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應該說昨天我突然發現自己出現在電視裡。

「哇,那傢伙是誰啊,一登場我的網路就爆啦!這是電波干擾!電波干擾啊!沒想到除了我之外還有跟我同等級的電波干擾強者啊!看!他居然還偷指著吳(逼~)說老鼠呢!真是太有種啦!」
    
等等,這傢伙好像就是我吧?幹的好啊我!真有種啊我!再來幾個波紋強化強化電波吧!(Wryyyyyyyyyyyy)
    
好,搞笑就到這裡結束,接下來是早就預定好等播出再來做後續追加的整體回憶紀錄,中視的助理學妹不要怨我,是妳們自己的水準太爛破綻百出,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多寫一點讓人對台灣時下綜藝節目更有信心的回憶啊。
    

    
事情是這麼開始的。

那天我在漫博,有效率地把要買的大量小說(明明是漫博卻出了一堆小說,絕望啦!我對沒有出多少新漫畫的漫博絕望啦!)都買好正準備閃人的時候,突然被走道邊的一個女生拉住。

「請問你有空嗎?」

「啊?」(我可不接受推銷喔。)

「是這樣的,我們是中視『我猜』節目的人,正在找對漫畫很有研究的……(下略八拉八拉八)。」

在我的記憶裡,「我猜」這個節目雖然水準沒有很高,但在剛開撥的那段時間裡還算是有點基本常識的東西,看這兩個製作助理願意讓我用大量ACG知識、典故與研究論文轟炸的份下,我就答應「有時間的話就參與演出吧。」

雖然那個女助理算是跟我同校的學妹,但我可半點都沒把學妹的因素列入考量中喔。
    
之後過了一小段平靜的時間,中視打電話來向我反覆詢問相同題庫與敲定去棚內錄影時間的那天也很平靜,就連我不厭其煩地在電話裡糾正對方錯誤知識與概念的時間也很平靜。直到那個禮拜六,我偶然轉到中視,看了3分鐘的『我猜』後……我就把電視關掉了
    
為什麼這種節目可以拿出來給人看啊?

為什麼製作人有臉拿這種東西出來給人看啊?

那些參與演出人為什麼有臉把這種東西給人看啊?

我到底在看專業的娛樂節目?還是連業餘都不如的垃圾蓋台廣告?

既然如此!就讓你們這些無能的東西好好體驗一下什麼叫做專業吧!詛咒自己的不幸吧!中視的節目製作人啊!打從你們在路上不小心抓到我的瞬間起!就是你們最大的不幸啊!
    
於是,到了棚內錄影當天
    
中視真是個糟糕的地方啊,雖然內外都貼了很多很多的禁煙標示,但不管職位高低,都大方自在地在禁煙標誌下猛抽煙,我想這些中視的員工,如果不是看不懂中文,就是連圖像的基本理解力都沒有吧,難怪會做出一堆垃圾蓋台廣告出來丟人現眼。
    
由於我完全無法忍受演出前化妝間濃到無法啟動火災警報器的煙味,我跑到B1勉強比較沒有煙味的小咖啡廳避難。

接著,就是中視一連串不幸的實踐。
    
不幸的男助理A:「這是我們等等要用的劇本,你先看一下。」

帶來不幸的我:「這那個低能寫出來的東西?有沒有一點基本的寫作概念啊?還有這個問題,我從來沒有回答過『我窩在家裡一個月不出門』吧?這是怎樣?你們自己編造我的罪狀?這可是誹謗喔。」

越來越不幸的男助理A:「啊這個……你也知道啦,製作人要戲劇效果嗎,幫忙配合一下。」

依然帶來不幸的我:「最好這個叫戲劇效果,我現場隨便寫寫都比這個有戲劇效果,把編劇給我叫出來。」

A:「這個……」

我:「好啦,我也知道你們難做嘛,這種節目坐起來大家都辛苦,我會幫你們的啦,不過這些錯誤太過頭的內容你們最好是全部拿掉,不然這就真的是誹謗了。」

A:「那我們這裏就先這樣喔。」(逃)

我:「加油喔。」(擺笑)
    
哼哼哼,很了不起啊,居然把跟我問過的問題,甚至我說過的一些東西都主動移到其他人的劇本裡去了,這個劇本真的很了不起啊,連低能都不足以形容的了不起呢。

為什麼我會如此確定呢?因為我在開始錄之前有先跟同樣來參加的另外4人問過「那些劇本上的問題,之前有問過你們嗎?」4人的回答都是否定的,而那些東西我一看就知道是我曾經說過的內容,要我怎麼不確定?

