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處小花園裡,兩個朋友爭辯著人生;在我眼裡他似乎放棄了什麼,但他或許正自在地擁有一片天地。我發覺,我們都想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只是觀點不同吧……。

    在水泥叢林裡,一條不起眼的小巷中,許多生命在一片簡單的棚架下活著;它們默默地呼吸,靜靜地享受早晨陽光溫煦的沐浴,和一位細心園丁的照顧。 

    他臉上總是掛著笑,像冬日的暖陽或春日的微風,或是幾抹微雲的藍天,那樣地寧靜致遠。他很少說話,也很少離開他小小的棚架;旁邊刷著粉白漆的小房子是他的家,但他每每過家門而不入。從清晨到黃昏,他都獨自坐在架下的小桌前看書,他有看不完的書。 

我們回憶起當年,
十三、十四、十五歲 
青春的往事……
 
    那是個豔陽天,我揹著終於淨空的書包去探望他。他看見我,浮現一個溫煦的笑容,對我說午安。我們一同坐在陰涼的棚內喝著他泡的薄荷茶,我感覺臉上身上的汗在快速蒸發。

    他問我身體可好,我問他生意如何;他問我過得快不快樂,我問他收入有無增加。他說昨天他的母貓剛生了一窩小貓,我說今天我得知我申請上了理想的大學。我們互道恭喜,眼神裡流露出截然不同的兩種喜悅。

    我們回憶起當年,十三、十四、十五歲青春的往事;有些遙遠,有些宛如發生在前天,或大前天,但絕不可能像是昨天。他拿起茶杯啜一口茶,隨手移開茶几上的〈周易〉,讓牆上垂下的黃金葛彷彿不經意地蓋住了它。然而我仍不經意地看見了,於是我也不經意地想起一件事,裝作不經意地問了:「當年滿分的榜首,為什麼要放棄……?」我不好把後面的那二字說出來。他淡淡微笑,像池中蜻蜓點出的一圈漣漪在水面散開,他說︰「我只想活著,像個人地活著。」我說:「難道你不希望過更舒服的日子嗎?難道你願意埋沒自己的才華,一輩子平平淡淡地過去嗎?」他沒回答,只是靜靜地望著我,烏黑的瞳仁深不見底。

我說:「你真是胸無大志。」 
他笑道︰「幸好不是胸無點墨。」
 
    茶几底下傳出微弱貓叫聲,打破了此時稍嫌凝重的氛圍。他抱起那隻離開貓群的初生小貓,溫柔地撫摸牠背上顏色斑雜的短毛;清風徐來,挾帶著香草的芬芳。他說︰「現在這樣很好。」我說︰「我知道了。」但還是忍不住譴責他︰「你真是胸無大志。」他笑道︰「幸好不是胸無點墨。」

    那是當然。我又不經意瞥見他的〈周易〉,一本名為易、實則最難的書籍。我好奇地問他何謂「像個人地活著?」他說:「其實就是隨心所欲地活。餓了就吃,睏了就睡;夏天可以只穿汗衫和短褲,冬天可以裹得像一顆肉粽。所處的地方有自然的事物存在,每天感覺自己的呼吸和心跳,記得自己是個人,是有靈魂的動物。」「並且讀書純粹只為體會書的意趣,不為別的。」他補充一句。

    我無言以對,覺得背上似乎又爬滿了汗,該是告辭的時候了。揹起輕得有些空虛的書包和他一起走到巷口,寵物店的女老闆正餵食一隻純白的波斯貓,牠一面吃著昂貴的飼料、一面無精打采地瞪著我們,我的心裡一陣發毛。

    他對我微微一笑,清秀的臉龐很像教堂裡的天使加百列,但他沒有翅膀,他也不伸手去理平被風吹亂的頭髮,而只是站著,長長的影子在地上寫了一個人字。我們道別。


>>>>2006/6/21 中國時報 浮世繪 文采青少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ckyreading 的頭像
jackyreading

佳文共享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