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72814-2194234.jpg 以《蠟筆小新》漫畫系列成名的日本漫畫家臼井儀人,日前失足墜谷過世,消息傳出後,讓喜愛他的讀者相當震驚。台灣各媒體即時刊出一張有一頭捲毛長髮、圓胖臉、上嘴唇還蓄著一撮鬍子的中年男子照片,說此人即是臼井儀人。由於臼井在日本從未曝過光,更遑論為讀者簽名,因此很少人看過他的廬山真面目。初看這張照片時,我嚇了一跳,「他是臼井儀人嗎?怎麼變成這樣!」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疑問?主要是臼井曾於1995、98年兩次來台舉行簽名活動,當時我是《民生報》文化版記者,曾近距離看過他,並拍了照片,怎麼看那個捲髮男都不像是斯文男臼井儀人。

隔了幾天,有網友查出這張照片是日本藝術家黑田征太郎,不是臼井;錯誤源頭來自大陸一家網站的一篇貼文,該網友誤把黑田征太郎的照片當成臼井貼在網上。各媒體在臼井遇難時,遍尋不到他的照片,於是上網搜尋,張冠李戴用了黑田征太郎這張。

前面說過,臼井在日本堅持不露臉、不曝光,也不為讀者簽名,《蠟筆小新》在日本火紅時,連臼井的兩個女兒都不知道同學間熱烈討論的小新,竟然是她們的爸爸。在這種情況下,臼井怎麼會兩度飛抵台灣,為台灣的讀者簽名?最後一次還答應拍照?

1958年出生在日本靜岡縣的臼井,念完工業高中後,打算做個插畫家,白天以畫複製畫為主,晚上再去設計學校上課。二十七歲臼井開始投稿參加新人獎漫畫比賽,他畫了很多部漫畫,卻一直沒有成名,直到他創作了《蠟筆小新》,才大鳴大放。《蠟筆小新》於1990年在日本《動感》漫畫周刊連載,二年後才出版第一集,同時拍成電視,沒有料到立刻造成轟動,一至九集共售出兩千五百萬冊,周邊商品更是賣得嘎嘎叫。《蠟筆小新》尤其受到女性讀者的歡迎,日本不時討論《蠟筆小新》的造型簡單,畫工又十分拙劣,為什麼會令人絕倒?

檢討的結果是,透過小新這個孩童,打破男女的藩籬和上下的疆界,小新的天真和調皮,還有破壞傳統的秩序,使讀者的感情得到渲洩。小新扮演的是一個反射的角色,把成年人的荒唐和胡鬧很自然地暴露出來。

《蠟筆小新》於1994年七月登陸台灣,立刻颳起一陣史無前例的「小新旋風」。當時《蠟筆小新》每集銷售量都超過二十五萬冊,第四集印製量更高達四十五萬冊,打破國內漫畫單行本印製量的最高紀錄。香港方面也由東立發行,前三集售出六十餘萬冊,盛況不輸台灣。

《蠟筆小新》引進台灣時,同樣受到不少批評,特別是有關討論「性」方面的事,被一些讀者批評為利用小孩子的天真無知做護身符,剝奪小孩的童真。甚至有些家長認為,這本漫畫言詞太露骨,不適合給孩童閱讀。當時台大社會系教授孫中興為文表示,這本書雖然是漫畫,但較適合大人和心智成熟的讀者,至於書中有些言詞太露骨,他則認為《蠟筆小新》比黃色笑話更無傷大雅,也沒有惡意,讀者無需太緊張。

其實《蠟筆小新》不管在日本或在台灣的連載刊物,都是屬於成年人思想模式的漫畫。未滿十八歲的讀者,已算越級閱讀了。

就在讀者熱烈討論《蠟筆小新》的當兒,東立出版社告訴我,臼井將於18日抵台為讀者簽名,那是1995年三月的事。東立還說,這次臼井願意來台,主要是他認為台灣沒有人見過他,也沒有人認識他,日後碰面的機會不多,所以才答應飛台簽名。不過他有很多禁令:不接受訪問、簽名現場不許拍照,一定要主辦單位承諾保證,他才願意來台。

