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從歐洲旅遊回來,拍了許多照片,其中一張奇怪的照片吸引住我的目光,那是一個綠草如茵的公園,幾個赤裸的人體,星羅棋布於偌大的草坪之中,我忽然想起國中時,曾經聽國文老師說過,中國古代的竹林七賢,喜歡赤裸漫步於竹林之中的軼事。

 

   當時剛要轉大人的我,對大人的身體充滿好奇,因此,對竹林七賢心生羨慕,他們可以像野生動物一般,自然遊走於人世而不懼外人的批判,互相欣賞對方的身體,一如古代希臘男子般的藝術眼光,看完朋友帶回來的天體營照片,我悄悄做了一個決定,有空一定要找機會到歐洲的天體營,享受一下回歸自然的裸露感覺。

 

    機會來得很突然,一天我看到報紙介紹希臘的米克諾斯島,聽說那裡有一個天體海灘宛如天堂,我當下便開始準備前往該地,經過幾個月搜尋資料和辦理證件等等,我終於搭上飛往希臘首都雅典的班機,由於英文不好,我在飛機上努力複習轉機、以及一到十二月的英文單字,到了雅典,小住幾天後,我坐火車到港口改搭輪船到米克諾斯,因為不常坐船,我在船上吐得一塌糊塗,幾個小時後,我終於到達該島。

 

    米克諾斯島的風氣,果然比希臘本島開放許多,商家賣的明信片不乏裸露三點的人體,有些更充滿趣味,平躺女人身體的乳房小山呼應背景的遠山,山之外更有夕陽,真是既美麗又有趣,另一張在女人乳房上畫上一隻米老鼠,乳頭是米老鼠的鼻尖,真是惟妙惟肖。而男人的部分,也很有趣,比如在跨下夾一支棒球棍,或躺在地上,在那話兒上面放一串葡萄等等,總的來說,並不會讓人感到不舒服,相對的,讓我對自己始終隱藏的部分開始坦然以對。

 

    天地之初,身體本來就是裸露的,是隱藏讓人好奇,如果每個人都不穿衣服,我還會對別人的身體那麼好奇嗎?我想天體營一定可以給我答案。

 

    我一個人,跟著各國觀光客的步伐盲目前進,沒有導遊的散客,是必須付出走錯路的代價,第一次我和幾個人跑到天堂海灘,到了那裡看不到任何人裸露,同行的妙齡洋妞不想再找,直接衣服一脫露出上半身,躺在海灘上,用兩隻豐碩的乳房大剌剌瞪著太陽,而我卻沒這麼大膽,趕緊轉身離去,繼續找尋真正的天堂。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天體營真正的名字叫做-「超級天堂海灘」,之前去的叫做「天堂海灘」,才差兩個字就差很遠,當我到達超級天堂海灘時,我被震 住了,一大群裸露的男體,如東港豐收的黑鮪魚,整齊接近擁擠的排列在海灘上,我小心翼翼走過他們身邊,視線搜尋不到一個東方人,看到那些洋人花生米(小弟弟)的尺寸,真令人驚訝外加自卑,我忘形的對他們赤裸的身體行注目禮,他們則一臉的不在乎,偶爾穿插幾個赤裸的女體,就像在陽春麵中發現一片瘦肉。

 

    有些情侶更是大膽,兩人裸身攜手在海邊散步,當眾卿卿我我,我真怕他們起生理反應,也怕穿泳褲的自己起生理反應,幸好他們點到為止,在超級天堂有幾項不成文的規則,第一,不准奔跑,第二,不准對別人拍照,第三,不准一直盯著別人瞧,裸奔遛鳥我不敢,因為身上的東西會甩來甩去,這需要很大的勇氣,對別人拍照我也不敢,我只敢盯著別人瞧,但是我會戴一支墨鏡,或拿一本書當掩飾。

 

    看了一整天發現,裸露其實也沒什麼,不過就是讓一塊很少見光的肉,曬曬太陽罷了,有什麼好遮遮掩掩,於是,我也把自己脫得精光,並大方在海灘漫步,由於東方人奇少,剛開始,我變成那些西方人注目的焦點,感覺上自己好像大明星,不過一下子大家就以平常心看待我。

 

    第一次在開放的空間遛鳥,同時也是第一次和眾多裸露的異性袒裎相對,剛開始會有些怪怪的,但,一想到大家都沒穿衣服,很快就習慣了!而且還感受到一股解放的快感,在天體營裸露的感覺就像-「說實話」那般快樂!我不需要再用美麗的華服來掩飾真實的自己,而裸奔的感覺,大概就是把累積許久的謊言,做一次澄清,我像模特兒般的穿梭在裸露的人群中,最後還央請老外幫我拍裸照,一切都很自然,沒有尷尬。

 

    這次私密的旅行,讓我對身體的看法有更多的角度,同時也讓我迷上裸露的滋味,可惜台灣沒有天體營,但是我自有補償方式,我開始裸睡,上大眾溫泉泡湯,經常到無人的海灘裸泳,裸露讓我身心舒暢,不再失眠,感覺自己像一尾快樂的魚,現在,我終於明白竹林七賢的快樂了!

>>>>2004/8/9中國時報浮世繪


創作者介紹

佳文共享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