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滂沱大雨的灰色天地之中

我看見那些在兩千年後被顏色綁架了的人民

紛紛從彩虹的彼端走來走向廣場和大路

走在深灰的建築和蒼灰的古蹟之間

彼此靠攏而親和

重新發現彼此原是兄弟原是姊妹

雨水由額前流過臉頰再流進冰涼的頸項

彼此為彼此撥開溼黏的髮絲並更換浸透了的襯衣

此刻,我們要口號要手勢要舒一口長久以來壓抑的怨氣

但我們更要擦拭從彼此眼睫激濺而出的雨水是的

我們知道那其實是淚水但是

我們不說。我們只想

靜靜

坐下來擦乾彼此的眼淚是的

那是雨水天殺的雨水但我們什麼也不說。

只想回想過去是誰誰讓我們這群島上共居的島民

成為島中的島中的島終於我們不再

感受孤獨和對立在灰白如浪也如沫的淚雨之中

今天我們只靜靜坐下來

像一群雨中的酢漿草那般俯首溫柔合抱

歷史的創傷族群的嫌恨我們也都帶來

在如注如傾的雨中我們放開了原本縮緊的懷抱

感覺心中胸中尖銳堅硬的部分被雨泡軟被雨溶化被雨沖刷


>>>>2006/11/01 聯合報 聯合副刊


創作者介紹

佳文共享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