條件相當

貧窮黑人受寵加分

不像一般考試,只要對照公布的標準答案,就能知道自己得幾分。長春藤盟校錄取的方式沒人摸得清,有人猜,成績好、體育又特別棒的必定錄取。但有一年,兄弟兩人同樣是史岱文森高中的頂尖學生,同樣的分數,又同樣是游泳校隊隊長,前一年哥哥進了哈佛,後一年弟弟卻沒進。據說是因前一年有了哥哥就夠了,後一年游泳隊不需要新秀,所以免了。

當然,也不見得全如此,因為只要你拿了奧運金牌,多半能輕鬆進哈佛。

也有人猜是以SAT(學力性向測驗)為準,但是史岱文森高中有考滿分的學生沒進,中等成績的卻進去。據說長春藤盟校都有個分級標準,譬如兩千四百分是滿分,兩千兩百分以上為一級,兩千到兩千兩百是一級,所以同一級當中,上下有兩百分的差別。

或者以學校成績為準嗎?又不見得。因為美國高中為了「護送」孩子進大學,分數多半給得高,九十五分以上很平常。長春藤盟校當然知道,所以早備有檔案,某校來的減三分,某校來的可以照實計算,某校來的又可能減十分。

然而,他們怎麼算,也算不到全國,所以一些小地方小學校的好學生就占了便宜,一看他們平均九十八分,又是第一名,於是錄取。據說他們這樣做也有個目的,就是為學校注入偏遠的「新血」,減少城鄉差距,使小地方的人增加自信,培育出更多的人才。

同樣的道理,一個貧民區的黑人跟富人區的白人,就算成績一樣,課外表現也差不多,如果二選一,長春藤盟校八成錄取那個黑人。而且因為他窮,非但給他全額獎學金,還另加生活補貼。

因長春藤盟校有一堆億萬富豪的校友捐款,他們不缺錢;又有一堆成績棒得難分高下的學生,所以多半不按成績發獎學金,是先選可憐又肯上進的學生。

中國人有減分疑慮 阿拉伯王子是首選

問題是,中國人怎麼辦?也加分嗎?對不起,東方臉孔已塞滿校園,能不減分就不錯了。所以有傳言,碰到亞裔,先扣三分,以維持校園種族平衡。

他們當然要維持平衡。多民族的國家,未來不能只由一個種族治理。更重要的是,像哈佛、耶魯這樣的學校,他們潛在有個理想,就是培育出最能影響世界的人才。

所以,如果你是阿拉伯的王子、英國皇室的貴冑或政府高官的公子,都是首選。尤其阿拉伯的王子,只怕根本不看成績,一見出身,已經中選。你能罵這些長春藤盟校大小眼嗎?

要影響世界,就先影響下一代。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潛移默化地灌輸他們美式的民主思想,然後放這批英才回去,好像對付癌症的殺手細胞,從骨子裡改變,多棒!

何況這些含金湯匙出生、用金碗吃飯的王公貴冑,改天一高興,捐給母校幾千萬美元,豈是一般人能比的?

然而,大部分學生還是一般人。

一般人跟一般人爭,除了比成績,還要使自己變得「不一般」。於是你會發現,美國有專門為高中生包裝的行業。要進藝術系嗎?為你租場地、印請帖、開畫展。要顯示音樂才分嗎?為你租音樂廳、印海報、寫評論。要寫申請大學的論文嗎?為你找專家代筆,寫得文情並茂。

兒子拍短片兼作曲 哈佛看好他的未來

據說海外學生能加分,還有「包裝公司」教人怎麼「出去」一段時間,換個身分申請。也有些家長和老師,找各種比賽,讓孩子參加,甚至幫著蒐集資料、寫論文。這招還真管用,因為歷屆「西屋」和「英特爾」得獎的學生,多半會被哈佛錄取。

不過,也別把那些長春藤盟校看扁了,你有「作手」,他們就有「鷹眼」。據哈佛大學入學部的人,在新生家長會上說,為了過濾申請書,透視其中的「學問」,哈佛特別多聘了三十個專家。

你英文寫得棒透了,好,他們立刻調出你SAT作文的卷子出來對照。你參加了一堆「科學營」、「天才營」,但請你看看,來申請的人參加了多少營?放在這一群削尖頭的學生裡,那算什麼?

