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神話、愚民教育、管控資訊、壓制輿論、無所不在的秘密警察,這些極權專制國家的基本元素,原來只是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一九八四》政治小說的虛擬素材。神奇的是,書中塑造的威權「老大哥」,在現代朝鮮半島的「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不但不是虛擬,竟成為真實的寫照。

    北韓人民歌頌的「二十一世紀的太陽」金日成、金正日父子建造的「金氏王朝」,幾乎就是以《一九八四》所虛擬的極權體制,作為掌控現代朝鮮的統治藍圖。

    朝鮮半島的國際外交與軍事衝突形勢,瞬息萬變,詭譎難測。聯合國安理會於十月間通過1718號決議,譴責制裁朝鮮後,戰爭陰影籠罩在北緯三十八度北方的平壤上空,但一個多月後,中斷已久的六方會談又戲劇性地出現復談契機。原來因發射導彈、核試驗等因素,暫停核發觀光簽證的朝鮮,十月底又開發允許外國人赴朝鮮觀光旅遊的限量簽證。

開放限量觀光 重現沈悶中國
    目前外國觀光客僅能經由北京、瀋陽與俄羅斯的空中航線,與中國鴨綠江岸的丹東口岸,申請進入朝鮮觀光。從瀋陽飛往朝鮮平壤的高麗航空班機上,大都是前往朝鮮尋覓商機的日韓工商界人士,或來自當年抗美援朝「兄弟之邦」的中國旅遊團,台灣人則是難得一見的訪客。北京友人聽聞台胞竟有雅興前往平壤觀光,無不憐憫地祝禱:「你大概可以看到二十五年前沈悶中國的社會景況!」

    在機型老舊的高麗航空即將飛抵平壤前,神情嚴肅、穿著老氣的朝鮮空姐,臉上勉強擠出笑容,分送中韓文版《今日朝鮮》等雜誌。官方刊物裡赫然探討「國際核罪犯是誰?」、「反美是不可抗拒的時代潮流」等焦點話題,大談「實現核裁軍,完全銷毀核武器,是世界愛好和平人民一致的要求,是刻不容緩的時代話題」。朝鮮宣傳機構的強勢論調,對安理會的決議不啻是一項反諷,對即將入境平壤觀光的外國遊客,無疑也是一項「震撼教育」。

    平壤機場,雖然號稱是「國際」機場,但因朝鮮長期與美國對立,被國際社會孤立、制裁的朝鮮,與國際「接軌」的空中航線其實並不多。停機坪除了高麗航空,難得見到其他國家的班機。

手機不准漫遊 防美帝搞演變
    設施簡陋的入境大廳,僅有四條海關動線,像極了早期台灣中南部城市的客運總站。平壤海關由朝鮮人民軍與警察執行驗關作業,毫不保留地展現朝鮮「軍管」與「警察國家」的政治形象。

    「攜帶手機的旅客,請將你們的手機交由海關保管!」說著一口北京腔的海關官員,對即將入境的觀光客,提醒「禁止攜帶手機入境」的規定。朝鮮不但嚴格管制網際網路,限制衛星電視落地,更禁止外國人攜帶國際漫遊手機入境。這些管制資訊的「愚民政策」背後,都有一堆冠冕堂皇,所謂基於國家安全的政治理由,但骨子裡擔心的,就是怕「美國帝國主義者」趁機對朝鮮搞情報,搞「和平演變」。

    如果從旅行的角度來考量,充滿肅殺氛圍的平壤,絕對不是旅行者的最佳選擇;但如果是基於感受神秘東亞小國的政治氛圍,實地體驗朝鮮的社會風貌,那確是一趟處處充滿驚奇與訝異的旅行經驗。

    踏出平壤海關,迎接的是朝鮮國際旅行社的女性導遊,並搭配一位國安部門的「安全查核官」,他們是忠貞的朝鮮勞動黨黨員,精通中文,還略通閩南語。這種特殊的旅遊組合,讓人感受到真的踏進了歐威爾小說中的「大洋國」。 

不得與民交談 干擾百姓生活

    觀光客進入平壤,主要被安排住宿在大同江島的「羊角島飯店」,或「高麗飯店」等管制嚴格的涉外旅店。觀光行程由導遊與「安全查核官」全天候掌控,不得任意拍照,不得與朝鮮人民交談,也不得進入民宅參訪。

    這種既要開放觀光,但卻處處管制的矛盾,其實,每天就呈現在旅行者與導遊和「安全查核官」經常為了限制拍照、禁止與朝鮮居民交談的爭執過程。導遊則解釋說,「朝鮮居民對外國情況不熟悉,請不要干擾他們正常的生活。」

