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最近「人間副刊」於四月四日至四月七日推出的「七年級寫手大匯演」專題,提及「魯剋溫世代」,我想起了一件很能反映七年級生想法的親身經歷的小故事。

  有一天工會代表帶著幾個七年級的小魯剋溫說要來見我,她們要抗議關於最近調薪水卻要她們簽下一到兩年不能跳槽的約。主管們都認為這幾個「小搗蛋」很不上道,簡直太不知足:「沒聽說給員工調高薪水後,只不過是希望她們在一定時間內不要跳槽,就要抗爭到底的。難道不知道現在工作很難找嗎?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草莓族。這種小事也要找總經理。」

  「先不要稱她們為草莓族,現在流行說,魯剋溫世代。」我讓這幾個小魯剋溫坐在我辦公室的長桌旁,招待她們吃餅乾和糖果,我堆出一臉其實很噁心的慈眉善目,試著想卸下她們的武裝:「有什麼委屈盡量說,妳們的年齡都和我女兒一樣,我最怕我女兒了。來,吃糖,吃餅乾,不收費。我保證立刻解決你們的疑惑。」

  我相信她們早已識破我一臉老奸巨猾的模樣,別小看這些小魯剋溫,她們可不傻哩:「你知道我們的薪水低到幾乎無法在台北生活嗎?我們都是從南部來台北讀書、工作的,房租、三餐、交通,還得還助學貸款和貼補家用。」「所以我才破例調整你們的薪水啊。」我陪著笑臉討好的說。「才只調整幾千塊錢,又要被公司綁住一年兩年,公司的善意變成惡意。因為被綁住的感覺像是被懲罰。」「一兩年不算太久,有些人還可以做一輩子呢。」我試著開始反擊,可是她們的炮火更隆隆。

  「那是你們的想法。一兩年的變化很大,只為了調整幾千塊錢要被這樣綁住,不公平。我們要生活,如果將來有更好的機會,為什麼要綁住我們?」「公司如果要用這種制度來證明我們的忠誠度,應該要檢討的是公司,公司要留住員工要靠公司的未來和各合理的制度,而不是定了一大堆罰則,什麼如果違約要賠五倍的薪水。」「我們很灰心,因為我們都很拼命的工作,卻沒有得到相對的尊重,好像我們是低薪的基層,取代性高,對我們很不公平。」

  眼看桌上的餅乾和糖果越來越少,我的悲憫心卻越來越氾濫,想到我們家還有兩個小魯剋溫都還沒正式登上就業市場,不免一陣心驚膽跳。我滿腦子都是她們說的「不公平」、「被綁住」、「低薪」、「尊重」,於是我很快就提出了一個修正的方法,這件抗爭事件才勉強落幕。

  經過了這次的對話,我特別注意到這幾個公司裡的小魯剋溫。她們被安排在整個大辦公室的最外面緊靠著窗戶的位子,就這樣肩靠肩的坐了一整排,沒有自己獨立的空間,像是公司的邊緣人。每當我走進她們的辦公室時她們也都只是客氣的笑著,不會刻意「起立迎接」,一切很自然。

  戰後嬰兒潮世代所教養出來的孩子們終於陸續登場了,可別小看了這些小魯剋溫們。

>>>>2008/4/11 中國時報 人間副刊

創作者介紹

佳文共享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