大概三四年前吧,有一天,我跟兒子聊天,談到「不知哈佛是怎麼挑學生的」。兒子一笑,說他也弄不清。只知道當年他們看上他在高中為環保拍的短片、為學校歌劇作的曲,又看到他以中文發表的文章。結果他雖然沒修一科AP(高中修的大學課程),也不見得在校前三名,卻錄取了。

「妙的是,他們看上我的,正是我今天在做的,是我從小就喜歡的。你們沒推我去拍短片,還怨過我太多時間在歌劇上。但是一直到今天,我還在拍片、還在辦演出、還在當雜誌主編,也還在作曲。」我兒子笑笑:「可見,哈佛很會看,不看你『作』出來的,而是看你未來能做些什麼。」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朋友從歐洲旅遊回來,拍了許多照片,其中一張奇怪的照片吸引住我的目光,那是一個綠草如茵的公園,幾個赤裸的人體,星羅棋布於偌大的草坪之中,我忽然想起國中時,曾經聽國文老師說過,中國古代的竹林七賢,喜歡赤裸漫步於竹林之中的軼事。

 

   當時剛要轉大人的我,對大人的身體充滿好奇,因此,對竹林七賢心生羨慕,他們可以像野生動物一般,自然遊走於人世而不懼外人的批判,互相欣賞對方的身體,一如古代希臘男子般的藝術眼光,看完朋友帶回來的天體營照片,我悄悄做了一個決定,有空一定要找機會到歐洲的天體營,享受一下回歸自然的裸露感覺。

 

    機會來得很突然,一天我看到報紙介紹希臘的米克諾斯島,聽說那裡有一個天體海灘宛如天堂,我當下便開始準備前往該地,經過幾個月搜尋資料和辦理證件等等,我終於搭上飛往希臘首都雅典的班機,由於英文不好,我在飛機上努力複習轉機、以及一到十二月的英文單字,到了雅典,小住幾天後,我坐火車到港口改搭輪船到米克諾斯,因為不常坐船,我在船上吐得一塌糊塗,幾個小時後,我終於到達該島。

 

    米克諾斯島的風氣,果然比希臘本島開放許多,商家賣的明信片不乏裸露三點的人體,有些更充滿趣味,平躺女人身體的乳房小山呼應背景的遠山,山之外更有夕陽,真是既美麗又有趣,另一張在女人乳房上畫上一隻米老鼠,乳頭是米老鼠的鼻尖,真是惟妙惟肖。而男人的部分,也很有趣,比如在跨下夾一支棒球棍,或躺在地上,在那話兒上面放一串葡萄等等,總的來說,並不會讓人感到不舒服,相對的,讓我對自己始終隱藏的部分開始坦然以對。

 

    天地之初,身體本來就是裸露的,是隱藏讓人好奇,如果每個人都不穿衣服,我還會對別人的身體那麼好奇嗎?我想天體營一定可以給我答案。

 

    我一個人,跟著各國觀光客的步伐盲目前進,沒有導遊的散客,是必須付出走錯路的代價,第一次我和幾個人跑到天堂海灘,到了那裡看不到任何人裸露,同行的妙齡洋妞不想再找,直接衣服一脫露出上半身,躺在海灘上,用兩隻豐碩的乳房大剌剌瞪著太陽,而我卻沒這麼大膽,趕緊轉身離去,繼續找尋真正的天堂。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天體營真正的名字叫做-「超級天堂海灘」,之前去的叫做「天堂海灘」,才差兩個字就差很遠,當我到達超級天堂海灘時,我被震 住了,一大群裸露的男體,如東港豐收的黑鮪魚,整齊接近擁擠的排列在海灘上,我小心翼翼走過他們身邊,視線搜尋不到一個東方人,看到那些洋人花生米(小弟弟)的尺寸,真令人驚訝外加自卑,我忘形的對他們赤裸的身體行注目禮,他們則一臉的不在乎,偶爾穿插幾個赤裸的女體,就像在陽春麵中發現一片瘦肉。

 

    有些情侶更是大膽,兩人裸身攜手在海邊散步,當眾卿卿我我,我真怕他們起生理反應,也怕穿泳褲的自己起生理反應,幸好他們點到為止,在超級天堂有幾項不成文的規則,第一,不准奔跑,第二,不准對別人拍照,第三,不准一直盯著別人瞧,裸奔遛鳥我不敢,因為身上的東西會甩來甩去,這需要很大的勇氣,對別人拍照我也不敢,我只敢盯著別人瞧,但是我會戴一支墨鏡,或拿一本書當掩飾。

 

    看了一整天發現,裸露其實也沒什麼,不過就是讓一塊很少見光的肉,曬曬太陽罷了,有什麼好遮遮掩掩,於是,我也把自己脫得精光,並大方在海灘漫步,由於東方人奇少,剛開始,我變成那些西方人注目的焦點,感覺上自己好像大明星,不過一下子大家就以平常心看待我。