既然說到另外4個人,就順便講一下那4個人的真正底細好了,畫面上不容易分辨,但現場看到很快就可以發覺:

這4個人根本連宅字的頭都扯不上邊,只是單純的愛好者而已。

而且,還是很好欺負的那種普通愛好者。

4個裡有一個是自己報名參加,剩下三個都跟我一樣是漫博被隨機抓來的。

這遴選標準根本只看長相不看專業能力嘛!

這算哪們子宅?宅?宅你他媽啦!不管是反面意義或正面意義,這種只有一般愛好者等級、勉強算業餘的角色都能被找來,那我這個拿小叮噹寫論文的是怎樣?宅你他媽啦!
    
為了不讓這些好欺負的太好欺負,我花了很長一段時間,大概2、3個小時吧,不斷跟他們說明等等不要按照劇本來也沒關係的好處,以及我們今天來這裏就是暫時代表這個族群,不可以讓那些傢伙稱心如意的隨便醜化等等云云。不過在講到這個主題前,我花了更長的時間用一些ACG延伸出來的主題來吸引、建造我的說服力,像是中日刀劍文化交流演變歷史之類的東西。

不過這些工作到底有沒有發揮效果,有看電視的或你管的應該都知道了。
    
接下來,就是導播說不允許NG的愉快錄影時間了。

雖然說不允許NG,這些自稱專業的還是吃了兩、三次NG,也只有在這種NG中我才會稍微佩服一下吳(逼~)瞬間連結原本被NG打斷的氣氛的本領。

不過也只是稍微而已。
    
整個演出過程都是早就預定好了,什麼進去要先對1號攝影機擺個pose,然後走到主持人中間,轉身走個台步再對2號擺個pose之類的,那4個很好欺負的這時候驚慌失措的猛想要擺什麼pose才好。

我:「唉,難得的機會,當然要玩些知道的就知道,不知道的就不知道的東西啊。」

所以就如同畫面所示,承太郎やれやれだぜ,還有波紋強化我都弄出來了,看出來的人有幾個就隨便吧,反正電視做效果的人絕對不明白。
    
在等待上場的時候,我跟旁邊的後台人員聊了一點。

帶來不幸的我:「那些檯面上的都不懂,節目真正能完成都是靠你們這些後台在拼啊。」

後台B:「哈哈,沒辦法啦。」

我:「其實老是看著這些人搞低能又無腦的東西,你應該也會有自己想作的節目吧?」

B:「這是當然啊,像我就曾經想過……」

可憐的後台B還沒來得及講自己的夢想,就輪到我上去了。

不過更可憐的是,在我上去準備出場的時候,原本都能順暢運作的乾冰與拉幕或是攝影機的部分顯然出了問題,我所參與的錄影過程就這樣莫名其妙地吃了第一個NG。

之後的NG都是攝影機沒有跟上造成的,基於對專業的尊敬,我就不在這裏特別說明鏡頭沒有跟上這種專業人士應該不會犯下的基本錯誤了喔。
    
其他4個人都是上去被玩的,我上去的時間卻都是我在控場,下面是個實例。

吳(逼~):「晚上看著那種東西DIY有沒有10次啊?」

我:「是啊,我每天晚上都要DIY自己的小說10次,不知道這邊這位是拿什麼在DIY喔。」

吳:(臉色難看)

我:「噓,這是男人共同的秘密。」(裝熟)
    
不過想也知道,這種我把「專業」藝人耍著玩的橋段怎麼可能播出呢?當然是通通剪掉了。剩下的就是一點點被剪的亂七八糟的說明,還有那個女花瓶自以很有戲劇效果說我要哭了要哭了的微笑場面,以及肉體勞動的部分。

中間有一大段我針對小叮噹故事本質的說明也被剪了,連帶我省略時間把F當成藤子不二雄直接稱呼的原因也被剪掉了,變成我說錯。抱歉,我之前還有說明1986~1987年間A與F拆夥,兩人拆夥的原因是A覺得沒辦法在小叮噹這個主題裡注入更多東西的後日訪談內容都說明了喔。

