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聚會,有朋友秀了一本書,書面是紅色,書名只有三個字,他將第一個字遮起來,第二、三個字是「語錄」,我戲稱該書為「紅語錄」。他告訴我這本書是由一群學者所撰寫,他們看不下去政治人物的胡言亂語,認為有權力的政治人物的言行都應該接受人民的評斷。

書中收集了一百三十餘則「失言錄」,編者指出針對這些失言錄,都一一加以糾正或引申。其目的相當用心良苦,不要低估這些語錄的「嚴重性」及「錯誤性」。認為如果人民讀了這些語錄,還不能感受到事態嚴重之警覺與憎惡,那什麼人都可以騎到人民頭上…。有位朋友說,講幾則「語錄」來聽聽,就知道是在批評誰了。

首先,關於媒體二則,「媒體有時扮演製造業或修理業」、「媒體報導引起大眾關心恐慌」。書中評論:媒體如果不報導,社會大眾如果不關心,那就天下太平了?

其次,高官子弟一則,「當台灣高官子弟是不幸的事情」。書中回應:「明朝末代皇帝崇禎,也有過類似的感慨,對女兒說:『來世莫生帝王家』。」

另外,送錢收不收一則,「送錢給你們要不要收?」再者,經費隱藏一則:「經費預算沒有隱藏意圖,若真有隱藏就發現不了,若發現了就不是隱藏。」書中回應:「吐血」,「任何人都沒有隱藏通緝犯的意圖,因為如果隱藏了就發現不了,若發現了就不是隱藏,所以刑法上不該有隱匿犯人罪」。

不少朋友說:書皮是紅色的,讓人想到紅衫軍,批判的都與當下時政有關,當然是在批判阿扁總統。錯了,這本書出版於十四年前,批判的是執政的國民黨之行政院長郝柏村。書亮出來,果然是十四年前一群澄社學者編著的「郝語錄」。一時間,大家愣在當場,有點時空錯亂,為什麼過了十四年,掌權者有那麼多相似令人錯愕的「語錄」?

首先,十四年前,國民黨獨大的威權時代,官大學問大,所以有這些語錄。十四年過了,台灣已擺脫威權進入民主化,為什麼還發生同樣的事件?遇到問題就引爆族群,如「中國人欺負台灣人」,「北部人與南部人」。要跟親民黨合作就喊出「任內不會推動更改領土的憲改」、「正名制憲是自欺欺人」。更叫人憂心的是連應該雄壯威武、護國衛民的國軍竟然也被這種風氣影響,為了能放假,賣力對總統喊出「大帥哥」、「你是我的巧克力」,乖乖隆個冬,這算啥?這些怪異語錄是民主的倒退,人民不要低估這倒退的「嚴重性」及「錯誤性」。

其次,現在的知識分子呢?在十四年前威權時代,都有知識分子敢挑戰權威,現在的知識社團呢?最後,最近許多政治人物,經常被批判,被要求不該有「雙重標準」。準此,當初撰寫及支持以「郝語錄」批判當時執政的國民黨的人,是不是也該以同樣標準批判當下的執政黨。要知道,「知識分子」與「御用學者」的差距就在是否「雙重標準」,人民及歷史都會記載下來!雷震、陶百川有知識分子的骨氣,歷史也記載下來,台灣的其他知識分子該如何面對歷史呢?

>>>>2006/10/09 聯合報 民意論壇


創作者介紹

佳文共享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