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在生活裡的某個情境,會忽然想起書裡、電影裡的片段,思維便延伸向更遠的地方。文學、藝術使我們對事物的感受有更豐富的層次。

七月底,輔大「退學生」黎文正一個人的絕食靜坐期間,在辦公室裡,新聞部開著電視,我不斷聽到「文正」這名字,感覺好像老有人在叫我。我有些心神不寧,腦海中自動浮出詩人北島的〈回答〉:「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告訴你吧,世界/我──不──相──信!/縱使你腳下有一千名挑戰者/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我不相信天是藍的/我不相信雷的回聲/我不相信夢是假的/我不相信死無報應……」

我知道那些喜愛扣帽子的人會說:這是大陸人寫的詩。可我不相信人們真的不同意,世間有些東西與生俱來超越族群。譬如道德。譬如詩。

>>>>2006/09/15 聯合報 聯合副刊


創作者介紹

佳文共享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