還有我直接看著旁邊一個濃妝豔抹女藝人的臉說:「妳誰啊?」這種完全不給面子的段落——其實想給也沒辦法啦,因為我真的不認識這些連歌詞都不行的相關演藝專業人士。

剪掉的東西到底有多少呢?我想至少8成吧,因為在我的體感記憶裡,我把身邊的人耍的團團轉,主持人之一的花瓶還抗議我這樣說下去她們都不用說話了,這些畫面有播出嗎?我不想知道,被剪掉的片段最後到哪裡去了。

喔對,最後面讓壁邊藝人們投票預測誰會被資本主義的上層結構堆積的最帥那邊,我其實還有說一段「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惡」的東西,也被剪掉了。

實際播出時,那些打字幕的也沒有聽出「Demonbane」這個詞。

就算不是陌生的demonbane好了,麥原伸太郎五個字你們這些打字幕的居然只打了太郎,這太過份了吧。

是令我失望啊,中視的專業無能們。

不過說到這裏,我突然想到有一點我得稱讚一下吳(逼~),因為整個錄影過程裡雖然這傢伙都是相當欠打沒錯,但在被剪掉的部分,這傢伙顯然也是多少有做點功課的,只是那些有做功課的橋段都被剪掉了,真是不幸啊。
    
第一天的棚內錄影,在看似平安無事的狀況下結束了。

最高興的是意外遇到同樣是武壇八極系統的同門藝人。

結束後,大家在我確認契約內容沒有什麼一格洞之後,都簽了一張中視的「優先經紀約」。

什麼是優先經紀約呢?就是「如果你有幸因我們這個節目而紅起來的話,本節目有優先擔任經紀人的權力,還可以從相關演藝事業收入中抽3成。」這種東西,因為我很清楚我這次弄完後絕對會被黑名單,他就算抽10成也不甘我事啊,去死吧。
    
第二次的錄影,是外景來找我。

說是外景來找,其實就是一個可憐的小助理拿著已經被預定好的低能劇本與一台小攝影機跑來我家拍完全沒有基本分鏡表或相關概念的畫面而已。也就是我只穿著內衣在家裡晃來晃去的那段畫質明顯低落的片段。

這部分由於來的只是個小助理(男),所以他帶來的無腦劇本也是馬上被我甩掉,然後改由我主導為「類似原劇本的不同東西」。對,或許有眼尖的人已經發現了,我兩手拿著小叮噹漫畫轉過來登場的第一幕,左手,請注意左手,那些都是會讓青文老闆臉色發青的東西,上頭還有國立編譯館版權證明,原本那個助理希望不要拍的,可是我還是偷偷讓這些東西入鏡了。

好好感謝我吧,中視的不幸男助理,你拍下的可是重要的證據畫面喔。

然後我順勢幫自己寫的東方同人打了點小廣告,這個就不要太在意了。

總之,那些登場說明影片,完全是我在拉著那個助理拍我想要他拍的東西。

只有一點我很遺憾,我有給他一段「這是跟了我3年的球鞋,雖然很破很舊,但依然是我的好伙伴,我通常都叫他Mr. Wilson!」

向電影史上最精彩的獨腳戲演員湯姆漢克斯致敬!(敬禮)

不過這段被剪掉了….orz….
    
最後是我去找外景,這次中視的人把我們5個帶到sogo那一帶一家叫做zoom的理髮廳去做頭髮造型。

這家理髮廳啊,不是我要抱怨,我阿姨介紹我她認識的造型師也不過收我1000有找,這裏的招牌上大方地寫著「剪髮 1000up;燙染 2600up;其他 1500up」是怎麼回事?然後裡面的造型師每個都在抽煙,拿這種滿是煙味的手頂多也只能剪出滿是煙味的頭,更遑論那些造型師本身的造型根本就是小混混,與真正讓人眼睛一亮的造型相差也太遠了吧?

