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校園巡禮〉第四站:中央大學

中央 (1).jpg 文三館的主體建築完成了,工地圍牆已經拆除,接下來的是植栽美化庭園,以及內部裝潢;同時,空間的實質分配、搬遷諸事,也該進入時程了。初秋時節,擇一秋陽高照的吉時,敲鑼打鼓以祝願安居,中大人文園區更添勝景。[左圖:中央大學位於中壢,占地六十二公頃,圖為中大正門景觀。 圖片/李瑞騰提供]

人文輝光
2009年8月17日,文三館動土開工。那天,陽光耀眼,灑淨過後,行禮如儀,我望向搖晃的松影高聲朗讀著:[右下圖:百花川原是流經中大校園的溝渠,今無花無池,但松樹夾道,仍為校園美景。 圖片/李瑞騰提供]

中央 (2).JPG 合青黃二色
我們綠成雙連坡上
煜煜閃爍的
人文輝光
是庭園
就該遍植蒼松
是江湖
就該有情有義
是進出古今的儒生
就該豪情萬丈
呼喚天地
拔地而起
我們依仁遊藝
直至有鳳來儀
一顆松子悄然落地
沉睡的松鼠
於是驚起:
問松松不語
崔巍映碧空
冬春無異色
朝暮有清風


「冬春無異色,朝暮有清風」取自唐代詩人儲光羲〈石子松〉,我也曾在〈在中央〉一詩中用過,意在表達在無/有之間,在定靜自如中自有一種人文的輝光閃爍──這豐美多姿的人文園區,在我心,恆發著亮光。

經過長期的等待,文學院將有一棟美輪美奐的新館,內有電影院、劇場等。想起前此一段時日,數不盡的會議,內內外外的溝通協商,在動土開工的那一刻,不免有一些喜悅,當然也有了一些期待。我深知,這是我在院長任內的大事,也把它當作三十周年院慶的序幕,我因此要求營造公司,用中大十景的詩與書去裝飾工地圍籬。

木棉與櫻
關於中大十景的詩與書法,緣起於我在圖書館當館長的時候,為重整舊圖二樓的二十四小時K書中心,特請同事找出學生曾票選過的中大十景,請張夢機老師一景寫一首七言絕句,並請名書家黃群英、黃農、曾昭旭以及校內書家如洪惟助等十人惠賜墨寶,經裱褙後垂掛於中心之壁間,一方面雅化學生的閱讀空間,一方面彰顯屬於中大獨特的人文風華;其後圖書館曾製為書籤,中文系曾製為大一國文藏書票,這個加值利用,應有一定程度的功效。

當時我曾撰〈中大十景記〉一則:「中央大學於1962年在台灣苗栗復校後,設地球物理研究所;1967年奉准遷校桃園中壢近郊的雙連坡,從最初的一院(理學院)二系(物理學及大氣物理系),發展成今天的七院三十九系,加上極有特色的諸多獨立所、研究中心等,已是國內頂尖之研究型大學,校地寬闊,館舍巍峨,再加上滿園蒼翠,美景遠近馳名,足堪悠遊賞玩。」其下並介紹詩人張夢機教授。我簽准給付稿酬,親送去新店玫瑰中國城藥樓,夢機老師笑稱這是他寫詩以來的最高稿費。以下我將借著賞讀這十景詩,邀請讀者走入中大。

中大校門在中壢往觀音的路途的起點上,左轉筆直的中大路,穿過中大門,可遠望坡上的校門口;路兩旁是木棉花樹,夏日怒放時真個是燦然奪目,雄壯中帶有幾分絢麗。這木棉花道正是中大一景,夢機老師的詩是這樣寫的:

急軫輕喧大道晴,木棉花開誤疑櫻。
黌宮只在高坡上,漸覺書聲答轂聲。


由急軫而輕喧,只因轉入了放晴的木棉花道,而木棉花開誤疑櫻,應是車行之故;向著坡上行,漸漸覺得朗朗書聲和車聲相互應答著。中大路原未設門,現有中大門具指標性及形象性,乃劉兆漢校長時代所立,一旁有〈中大門誌〉略述校長對中大師生的期勉。

真正的校門在坡上,門口有筆墨紙硯景觀,正對著行政大樓,象徵意義極強,亦十景之一,夢機老師的詩有「文房有寶此珍藏」句,寓意深遠。行政大樓後面即校總圖書館,可稱新館,其後則是舊館──中正圖書館,現在是學生事務處、藝文中心、崑曲研究室等單位在使用。中庭甚雅,植有櫻花,夢機老師的詩如下:

珍藏遠勝絳雲樓,書館中庭花木幽。
力學諸生披善本,玉顏金屋悉堪求。


中庭當指舊館,我曾於初春於此賞櫻,駐足良久;其餘三句則合新舊館而寫。絳雲樓是清初詩人錢謙益的藏書之處,善本是版本學名稱,指古籍之佳者,包括精鈔精校精印者,夢機老師學殖深厚,乃愛書之人,對圖書館有很高的期許。

松濤撼空
舊圖西面緊鄰百花川,它原是流經中大校園的溝渠,過去想必真有百花,據說還有池塘,今無花無池,沿川鋪有木質步道,由南而北。詩人合新舊印象為百花川題詞:

長渠待養百花嬌,日暖東風慰寂寥。
夾道松陰閒撲袂,並排樹杪默生潮。


看來詩人記憶中的百花川亦無花,唯有日暖有東風可慰寂寥;後二句實寫,夾道並排的松樹,一「閒」一「默」勾連了這人與物的關係;「生潮」除指松濤,可能亦涉曾經有過的校園風潮。

