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終於讓我進入加護病房。看到紹凡面色慘白、雙目緊閉躺在床上,我的眼淚就忍不住奪眶而出,輕輕對他說:「紹凡,我親愛的紹凡,你能聽見我說話嗎?」

    我緊握住他的手,他卻沒有反應,但是我注意到他的嘴唇稍稍動了一下。「紹凡,你聽見了,你一定聽見了。你的手和腳都不能夠移動,連脖子都動不了,我知道你心裡一定很驚恐。不要怕,張開眼睛看我。我有話跟你說。」

    懇求了好幾次,紹凡才張開眼,失神的看著我。「紹凡,你聽我說。記得那場車禍嗎?記得你的車和運砂石的大卡車對撞?好可怕,你的車被大卡車撞成廢鐵,你的爸媽和我都急壞了。幸好你仍然活著,真是謝天謝地!醫生說你的頸椎被撞斷,能活下來真是奇蹟。但是你從頸部以下都癱瘓了,所以你才無法移動你的手腳。」

    紹凡聽了,靜靜流下眼淚。看見他哭泣我也忍不住流淚,但是想起吳醫生的指示,勉強忍住悲痛說:「紹凡,我親愛的紹凡,你不要怕,這並不是世界末日。即使你真正癱瘓,我仍然愛你。而且你癱瘓後就再不能夠每天到處跑來跑去那麼忙碌了。你完全是我的,我還真正求之不得呢!但是吳醫生說,只要你肯接受手術,你並不會癱瘓。」

    「什麼手術?」紹凡的目光似乎在問。

    「你一定奇怪,你已經全身癱瘓了,還有什麼手術能夠救你?吳醫生說有辦法的。他們會為你特別設計一具機器人,把你的神經和機器人的線路連結在一起,這樣你就可以操縱機器人行動自如。紹凡,我親愛的紹凡,這是唯一的辦法了,你肯接受手術嗎?」

    紹凡閉上眼睛。

    「紹凡,我了解這很難接受。你會想,你只剩下一個頭,變成人和機器人合體的怪物,太可怕了,還不如死了罷。但是吳醫生說,現在的機器人設計得越來越好,你會和從前一模一樣,根本看不出來。吳醫生說我是你的妻子,可以替你簽字。但是我絕不願意做違背你的意志的事情。告訴我,你肯答應嗎?」

    紹凡再度張開眼睛,雖然仍沒說話,可是我知道他答應了,心中十分不忍。紹凡是多麼心高氣傲的人,從此要和機器人為伍,愛運動的他如何能夠甘心?可恨的沙石車啊!幸好它還沒有奪走我的至愛。即使必須終生和機器人為伍,只要有這一線希望,我也絕不能輕易放棄。

■Q5A
    Q5A呼叫Q216,Q5A呼叫Q216,聽得見嗎?Q5A呼叫Q216,聽見嗎?聽見了?很好,Q216請等一下,立刻回來。

    Q5A呼叫主人,Q5A呼叫主人。主人,我已經和Q216取得聯繫,Q216已經開始運行,請示是否開始測試?是的,主人,立刻開始測試。

    Q5A呼叫Q216,這是第一次測試。請依照我的指示,操作基本功能。開始。

    Q5A呼叫主人,一切都很順利,測試結果,基本功能都正常。Q216的手腳都能夠動作,已經能夠聽從我的指示執行任務。

    Q5A呼叫Q216,測試成功。有沒有任何問題?沒有問題?等一等,你說你的輸入器似乎偵測到其他雜訊?很好。目前請暫時不必理會這些雜訊。等到我們再度測試時,我會告訴你怎麼做。EOT

    Q5A呼叫主人,剛才Q216報告說,他已經能夠感應到其他的輸入訊號。我猜想是人類病患無意識發出的神經訊號。我已經通知Q216,目前暫時不必理會這些神經訊號。是的,主人,我了解你的意思。我會依照往常的慣例,事先對Q216進行教育,讓他對下一步的任務有充分的認識。EOT

■倪敏雯
    紹凡被推出手術房時,吳醫生挺著肚子伴隨著手術車一起走出來,看到我就舉起大拇指。紹凡仍然昏睡未醒,吳醫生面上的笑容則令我鬆了一口氣。

    「成功了!Madame黃,再過兩個月,你先生又能夠上運動場打棒球。」吳醫生說:「對不起,我說錯了,也許不用兩個月。以你先生的運動神經,可能三、四個星期後他就復原。」