不過其中有個造型很像HG,還有一個跟我在日摔方面的話題很聊的來,本來我打算跟那人聯手把捲髮那個改造成獸神萊卡髮型的,不過最後還是算了,真可惜。

至於在理髮廳前被那個好像是內射會出來的暱稱鴨子的小丫頭訪問那邊,我也是毫不客氣的猛咳給鏡頭看,這裏是真的被煙燻的想修理人,後面那是另一回事。

另外,在這個外景開始,整個節目早有內定的感覺也越來越明顯了,我的鏡頭明顯減少,後來拿到高票的那個人鏡頭明顯增加,就連中視借我們穿的「資本主義上層結構用外皮」,也是最高票的人用了最多層、總和起來最貴的皮草。我?我全身上下的皮草加起來才20000出頭而已,怎麼跟4、50000出頭的比呢?

不過啊,這個外景有兩段絕對要題的,因為絕對不會被播出。
    
很欠打的節目製作人:「你們都是宅男對吧?那有沒有帶什麼奇怪的東西過來?小說啊漫畫的。」

很好欺負的4人:(默)

帶來不幸的我:「這是我今天看過最奇怪的東西(指製作人),這是我最近看過最無能的產物(拿起無腦劇本)。」

製作人:(默)「對不起,剛剛是我說話不對……」
    
依然很欠打的節目製作人找上了很好欺負的捲髮:「你是上次在說萌的那個對吧?萌是怎麼回事?」

捲髮:支支吾吾

帶來正經電波的我:「要不要我的定義試試看啊?『對含有人類概念的事物產生近似戀愛的感情』,重點在『人類概念上』,因為萌的情感不會發生在沒有人類概念的地方。」

領悟力還算高的理髮廳小弟:「所以說我不能說這個噴罐很萌,但如果有個人物什麼的……」

我:「對,如果是擬人化、賦予角色特質過的噴罐或許就有辦法萌。」

總算稍微不欠打的製作人:「我之前好像想得太簡單了……」
    
當大家都穿好資本主義的上層結構借用的皮草後,我們往國父紀念館附近的一個地下舞蹈練習場前進。

那些內射會的已經都在地下進行拍攝了,我們這5個躲在導師休息室裡等待的時候,就無聊又好奇的把彼此的標籤翻出來看,因為之前那個負責衣服的造型師把墨鏡借給捲髮那個戴又收了回去,據說那副看起來頂多兩千的墨鏡要價10000多。

所以,在我的好奇心驅使下,我們互相確認了彼此身上行頭的金額多寡。

「幹!捲髮你的外套居然要18130!」

「幹!我的褲子要13180!」

「為什麼這條跟抹布沒兩樣的圍巾要12438!」

在對上層結構不斷的驚呼聲中,總於輪到我們了。
    
男助理C:「等等你們進去,那些女生就會尖叫歡呼,那都是安排好的,你們就進去隨便普通正常雜誌會有的pose,然後90度往那些女生走過去就對了。」

持續帶來不幸的我:「什麼叫『普通正常的雜誌』啊?要不要直接拿一本來比較快?」

C:「反正就是擺個看起來很普通的姿勢啦。」

所謂的帥氣姿勢就是這樣啊,只要身上的總金額夠高,隨便站個三七步也是帥;金額沒有破萬,就算你帥到連荒木都想學,還是醜。資本主義的上層結構,真是,好啊。

前面那個被說成什麼樣我不在乎,我被說成什麼樣我也不在乎,不過我進去還是一樣JOJO姿勢(比較沒那麼扭曲的),明明是一樣的姿勢,為什麼這些女的還能尖叫呢?原來這就是專業啊。

不過,這些內射會的女人身上真的都有種用眼睛就能感覺到的菸酒臭味。

為了讓大家更討厭我,接下來我所有跟那些內射會互動的動作都是大學時學過的社交舞動作(被剪了),所有的台詞都是現場即時在腦袋裡想出來的低能小說台詞(剪不掉),至於我為什麼挑那個未成年小妹妹出來玩告白遊戲呢?