 

    第一次在開放的空間遛鳥,同時也是第一次和眾多裸露的異性袒裎相對,剛開始會有些怪怪的,但,一想到大家都沒穿衣服,很快就習慣了!而且還感受到一股解放的快感,在天體營裸露的感覺就像-「說實話」那般快樂!我不需要再用美麗的華服來掩飾真實的自己,而裸奔的感覺,大概就是把累積許久的謊言,做一次澄清,我像模特兒般的穿梭在裸露的人群中,最後還央請老外幫我拍裸照,一切都很自然,沒有尷尬。

 

    這次私密的旅行,讓我對身體的看法有更多的角度,同時也讓我迷上裸露的滋味,可惜台灣沒有天體營,但是我自有補償方式,我開始裸睡,上大眾溫泉泡湯,經常到無人的海灘裸泳,裸露讓我身心舒暢,不再失眠,感覺自己像一尾快樂的魚,現在,我終於明白竹林七賢的快樂了!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灣島上的人很多都得了政治躁鬱症

 

台灣有矮黑人或小黑人(Negritos)嗎?這原本是一個人類考古學的學術問題,在台灣竟演變成為政治問題,這正好顯示台灣內部荒謬的政治惡鬥與媒體惡性競爭的現象,其實台灣很早就有矮黑人或小黑人的傳說,在一些敘述老台灣的書中都稍有提到。此外,像賽夏族矮靈祭的儀式清楚顯示矮人的存在,高雄縣琉球鄉烏鬼洞亦有此傳說。還有,分佈在恆春半島山中的矮小石板屋遺跡也一直被懷疑是矮黑人居住的部落。

 

只是這些台灣的矮黑人後來絕跡了,也許是被後來的民族消滅了,或是他們被迫移到鄰近的菲律賓去了,因為今天在菲律賓諸島還可以在偏遠的山區或海島叢林中找到他們。

 

事實上,在距今七千年以前,矮黑人遍佈在西太平洋諸島,後來有更高文化的民族移入而急速減少。一九七二年在菲律賓科塔巴豆(Cotabato)省詩卜湖附近的密林中發現二十七名原始的純矮黑人,他們仍過著石器時代的生活。我旅居菲律賓的二年中,到過很多偏荒地區探訪過不少矮黑人,可以與讀者分享。

 

依據人類學家劉芝田與凌純聲兩位教授的研究,認為這些矮黑人,如果根據中國史志中《諸蕃志》,實淵源於中國大陸東南部,在舊石器時代之前就被迫南遷入海,居於西太平洋諸島與馬來群島。而最近中國大陸東南部的台灣島當然是他們不會錯過的重要島嶼。

 

黑人,西班牙文稱之Negro,西班牙人佔領菲律賓之後看見了這矮小的黑人,遂依西文的習慣稱之為Negrito,而人類學也以Negrito來專指現存於菲律賓諸島的矮黑人(或稱小黑人)。

 

純矮黑人為鬈髮膚黑身高平均大約只有一公尺四十公分,但因為在與其他族混血後,有的身高相對的提高。事實上,我們在菲島也會發現黃種直髮矮小種族,以及另一種近似巴布亞人的矮小人種。據此,菲律賓大學將矮黑人分為下列三類:

 

1.純種小黑人(Ture Negri-to):縮毛黑膚倭身。

 

2.原馬來人(proto-Malayan):直毛黃膚,有較濃的蒙古系血統。

 

3.古澳型倭奴(Australoid Ainu):介於原始澳洲與日本愛奴(現居日本北海道)的混血種,亦有稱其為Australoid矮黑人。

 

 

 

探訪純種矮黑人

 

一九八七年十月,我在嚮導的引領下,到中呂宋的山巴利斯山區探訪了純種的矮黑人,穿著現代盛裝(牛仔服)迎接我的酋長身高不及我的肩膀,我生平第一次感覺自己是長人、巨人。因為我是陌生人,我的四周皆有荷槍的矮小戰士警戒,等到他們弄明白我們來意,並贈上禮物之後,孩子們、婦女們才相繼出現,看著那麼多小黑人,好像自己正在非洲似的。

 

這個部落已懂得農耕,但所生產的食物仍然不夠吃,婦女有一部分勞力仍使用在山中尋集野生植物,例如野芭蕉的嫩莖花苞、野果、蘑菇……等。

 

過去這一族被政府認為屬於比較好戰的一系,而被政府軍驅入山中的保留區,後來菲國新人民軍叛亂,菲國政府軍一方面拉攏他們,一方面讓他們可以自衛,所以他們擁有火力不錯的槍枝。