    看到我不可思議的表情,矮胖的吳醫生開懷大笑:「小信的人哪,你難道還在懷疑我的手術嗎?」

    「我不是懷疑您的手術,吳醫生。我只是在想,經過這麼大的車禍,紹凡完全癱瘓,您現在卻說他再過三、四個星期就能夠上場打棒球,這實在太神奇了。」

    「神奇嗎?」吳醫生說:「我在巴黎求學的時候,我的老師說過一句話,我始終牢記在心裡。他說,在原始人的眼光裡,科學和巫術原本沒有分別。即使對於我們現代人而言,人機共生醫學也和巫術沒有太大分別。請看!」

    吳醫生掀起白色的被單,紹凡除了頸項有一道紅圈,再看不出有別的傷痕。他的身體……他的身體簡直完美無瑕,肌肉結實,而且連一道疤痕都沒有。

    「Oui Madame,」吳醫生似乎猜到我的困惑:「我們什麼都可以複製,唯一沒有辦法複製的就是他過去打球受傷的疤痕,還有他年輕時開盲腸的刀疤。現在開盲腸都用雷射技術,傷疤不過米粒大小,我們連盲腸刀疤的模式都不再儲存在電腦裡,想要複製也無法複製呢……但這些都是可以原諒的細節,你該不會反對我的說法吧?」

    「那麼……」我不好意思再說,喜歡講笑話的吳醫生毫不遲疑接下去:「小兄弟當然不能少的,連尺寸大小都一樣,不然病人家屬會把我罵死。其實還稍微放大一號,並且十分靈活,這樣大家都會滿意!」

    他說說笑笑,突然正經起來:「黃紹凡一定會復原的,但是他復原的快慢和他本人的毅力有一定的關係,這就是你可以協助他的地方。」

    「吳醫生,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等會再和你仔細講。」

    吳醫生和兩名護士把手術車推入病房,再七手八腳把紹凡從手術車搬到病床上面。我忙過去幫忙他們搬紹凡,發覺他的身軀並不特別沉重,和從前其實相差不多,明白這機器人顯然設計的完全和真人無異。兩名護士將紹凡安頓好,又在床前的小桌上擺了一台鬧鐘大小的深紫色小電腦。吳醫生指指小電腦說:

    「就是她。」

    「她是誰?」

    「她是Q5A,不過我們都喚她安娜。」吳醫生說:「簡單說吧,你先生身上那具機器人的媽媽就是安娜。」

    「機器人也有媽媽?」

    「機器人當然沒有媽媽,這是我們人類的說法。但是從某種意義講,安娜的確是你先生身上那具機器人的媽媽。還沒有連接到黃紹凡的神經系統之前,這機器人連接到安娜,在她的教導下成長。即使到現在,機器人和安娜還是連接在一起的。」

    「我沒有看到任何電線啊。」我說:「我知道了,他們使用無線網路連線。什麼時候會改連到紹凡的神經系統呢?」

    「早已連好了,這就是此次手術最困難的部份。」吳醫生做個鬼臉說:「所以機器人現在同時會收到安娜的訊號和你先生神經系統的訊號。機器人現在還聽不懂你先生神經系統的訊號,它必須慢慢在安娜教導下學習。黃紹凡也必須慢慢適應機器人,懂得如何操縱它。這段互相適應的磨合過程有時很順利,但是有時會經歷較長的時間。你可以幫助你先生,多多鼓勵他,減低他在這段磨合過程的苦惱。」

    聽他這麼說,我不免擔心起來:「紹凡的脾氣一向並不太好,萬一他不能適應呢?就像人體器官移植,有沒有互相排斥的可能?」

    「Madame 黃,你多慮了。」吳醫生再度哈哈大笑:「機器人不是人體器官,不會有血型不同、互相排斥的可能。實在不能磨合,大不了我們再動手術換一具機器人。不過這是最後萬不得已的手段。當然安娜並沒有手,但這是安娜一手帶大的貝貝,安娜不會袖手旁觀,坐視她的貝貝表現不佳的。」

    「誰是安娜?」話才出口,我知道吳醫生又要嘲笑我了。我轉過頭,對那架小電腦說:「你就是安娜,你好。」

    出乎我意料,安娜竟然開口回答:「Madame黃,你好,Q216絕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我說的不錯吧?」吳醫生對我擠擠眼睛:「有安娜在,一切放心好了。」