    朝鮮人民雖然活在一個沒有網際網路、沒有手機漫遊的「寧靜」國度,但他們卻擁有全世界最高密度的領袖銅像、標語紀念碑。從平壤機場、英雄青年公路、開城工業園區、板門店、軍事分界線、西海水闡壩堤,處處有著形影不離的金日成銅像,或頌揚金氏父子豐功偉業的巨幅標語:「二十一世紀的太陽金正日將軍萬歲!」、「偉大的金日成主席萬歲!主體思想萬歲!」、「黨做決定,我們跟著幹!」

    觀光客在平壤的旅遊景點,一是金氏父子的銅像與建設,二是各種「反美、反帝、反霸」的軍事題材。板門店是必經之地,從朝鮮向南眺望韓國,應是難得的經驗。位處北緯三十八度線的板門店,有一道長達二百四十六公里,寬四公里的「南北軍事分界線」,半個世紀以來,一直是備受矚目的戰火地區,美朝雙方在韓戰結束後,曾在此進行過四五八次談判,韓國在此興建「自由之家」,與朝鮮興建的「板門閣」,隔著象徵分裂的北緯三十八度線相望,並全天候監視著彼此的動態。

逛平壤看銅像 標語處處可見
    平壤南方一百六十公里的開城,是朝鮮視為美帝勢力將國土分割成南北的「悲劇的前線城市」。從平壤往開城途中,朝鮮人民軍設置了多處檢查哨,愈接近板門店的軍事分界線,軍事對峙氣氛愈趨濃烈。除了零星的旅遊車,筆直寬闊的高速公路,竟然見不到任何轎車。沿途灑落遍地的鮮黃銀杏葉,深秋時節益顯「詭秘寧靜」,這與平壤人民井然有序的極度「秩序感」,讓初次造訪的觀光客「驚嘆不已」。

    開城曾是古朝鮮「高麗國」的京都,北韓人參的原產地。北韓近年陸續開發的「開城工業園區」與「金剛山旅遊區」,都是由南韓企業投資興建,北韓雖希望藉此形成「南邊帶動」的總體經濟發展戰略,但因設廠規模有限,僅有少數幾家的南韓企業投資設廠,加以美國持續對朝鮮實施經濟制裁,朝鮮南部的經濟發展氛圍,依然停滯在低迷蕭條的沈悶局面。

    反美反帝的觀光題材,在平壤處處可見。美國太平洋司令部第七艦隊在一九七○年代所屬的「普布魯號」(USS-PUEBLO, AKL-44),於一九六八年一月間在朝鮮北方海域進行「海洋地理研究」,因闖入朝鮮水域,遭到人民軍逮捕,目前仍以「美國間諜船」的身分,停泊在平壤大同江畔,朝鮮當局更藉此作為「愛國主義教育的宣傳基地」,持續對外國觀光客與朝鮮人民進行「反美教育」。

    中文版的「普布魯號間諜船事件」簡報光碟,播放著當年朝鮮海軍逮捕間諜船的「英勇事蹟」,和美軍八十二位人質被迫簽署的「道歉書」,以及美軍間諜船長布克在平壤對著國際媒體訴說「我們很想活著回到美國家鄉」的告白。年輕貌美的朝鮮人民軍女講解員,則自信地站在甲板上,操著流利北京腔,並拉高聲調說,「歷史一再證明,朝鮮人民軍絕對有能力打敗美國帝國主義的任何侵犯行動!」

天災列為機密 導遊禁止拍照
    朝鮮是當前世界經濟發展極度落後的國家,人民所得偏低,民生物資匱乏,但朝鮮仍堅持全面加強軍事建設,近來更進行導彈試射與核試驗。尤其,朝鮮持續洪澇災害、年年饑荒、糧食短缺、災民嚴重傷亡的情況,更被朝鮮列為比核試驗更機密的「國家機密」。因此,當西方媒體持續出現有關朝鮮人民鬧飢荒、挖野菜、吃嬰孩的連串驚駭報導時,外界對這個神秘國度的強勢控制,無不發出深沈的喟嘆。

    當旅遊車經過平壤郊區的一處農村,見到朝鮮農民集體採收大白菜,好奇的觀光客準備捕捉這個畫面時,導遊與「安全查核官」又機警地加以制止,觀光客疑惑地問道:「朝鮮農民採收大白菜,準備做泡菜過冬,這不是很溫馨的畫面嗎?」朝鮮導遊則冷冷地回應說:「這不是觀光行程,你們就別拍吧!」觀光客看到的是今年嚴冬來臨之前,大白菜小小豐收的場面;但這位朝鮮導遊擔心的,可能是外界對更多朝鮮人民正處於饑荒挨餓的熱情關注吧!


>>>>2006/12/3 中國時報 A11北韓專題

創作者介紹

佳文共享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