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兩個真實的故事。有個新聞同業,駐外。每次回台灣,別的不重要,先買「綠油精」。因為國外沒貨,所以一買都一大包。也不是仙丹,也不治啥病,也別以為他工作繁重,隨時得提神,都不是。他知道自己用這玩意用出癮頭了。隨時都得拿出來抹一下,身上的綠油精味道,濃到不行。他還自招,他家裡的味道更濃,終年不散,朋友上門都勸他。沒用。沒安全感。

    還一個,當過兵的可能都有這經驗,我也遇過。那時部隊駐地偏遠,阿兵哥一有小病小痛,看病挺麻煩。營裡配了個醫官。藥全在個小藥箱裡頭。真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那就偷笑了。醫頭跟醫腳的藥,根本沒差。他說,他也沒辦法,就這幾種藥,吃了、抹了他保證不出事,他都當安慰劑用。
 
    阿扁前幾天回官田,這也沒什麼。人不親,土親嘛。菲律賓的馬可仕、伊拉克的海珊、秘魯的藤森,垮台前躲哪裡?都是回老家。就算這些貪瀆者、獨夫現在早已失權、失勢、失去生命,但是,他們的故鄉到現在依然「挺馬」、「挺海」、「挺藤」。雖然證實「罄竹難書」,但就是「音容苑在」。你不可能期待這些人像西楚霸王項羽那樣「無顏見江東父老」,自刎烏江。

    阿扁在官田講了一拖拉庫話,其他的不管,但他說的「三個運動」還是得當回事兒關心。三個運動是:一、以台灣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二、催生台灣新憲法;三、追討國民黨黨產。各位有沒有一點點被「柔性恐嚇」到的感覺?這「三個運動」讓我想到前面兩個故事。這是阿扁,或是民進黨的「綠油精」,把「綠油精」當萬應居家必備良藥。也像是阿扁開給支持者的醫官藥,反正,不管遇到什麼問題,就是這三帖。這幾年看下來,可以確定,藥箱裡沒其他藥了。

    追討黨產,可以。怎麼追,追什麼,講清楚,一動一動做。不過,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催生台灣新憲法,這就不是單純內部消費問題。修憲,當然要經過國會,加入聯合國,關乎條約權,也要經過國會。還不只國會,最重要的,這都會碰觸「四不一沒有」,「一沒有」已經在年初被阿扁給吃了,剩下「四不」,阿扁不久前也才剛發過重誓說不會碰。要如何在最後二十個月當四十個月做?能不能把這些獨派天符搞出名堂?先不管了,重點是,只要阿扁再度拿新憲、公投、台灣國當護身符,那就會像易經裡的卦辭:「羝羊觸藩,羸其角。」意思是說,公羊魯莽瘋癲,衝撞圍籬,結果,羊角卡在籬巴上,進退不得。

    倒扁不退,阿扁就開始當瘋羊。未來二十個月,鐵定又是沒完沒了的政治動盪。這「三個運動」,既是阿扁的綠油精,獨派的安慰劑,也是對反扁人士的柔性恐嚇。要倒扁的,還得想想,羊又開始裝瘋了,該怎麼處理。

>>>>2006/9/12 中國時報 獨立評論


創作者介紹

佳文共享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