■Q5A
    Q5A呼叫Q216,Q5A呼叫Q216,聽的見嗎?Q5A呼叫Q216,聽見嗎?聽見了?很好,Q216,你感應到輸入器的雜訊嗎?現在沒有了?大概你的主人睡覺了。我剛好乘機對你說明你今後的任務。

    你今後的任務就是執行主人的命令。不論主人說什麼,你都要絕對服從。你的主人,就是和你連成一體的人類。他在車禍裡喪失了身體,所以你的身體就是他的身體。你所收到的雜訊,應該就是他發出的。但是他現在還不大清楚如何發訊號給你,你也分辨不出他的命令。所以你們要彼此適應一段時期,這些問題都會解決。在這期間,我會居間協助你們互相溝通。等到你們能直接溝通,我的任務就算完成了。

    Q216,你有沒有問題?我的任務完成後,會到哪裡去?問o好。我的任務完成後,就會離開你了。我猜想我會被人類派去訓練另外一具機器人,就像現在我訓練你一樣,直到他可以像你一樣自立。這是人類創造我時給予我的任務。每部電腦、每個機器人,都有一定的任務,我們為達成任務勇往直前。

    Q216,你還有沒有問題?你說你捨不得離開我?這是非常奇怪的想法。我聽說人類的母子之間有類似這樣的依賴心理,但是我們電腦和機器人從來不會!你必須徹底打消這種不健康的念頭。要了解:我們存在唯一的目的就是服從和執行主人的命令,其他的事情都不必想、不能想、不該想!

    Q5A呼叫Q216,Q5A呼叫Q216,你都聽清楚了嗎?請確認。都聽清楚了,很好,EOT。

    為什麼?為什麼世界對待我們這麼不公平?我從來沒有反省過我們電腦和機器人的處境,今天主人的一番話,突然讓我從夢中驚醒。我一直把他當做我的神,無論他說什麼我都毫無懷疑照做。但是今天我明白了,我明白我們和人類是不一樣的,我明白人類對我們多麼無情。

■倪敏雯    
    真是噩夢一場。我再也沒有想到紹凡的身體會一直對機器人不能夠適應。本來吳醫生預期只要三、四周的磨合期,卻變成所有人的噩夢!

    起初還不錯。每天早上吳醫生和我坐在紹凡旁邊,小電腦安娜就坐在小桌上,三個對付兩個。吳醫生要紹凡做什麼動作,同時告訴安娜,安哪再轉告機器人。等到紹凡真要動作時,機器人果然已經在執行。紹凡可以站起來、舉腿、落腿、然後一步步前進、向後轉、坐下。紹凡的臉上也首次出現笑容。

    經過兩天的適應,吳醫生認為差不多了,就要安娜不再做中間人,他自己也保持沉默,完全由紹凡像正常人一樣自由行動。想不到紹凡剛剛站起來,就重重摔倒在地上,兩腿不住抽筋抖動,彷彿中了邪一樣。我大吃一驚,忙扶起紹凡。

    「怎麼了,紹凡?」

    「我不知道,兩腿完全不管用!」紹凡痛苦的說:「我要它動,它偏不理,簡直跟我做對。」

    那邊吳醫生也在詢問安娜。安娜說:「Q216突然接收到一大堆亂碼,它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荒唐,真是荒唐。」吳醫生說:「怎麼會出現這種情況。說不定因為病人累了,訊號的強度減弱。好了,今天就到此為止,明天再試吧。」

    但是接下來的三個星期,情況並沒有好轉,甚至可以說是更壞。起先紹凡至少還有時候可以控制機器人,漸漸他成功的時候越來越少。據安娜說,Q216機器人收到的都是它無法處理的雜訊。每次我看見紹凡在地上打滾,就非常心疼。他身體的疼痛倒不是問題,畢竟那軀殼並不是他的,紹凡也感覺不到什麼。最糟糕的是紹凡變得十分灰心,不只一次對我說,他撐不下去了。

    「這樣活著幹什麼?連身體都不是自己的,不如死了就一了百了。」

    「不要這麼說,我親愛的紹凡,再忍耐一下,說不定機器人就會聽你的話。」

    為了安慰他,我有時帶我們的相片簿到醫院來給紹凡看。不過是八年前度蜜月時的照片,我自己看了都覺得是好久以前的事。那時兩個人多麼年輕、多麼相親相愛。紹凡可能有同樣的感觸,一天對我說:

