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詩人
派屈克‧於埃
寫了一首長詩,
爭取金氏世界紀錄

爭取世界性的金氏世界紀錄已成為當今的一種時尚。有廟宇製造出一個可供數百人分食的紅龜粿,爭取打破金氏世界紅龜粿最重的紀錄,第二年便有另一廟宇製出一個更重的來打破;比賽熱狗的長度,比賽壽司的長度,幾乎每年都有這種瘋狂,倒也平添一種不甘寂寞的熱鬧氣氛。

文學作品必須慢工才能產出細活,不是只要材料充足、人手多便可創造奇蹟,因此文學作品可以爭取諾貝爾曠世大獎,以質取勝,而不會去比重、比大、比長。但是最近一位法國詩人派屈克‧於埃(Patrick Huet)在一個半月之內寫了一首長詩,而後又花一個月把詩抄到一匹布上,長度幾近一公里,需要用拖車幫忙才能把布捲展開。這首詩將以「世界上最長的詩」去爭取金氏世界紀錄。

這首詩稱作〈對世界回聲的希望〉,共計7547行。其特點是以「隱題詩」(藏頭格)寫成,將每句詩的第一個字母連在一起,便是共計三十條的1948年〈世界人權宣言〉全文。詩人稱「此詩出自我內心的壓力。一種火一般的表達慾望。我想說的是,在難以數計的世世代代裡,那摧殘著人類的大苦大難」,這首長詩曾於8月4日在法國東南部尚皮耶的一處賽車場內展出。

為昭大信,並請來法定公證人到場公證。

世上最古老的
印度史詩
《摩訶婆羅多》,
計共二十萬行

這首長詩如以詩建構的創意而言,確實前所未有,且以三十條的〈世界人權宣言〉作藏頭詩,難度極高。但詩人的大志是要以「世界上最長的詩」去爭取金氏世界紀錄,這就難免會難達願望了。如以詩的長度來爭取,世界上萬行以上長詩比比皆是,荷馬的兩部史詩,《伊利亞德》計15693行,《奧德賽》計12105行。但丁的《神曲》分三部寫成,每部三十三篇,詩句分三行一段,〈地獄篇〉計4720行,〈煉獄篇〉計4715行,〈天堂篇〉計4758行。《神曲》三篇合計14193行。歌德的《浮士德》也有12110行。而如果拿世界上最古老的印度史詩《摩訶婆羅多》來比,史詩計有十萬頌,每頌係以雙行排列,計共二十萬行,相當於荷馬兩部史詩的七倍多。《摩訶婆羅多》是無數的知識河流彙集而成的浩瀚海洋,有古印度的百科全書之稱。這位三十歲的法國年輕詩人的七千五百行詩是無法與這些已成經典的長詩爭勝負的。他的長詩破金氏紀錄之夢究竟能否達成,就看主辦單位採取什麼標準。譬如久遠的史詩不算,或者拿最新創作來比較。

台灣年輕詩人
代橘也在創作
挑戰性的長詩

寫作長詩要靠耐力,還得敢於堅持。我們台灣有位年輕詩人代橘也在悄悄作一件具創意的大事,將來可能會出現一首更令人意外的長詩。代橘在2004年向國藝會提出一個詩創作計畫,以「繁殖」的詩名準備寫九十九組詩。國藝會准了他的創作補助,他也於2005年6月完成了〈繁殖〉九十九組詩。但是完成九十九組之後,第一百組詩卻又跟著報到,而且詩意欲罷不能的源源而來。於是一首永遠持續「繁殖」下去的長詩,沒有結尾,也不去設想如何結尾的詩,永遠仍在發展的詩,截至今年7月底止,詩人代橘已「繁殖」出二百六十組,其餘的仍在蓄勢待發。代橘除在個人網站發表這些作品,並已在《台灣詩學》的「吹鼓吹論壇」申請個人專欄,貼出的標題是:「繁殖一首沒有結尾的長詩」。在專欄中除發表已完成的二百六十首組詩(每組十行上下),並將創作理念詳細闡釋。他說以「繁殖」作為詩的母題,探索的是思想的「複製」、「增生」,以及這些過程的變異;詩中流露的是詩人對這大千世界的情感與思想。代橘預言將來寫出9999組也有可能。

〈繁殖一首沒有結尾的長詩〉是詩人寫詩意外出現的挑戰,真的會欲罷不能的「繁殖」下去嗎?還是詩人想創造一個詩無結尾的奇蹟?如果真無止境的繁殖下去,將來在世界上肯定會有一首真正最長的詩了。我們期待看得到。

>>>>2006/10/29 聯合報 聯合副刊


創作者介紹

佳文共享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