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費案,馬英九被起訴了。法律分析的部分,筆者已曾撰文指出,起訴或不起訴其實存有很大的心證空間,從種種的跡象顯示,檢察官用了對馬英九不利的標準作出判斷,起訴的結果並不意外。而在檢察官公布起訴書後,馬也迅即作出了辭黨主席並參選二○○八年總統的宣示,也算是對支持者的一種積極回應。

在支持者的簇擁下,馬的總統之路必然不會孤獨。因為許多人深信馬比其他的政治人物要好得太多。從特別費的起訴中,多數人不但沒有因此懷疑馬的清白,反而清楚地感到荒謬的存在,素來清廉的馬因「貪汙」被訴,仕途蒙塵,反倒是舉家涉貪的陳水扁,官照做、錢照領,四大天王被收服得服服貼貼。這背後的弔詭,真值得號稱民主法治的台灣,思之再三的了。

但馬該自問的是,為什麼有那麼多人,真心的期盼馬能在二○○八年選上總統呢?

那是因為許多人相信,馬能把國家治理得很好,能夠給人民更幸福的生活。他們支持馬英九,不是讓他實踐權力的心願,而是冀望他能善用權力,為民謀福。我相信,這也應是馬英九從政的初衷。

不要小看這個「抽象的初衷」,它正是一切問題的解決關鍵。換言之,被起訴後,馬要想的不是如何「在逆境中勝選總統」或「平反清白」,而是「怎麼做,對國家和人民最好」。誠實而言,在這一點上,筆者覺得馬在擔任黨主席後有些迷思。

很多時侯,我覺得馬太執著於「總統」這個「職務工具」,為了維持「團結」與「人和」的表象以利於選舉,馬在國民黨的改革議題(例如黨產問題)上頗有瞻前顧後,對國家大政的主張,也欠缺「憐憫的勇氣」,特別是無視因為資源不足導致社福破網造成的無數悲劇,卻與民進黨同聲一氣堅持將軍事預數大幅上調為GDP百分之三,坐視軍費排擠社福資源,坐視弱勢者舉家自盡的悲劇不斷上演。就如昨天報載一位四十一歲的孝女,困頓於生活,先幫著八十高齡的老父上吊自殺,然而再自己自縊身亡。須知,任何一個能對這樣的悲劇冷漠以待的人,都沒有資格成為國家元首。

越執著於「總統」這個位置時,反有害於「總統這個位置的追求」,馬要提醒自己的是,會否不自覺地出於勝選考慮,而背離「初衷」,損及許多人對他的期待?

即便沒有特別費案,以民進黨如此精於選戰,以國民黨如此顢頇遲頓、沒有覺醒、不受人民信任,二○○八年馬的勝算並非無慮。馬要贏過善於選戰的民進黨,唯一的機會,就是回到從政的初衷,別被腐舊國民黨那一套「沾鍋惡習」同化,要以民為念,提出真的能造福人民的主張。

最後,起訴使得馬英九可能必須「獨立參選」,對這一點,其實我是感到欣慰的。雖然國民黨臨時中常會立即修改排黑條款,希望為馬英九解套。不過,很多人早就對國民黨失望透頂了,是馬英九讓人們對國民黨「燃起不切實際的幻想」。我常覺得民進黨執政的最大資本,就是國民黨佔據了在野的政治資源,當腐舊的國民黨真正土崩瓦解時,社會才有辦法釋放資源給一個新興的力量,去打倒另一個已藥石罔效的民進黨。

馬任主席後,的確讓我對國民黨多了一點期待,冷眼觀察馬擔任黨主席是否可以讓國民黨改頭換面?但不論是馬決心不夠,或者是國民黨包袱太重,從結果論,在國民黨的改革議題上,馬似乎沒有交出令人目光一亮的成績。現在若因特別費,使得馬可能得選擇獨立參選之路,不再背負國民黨包袱,未嘗不是好事。本文雖多有批判,但因為我們有期待。

2007/02/14 聯合報 民意論壇

創作者介紹

佳文共享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