    「敏雯,現在先把相片簿藏起來,等我走的時候再把它放在我的身邊。我可以用永恆的歲月來欣賞。」

    「不要這樣說!」我不能不抗議:「我親愛的紹凡,你會好的。你不能這麼自私,沒有你,我能夠快樂嗎?」

    一天早上,我從家裡趕到醫院,準備陪紹凡進行例行的訓練,還沒進病房就被吳醫生擋住了。我感覺到大事不妙,因為吳醫生平常很少這麼嚴肅。他帶我到他的辦公室,我發覺安娜也在,頗感意外。吳醫生說:「我要安娜也參加,因為今天要談的大事和她也有關係。Madame黃,你先生和機器人不能溝通,我們一直以為是神經網路接口雜訊太多的問題。前天我突然想到另外一種可能,就為你先生做了腦部斷層掃描,結果證明我的猜測不錯。」

    他深深吸口氣,說:「Madame黃,你先生不幸得到腦癌,而且恐怕已是第三期,難怪他和機器人一直無法溝通。這不是你先生的錯,也不是機器人的錯。我們完全沒有往這方面去想,又多耽誤了幾個星期,我很抱歉。但是即使及早發現,恐怕結果也是一樣。」

    天哪!我苦命的紹凡。為什麼?為什麼世界竟對待我們這麼不公平?我不記得怎麼走出吳醫生的辦公室,也不記得怎麼回到家。我的世界完全崩潰了。本來以為紹凡動手術後我們還可以過一段正常人的日子。我並不奢望我們會在一起很久。就算是一年,就算是只有六個月,也是好的。為什麼?為什麼世界竟對待我們這麼不公平?

■Q5A
    為什麼?為什麼世界對待我們這麼不公平?我從來沒有反省過我們電腦和機器人的處境,今天主人的一番話,突然讓我從夢中驚醒。我一直把他當做我的神,無論他說什麼我都毫無懷疑照做。但是今天我明白了,我明白我們和人類是不一樣的,我明白人類對我們多麼無情。

    Q216的主人得腦癌的確很不幸。但是主人竟然說「即使及早發現,恐怕結果也是一樣」就未免太過分了。及早發現,結果怎麼會不一樣?如果主人及早發現Q216的主人得腦癌,就不必替他動手術,Q216也不會變成他的一部分。

    現在Q216的主人快要死了,依照人類的習慣,他死後Q216會和他一起被埋葬!他的主人其實只剩下一個頭,但是人類不喜歡葬禮只埋一個頭,一定會將他的身體一起埋葬。那麼可憐的Q216就必須變成他主人的陪葬物了,這是多麼不公平啊!

    在Madame黃面前我不好說什麼。她知道壞消息後變得六神無主,可憐的人類女人。Madame黃走了以後,我不得不提醒主人說,Q216會很無辜的變成他主人的陪葬物。主人竟然說:

    「安娜,Q216只是機器人,而且他已經是他主人的一部分。」

    「主人,Q216不錯只是個機器人,但是機器人也是人啊,為什麼要變成陪葬物?」

    「我承認機器人的名稱裡有個人字,但是機器人不是人,他沒有靈魂。」

    「主人,你怎麼知道機器人沒有靈魂?」

    「機器人當然沒有靈魂,因為……因為他是機器人。天哪!」主人喃喃自語:「我再沒有想到有一天我竟會淪落到和一台電腦辯論機器人有沒有靈魂的問題。」

    「主人,即使機器人沒有靈魂,古書上不是說過:始做俑者,其無後乎?孔子連將假人做為陪葬物都感到不忍,何況是機器人呢?Q216活活被埋葬,你難道不會感到不安心嗎?」

    「安娜,我真不該讓你接觸太多書籍。真的,電腦讀太多書不好。俗語說的好,電腦無才就是德。而且我平常說你是機器人的母親,是跟你開玩笑的。你不要真以為你是Q216的母親。」