 

一星期之後我到中呂宋的達拉克山區的另一個矮黑人部落,這裡的矮黑人與先前拜訪過有些不同,他們顯然混了一些黃膚系的原始馬來人的遺傳。這個部落也懂得耕種,但狩獵、野外覓食仍是生活中的重要一部分,男人善於製造與使用弓箭與槍枝,越戰期間,他們很多位擔任美軍部隊的叢林戰的教練,越戰結束後回到這裡,以打野豬、雉雞過餘生。這個部落與戰爭似乎特有緣,他們在二次大戰期間也與日軍交過手,他們的樹下仍然可以看見日軍的鋼盔與舊機槍。

 

數日後,我從馬尼拉搭夜行長途巴士到達呂宋島東海岸的奎松省(Quezon)英凡達鎮(Infanta)北邊近海岸的山區,去拜訪了另一種矮黑人,他們應是屬於古澳型矮黑人及混有一點其他型的矮黑人,他們棲居近海,所以水底射魚功夫極好,可惜我到的時候正是風季,海浪滔天,他們無法下海獵魚迎客,但特別為我舉辦了他們的歌舞迎賓。

 

一九八七年十一月,我從馬尼拉渡海到巴拉灣島,進入中北部叢林去探尋越來越稀少的巴達克(Batak)人,他們被人類學家列為純種的矮黑人,他們仍是叢林遊獵覓食的民族,我們只找到一個家族,女人仍然裸露上半身,她們負責叢林野生食物的採集以及釣溪魚,男人負責狩獵,主要以陷阱來捕捉獵物。

 

 

 

民多羅島上的互動

 

直髮黃膚的原始馬來矮人我則是在民多羅島上見到,我在民多羅島近兩年的叢林生活中常與他們有互動,但他們很多已經融入或混了莽遠族的血統,但我仍能從他們矮小的身材認出他們的家族。他們雨季時會聚居成小部落,旱季則在叢林中過著採集移棲的生活。

 

至於台灣最早的矮黑人到底屬於哪一型還有待考證,也留給讀者很大的想像空間,我個人認為有的被迫離開台灣到馬來群去,有的被後來移入文化較高的民族滅了,有的可能融入平埔族中,因為我在平埔族中也發現身高很矮的家族。但,有一點我們必須明白,我們不管是哪一族,基因上是沒有多少差異,都是源自同一系的祖先,只是因為分居各處久了,為了適應當地的氣候環境而有些不同的外在演化,認知這點之後,我們才可能體會與做到「四海之內皆兄弟」的包容與和諧,台灣才不致有種族之分,更不會有本省外省之爭。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在家批考卷時,發現缺了一名學生的,立刻打電話給學生,可是她說真的有交考卷。放下電話,我仍遍尋不著,於是通知她暑假補考…最後,我登門謝罪。

 

 

這天,主任突然站在門口對我說:「李老師,請問您點名了沒有?」一見主任第一節打完鐘就來巡堂,幾分訝異下,尷尬地望了台下一眼說:「對不起,還沒有。」我立即暫停上課,依規定點名。

 

 

主任離開後,台下一名學生說:「老師,您剛才就說點過名了不就得了。」望著他慧黠的雙眸,我的眼光掃向所有在座的補校學生說:「你反應真快,以後找機會跟你學。不過,我怎敢公然在你們面前說慌?」接著,我說了兩段故事,台下睜著眼聽得似懂非懂。

 

 

 

 

電話通知補考
它大剌剌躺在桌下

 

 

其中一段故事,是我當國中導師時所發生的,當時正準備期末考後帶學生去畢旅,不過,就在出發前一晚,在家批卷時,發現缺了一名學生的試卷。我怕事後忘了通知學生補考,又怕她暑假出國,於是當晚立刻打電話給學生。可是,她的答覆是:「老師,我真的有交考卷。」

 

 

放下電話,把整個桌子幾乎都翻遍了,仍遍尋不著;再摸黑回學校東翻西找,還是找不到,於是,再打電話通知她暑假補考。

 

 

隔天清早六點多,重回學校找卷子。這回,每抽屜、箱子和空間都澈底掃描,一遍又一遍,終於在桌下掃出一張紙張,趕緊望它一眼,上頭大剌剌的三個字,正是那名學生的名字!驚喜之餘,卻也為之發楞

 

 

 

 

她哭了一整夜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白請我們吃飯。明知無功不受祿的朋友們,到了餐廳,才發現小白這回請吃飯的原因,是因為他想讓我們見見他的女友安妮。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