東立謹守承諾,動員近百名員工,在現場保護臼井不受干擾。主辦單位挑選了二百位讀者接受作者簽名,其中女性讀者占了不小的比例,年齡層比一般漫畫讀者來得高,這也是以往少見的情形。臼井給人的印象是平實近人,他的生活與一般人相差無幾,沒有請助手,每天與家人一起進餐。臼井表示,就是因為與家人一起進餐,才會有《蠟筆小新》這本漫畫出現。對不少人好奇他的靈感來源,臼井透露,他是照著實際體驗再加以變形。

5172814-2194235.jpg簽名當天,工作人員再三提醒大家不要拍照,來賓都很合作,因此未發生不愉快事件。許多沒有接到邀請的漫畫迷,不願錯失機會,只好站在外圍,遠遠目睹他們心中的偶像。臼井的魅力果然驚人,簽名當天現場同時推出《蠟筆小新》第五集,結果前後售出一萬本。

原以為簽名會就在臼井抬頭、低頭,默默無語的情況下悄然結束。豈知進行到一半時,突然有一位妙齡少女透過翻譯告訴臼井,她是臼井的超級紛絲,今天是她的生日,可不可以親吻一下臼井,這將是她最難忘的生日禮物。三十八歲的臼井得知此事,毫不忸怩地站起來,隔著桌子,把頭伸向前方,接受少女的親吻,然後以日語再加上九十度的鞠躬說:「謝謝,這是我的榮幸。」由於事出突然,大家都不知道會發生這段插曲,全場你看我、我看你,等回過神來,臼井已坐下來繼續簽名,左臉頰清晰地留下兩片殷紅的唇印。他刻意保留唇印,直到簽名會結束邁出大門才擦掉。

儘管現場嚴禁拍照,但基於職業本能,我找了個角落,趁人不注意時,輕按快門,把臼井臉上留有唇印繼續為讀者簽名的鏡頭保留下來。為了謹守承諾,我當時未將這張照片發布出來。

5172814-2194236.jpg臼井雖然不接受訪問、拍照,但是當我向他提出,向《民生報》的讀者問候時,臼井欣然同意,立刻拿出紙筆,用他漂亮的中文寫下:「給民生報讀者,我愛你,一起吃飯好嗎?」充分顯露他的風趣,同時附上他的招牌畫及簽名。

我以為日後不會再與臼井見面,未料1998年二月他竟二度來台,參加第六屆台北國際書展,並在會場為讀者簽名。臼井原本為一百五十位讀者簽名,但是人潮實在太多,個性隨和的他,當場決定再多簽一百五十位,滿足漫畫迷的需求。臼井這次來台仍要求不要拍照,沒有想到當他看到我時,竟透過翻譯告訴我,可以讓我拍他簽名會上的照片。我一聽整個人呆住了,稍後才拿出相機,一連拍了他十幾張照片,最後挑中一張刊登在報上,心想:這次臼井終於在報上亮相了。

那已是十幾年前的事了。自從臼井爬山失蹤、罹難的消息陸續傳出後,我每天都很關注這個消息。24日看到臼井的葬禮報導說,葬禮會場上沒有臼井的任何遺像,也沒有牌位,只有擺設花朵,殯儀館門口也沒有任何有關臼井葬禮的標示,且全面對媒體封鎖。讀到這,我迫不及待地翻出當年那張未曝光的照片,隱約中似乎又看見那個住家男人,臉頰留著唇印,低著頭努力為讀者簽名的塵封往事。

>>>>2009/10/3 聯合報 聯合副刊

創作者介紹

佳文共享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菁菁
  • 龍應台基金會思沙龍宣傳

    親愛的Blogger,您好:

    我是龍應台文化基金會志工張菁菁,十分冒昧留言給您,看了您的部落格後,覺得十分有意思,非常真實。不知是否可將基金會的活動資訊公布於您的部落格中? 基金會將舉辦2009年思沙龍系列三講座,內容將包含1989年柏林圍牆_另一邊的聲音、1969年美國「六0年代」的「破」與「立」與1979年一枝筆,改寫台灣文化史-重讀鄉土文學論戰。 以下連結為基金會的網站http://www.civictaipei.org/,裡面有更詳細的活動訊息以及基金會的簡介,希望您有空的時候可以點進去看一下,謝謝。如有意願將活動訊息刊登在部落格中,請您告訴我,我會馬上將活動文宣與電子傳單寄至你的信箱中。

    祝好 龍應台文化基金會志工 張菁菁 敬上
  • sure!
    please mail to
    sincerexie@gmail.com

    jackyreading 於 2009/11/08 18:0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