再來就是大草坪了。很多人都知道,中大遙繼南京四牌樓六朝松的傳統,校園植栽以松為主,亦多草坪,文學院東西皆有草坪,東邊因文三館之建築而縮小,西邊即著名的太極草坪,有朱銘雕像,自然與人文雙美;川之東的舊圖門前,川之西的大草坪,都是珍貴的綠地,夢機老師寫大草坪,想來是泛指,窮盡中大之美。

青衿遊息樂其中,四合松濤欲撼空。
坐眺芊眠青草色,百弓遙映落陽紅。


「青矜」指中大學生,「中」指草坪,在其中「遊息」,動靜自如;然而,四面八方湧動的松濤,其狀如欲撼青空,暗藏一種呼喚天地的豪情。後二句從「遊息」生出,也是一動一靜,「芊眠」在這裡指草茂盛,「百弓遙映落陽紅」寫草坪上學生之動狀,似由射日翻轉而來,用「遙映」一詞,景況和諧美麗多矣。

然後就必須談情人步道了。中大校園約可由後門到中大湖這一條路分成東西兩大區塊,東校園環校公路的內側,植有兩排並列的松樹(有一些地方不是松樹),用石版鋪成細長步道,其寬僅容二人並行,於是有此美稱。夢機老師的筆下如是:

晚春步道暖氛增,照出松陰月代燈。
窄徑十尋生夕籟,情人細語漫相矜。


中央 (3).JPG 「晚春」、「月代燈」、「情人細語」等鋪成一個浪漫的空間景象,「步道」即「窄徑」,「十尋」(八尺為一尋)指的應該是其中一個段落。此詩背景是夜晚,在十景詩中比較特別。[左圖:情人步道為石版鋪成的細長步道,寬僅容二人並行,於是有此美稱。 圖片/李瑞騰提供]

如有人問我:十景中我的最愛是什麼?我會毫不猶豫地說:中大湖。多年以前我在《聯副》發表過一篇〈湖畔沉思〉,寫的就是中大湖,它不大,極有靈秀之氣;下面是夢機老師的〈中大湖〉詩:

裁箋欲寫一湖秋,煙水陶情此最幽。
何處飛來雙白鷺,晚晴銜出自優遊。


十景詩中,我覺得老師寫得最有感覺的也是這一首,所謂「此最幽」想來不誇張;至於「雙白鷺」,應該是有吧,我無緣見到,倒是見過優遊其間的兩隻鵝。

中大十景另有大操場、烏龜池、女十四舍前廣場,前者是于傳韜校長時代為全國大專運動會所建,今已略顯陳舊矣;烏龜池在九餐前面,周邊景觀已改,一邊的樓已拆,成為停車場,另一邊則改裝成中大會館,池已無龜,名不符實了;而後者在學生活動的要地,人來人往甚多,青春笑語迴盪其間,人潮退去時,頗有一種幽雅之趣。

新景浮現
中大校園的景觀,近幾年來有一些變化,文三館在行政大樓旁,一進校門即入眼簾;中大湖畔新建國鼎光電大樓、客家學院大樓;而早已不堪使用的大禮堂拆除後,將矗立起一棟現代化的教學大樓,內有可容數千座位的表演廳。這歷經劉全生、李羅權二位校長,將在蔣偉寧校長任內全部完成的新景觀,必將帶動新的校園文化,深化教研成果。

如果讓現在的師生來重新票選中大十景,可能會換掉一大半;新十景說明他們的感受與記憶,那時候或許也能找到人來寫詩,舊體或新詩都無所謂了,但新景是不可能有夢機老師的詩了,這一位台灣極重要的傳統詩人,中大的名教授,在與病魔搏鬥近二十年之後,於去年秋天撒手人寰,和素蘭師母天上相會去了,我們一邊哭,一邊為他祝福。

我從去年年初卸下文學院院長一職,借調到坐落於台南的國立台灣文學館,每周回學校義務授課,備嘗南北奔波之苦,然則門生故舊甚多,仍有機會時相見面,可慰寂寥;而校園景觀雖有變化,但本質不變,我在1991年離開淡水五虎崗,來到中壢雙連坡,約二十年俯仰其間,結緣既深,松林書香,一湖秋色,必將永難忘懷。

中央大學簡史
國立中央大學,簡稱中大,位於桃園縣中壢市的綜合、研究型國立大學,6月4日校慶日。中大前身為三江師範學堂、國立南京高等師範學校,民國51年在台復校,校園廣植松樹,是中大的精神象徵。復校後首任校長戴運軌,現任校長蔣偉寧。

校訓
誠樸

校歌
作詞:汪東  譜曲:程懋筠

維襟江而枕海兮,

金陵宅其中。

陟陞皇以臨睨兮,

此實為天府之雄。

煥哉郁郁兮文所鍾,

宏我黌舍兮甲於南東。

干戈永戢,弦誦斯崇。

百年樹人,鬱鬱蔥蔥。

廣博易良兮吳之風,

以此為教兮四方來同。

(作者:李瑞騰╱國立台灣文學館館長、中央大學教授)

>>>>2011/06/04 聯合報 聯合副刊

創作者介紹

佳文共享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感謝
  • 謝謝您的熱心轉載,找到許多篇想看卻遺失的文章。感謝!



    嗑耳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