因為那那堆垃圾裡,只有這個勉強還算是感覺比較有點救的。

如果可以在經過我之後決意退出的話,也算是個功德吧。(咦)
    
說到這裏,順便跟大家分享,內射會,或著說資本主義的上層結構雌性所喜歡的雄性類型。

第一, 身上的皮草總金額基本單位是萬,越高越好,越高越帥,越高越不一樣。

第二, 個性越弱越好,越好欺負越好,越是無能小白臉越好。

第三, 只要製作人說好,那就是好。

本來在第一次投票的過程裡,我右邊那位穿的很像義大利水管工的仁兄獲得的票數跟最高票一樣多。可是製作人為了省事,直接要那些內射會舉手表決,然後直接多拿一張貼到行頭最貴的那個好欺負小白臉身上,這樣就決定了呢,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至於最後票數跟內射會的人數到底一不一致呢?我不想知道這種「貼上去的票的位置跟後來確定名次時票的位置不太一樣」這種不連鏡的非專業問題最後是怎麼解決的。

到此,外景拍攝終於告一段落,可以拿大家都很在意的車馬費了!

這節目的車馬費到底是多少呢?居然高到有人願意上去被羞辱都不吭聲!
    
高到可以出賣自尊的車馬費:1000元(NT)
    
嗯?我?不不不不,我本來一直預設車馬費是0的,因為我打從一開始就決定了,我是花車錢來玩藝人的,不是來拿車馬費的,雖然一定會被剪掉很多,但只要我演出的10成內容都含有炸彈,除非剪接把我整個剪光,不然就一定會把炸彈引爆。

所以最後的結果就是電視上呈現的,1成微笑與1成的炸彈,是個微笑炸彈喔。

至於剩下那8成沒有採用的炸彈,我已經盡可能的丟在這裏了,當然還是會有我偷懶與記憶模糊的部分,但幾乎都在這裏了。
    
最後,要我給台灣的這種無腦節目一個評語的話,就是「這種節目都是在宣傳資本主義的上層結構,並以貶低、傷害別人的不善處作為賣點的有害節目,應該全面禁絕。」

雖然我平常不怎麼看電視,綜藝節目也只看固定的那幾個日本番組,日漸無聊的電視冠軍啦、被停播的料理東西軍啦、體能強到不像人的sasuke跟viking啦,還有每週四晚上10:00還是11:00的流言終結者,但這些綜藝節目的主題很明確,而且也不是已傷害、貶低參與者為賣點,是已宣揚參與者的長處、能處為主題,然後把整個節目的內容做出來。台灣有那個節目是以宣揚對方的優點為出發點的?

有嗎?

我想我還是多看點漫畫比較實際吧,畢竟台灣已經是個連新聞都成為有害身心圖書的地方了啊。

>>>> 2007/9/2 部落格《大宇宙的電波》

創作者介紹

佳文共享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saw
  • 最近新聞鬧很大
    在我看來這位仁兄完全以自我為中心
    其實也OK
    一種米養百樣人
    但是有多少人能認同?
  • markbasino
  • 马来西亚观众

    身为台湾以外的观众,我其实不苟制作群的哪种“以贬的方式来成就自己(收视)”,这其实非常不好。台湾当局应该严加管制,不然只让人感觉永远只有那种水平。我很喜欢“一步一脚印”,他让我知道台湾的温情、故事。
  • 自侮者人侮之
  • 這就是讀中文研究所寫的文章?

    這就是讀中文研究所寫的文章?
  • 小山
  • 哪來的小叮噹論文?

    http://www.palmislife.com/redirect.php?tid=79986&goto=lastpost

    tako:
    有一個上節目的曾以小叮噹為主題寫過論文,查了一下,是有一篇「《哆啦A夢》研究」沒錯,但是應該不是「他」寫的.....

    北極星:
    我記得的部分是,他在節目自承就讀中文所(TKU?研二還三?),且以多拉A夢寫兩篇文章,但解釋並非學位論文(畢業要求),我當下就納悶他的切入點是什麼?是各種中譯本的版本研究還是其他什麼文體、辭令之學?反正我拭目以待呢。

    BM2000:
    基本上會上這節目就是有問題了,想要出名嗎?還是想要炫耀!?我猜不管是道歉或是不道歉都不會有什麼損失,這中間獲利最多的,好像是這位上節目又不配合人家,最後又倒打我猜節目的仁兄吧?

    tako:
    啊,所以,故意越搞越大,然後突然某天就出道了?!
    或者是,有相關的宅評論,都找他了?!
    如果是真的,我就要唾棄他了,這麼沒品的人根本不夠格當御宅的發聲人。
    所以根本不是學位論文了?那就先認定是打嘴炮吧。
  • epu
  • 我該說"幹的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