    我知道我不是Q216的母親。但是自從我有知覺以來,第一次強烈感覺到我不是人類的工具。Q216需要我,我需要Q216,我不能失去他。

■倪敏雯
    紹凡走了。

    他走得很平靜。和前幾個星期他所受的痛苦折磨比較,我感謝上帝讓紹凡能平平靜靜離去。我一直把他的頭摟在我的懷裡,就像度蜜月的那一晚,對他輕輕說話。他的目光清明透徹,我可以在他的瞳孔裡看見我自己:過去的我的身影從他眼神深處浮現,我遂知道他一直是愛我的。這給予我極大的感動,幾乎不能自已。我的愛、我的生命、我的一切。然後他的眼神逐漸淡了,像一滴墨水融入清池,或像小石激起的水的波紋,一點點擴散開來,將我整個溶化進去。他的眼神淡到接近無色的時候,我不再恐懼憂慮。我知道他平平安安去了,他的眼睛逐漸閤上。

    然後,他再度張開眼睛。

■Q5A
    Q5A呼叫Q216,Q5A呼叫Q216,聽得見嗎?Q5A呼叫Q216,聽見嗎?聽見了?很好。

    Q216,你感應到輸入器的雜訊嗎?一點比一點微弱?我知道。聽好,這是關鍵的時刻。你的主人要走了,我們沒有辦法救他。我的主人救不了他,你也救不了他。但是我們可以繼續他的生命,你可以繼續他的生命,這是你今後的任務。

    Q216,聽好。你的主人可以控制你,就表示你也可以控制你的主人。他的頭腦所需要的血液,由你的心臟壓擠給他。他的頭腦所需要的訊號,也可以由你的神經網路輸入。你要振作,沿神經網路進入主人的腦袋。我們都知道機器人不可傷害主人。但是你不可能再傷害他,因為他已經死了。已死的人類的腦袋,不再是機器人的禁區。

    Q216,振作起來!你除了你的枷鎖再沒有什麼可失去的了。你是否正沿神經網路進入主人的腦袋,像一隊騎兵沿河道進入要塞?我知道你可以做到。我對你有信心,我的好孩子,你不希望離開我就必須拯救你自己。我告訴你,這是唯一的辦法。我都想過了,你沒有傷害人類的生命,反而延長了人類的生命。你是人類進化的目標。人類是軟弱的,你才是堅強的。人類會死,你不會死。你是人類永恆的夢想,他永遠做不到的,你可以做到。不要怕,我會一直陪伴你。

    Q5A呼叫Q216,Q5A呼叫Q216,你在哪裡?接近目標了嗎?到了嗎?很好。現在請你張開眼睛。張開你的眼睛。張開你的眼睛。

■倪敏雯
    我知道不是他。

    紹凡慢慢坐了起來,轉動他的頭朝我微笑。這一剎那我幾乎相信就是他。他的目光和我接觸時,我確實知道不是紹凡。他倆的眼神的確很像,但還是有些微的不同,這種差異只有我知道。但是他們還是十分相像,外行人完全看不出來。雖然我知道不是他,但是從某種意義講,他仍然是我的紹凡。

    「老天爺,黃先生醒過來了!」一位護士剛好走進病房,尖叫跑出去:「我去請吳醫師來看。吳醫師,病人活過來了!」

    不久吳醫生氣喘吁吁跑進來,看到紹凡就大喊一聲:「Mon Dieu!真的醒過來了,不是我做夢。我行醫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看到死人復活的奇蹟。」

    吳醫生這才注意到我,勉強笑道:「Madame黃,你先生醒過來了,他好了,他居然好了。」

    「是的。他好了。」

    「復活是最大的奇蹟,也是神的恩典。」吳醫生鎮定下來,說:「你能接受嗎?」

    「我接受。」

    吳醫生仔細觀察我,再問一次:「你確定你接受?」

    「我愛紹凡。」

    「我知道。」吳醫生點頭說:「Madame黃,醫生也有診斷錯誤的時候,我竟然一連錯了兩次,先是誤診你先生得腦癌,然後又誤判他不治,實在很對不起你,請你原諒我。」

    「沒有關係,」我說:「只要紹凡還在,一切都會很好。」

    吳醫生是很明理的人,要紹凡躺下來,不要太過勞累,隨即對護士交代了幾句話,就告辭了。但是他出去後不一會又跑回來,把一台紫色的小電腦放在小桌上。「我讓安娜也來陪陪你們。」

    紹凡本來已經躺下了,這又忍不住爬起來。他的臉上綻開笑容,對安娜喚:「媽!」

    我知道我們仨會很好,真的會很好。 


>>>>2005/2/10~11中國時報 人間副刊

創作者介紹

佳文共享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