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為什麼那麼多難民?
由於缺乏集體農業技術而導致的糧荒,並在數年來的惡劣氣候條件下逐年加劇。自 1995 年以來,北韓人民的生存主要依賴國際糧食援助來維持。根據世界糧食組織 1997 年的調查, 北韓 12 個省份中有 11 個受到乾旱襲擊,北韓境內 70%的玉米毀於乾旱。同年 9 月,美國援 助組織“世界觀察”(the US Aid Group World Vision)曾沿中國邊境,通過對經常到北朝鮮 旅游的觀光客和對北朝鮮難民的採訪,完成了一項艱難的調查。這項調查顯示:15%的北朝鮮人已經死於當年 6 月份以來的飢荒。這個慈善機構表示,因為害怕報復,400 名被採訪的 人中,只有 33 名同意回答問詢。“世界觀察”的副總裁安德魯.納奇奧斯(ANDREW NATSIOS)通過美國有限電視新聞網說向世界發出警示說:“死亡的可能數字接近一百萬到 兩百萬,最少有五十萬人已經死亡”。 究竟有多少北韓人死於飢荒?沒有任何可能從北韓 政府那裡得到確證。記者們只能另謀他途。一位曾經撰寫過 50 年代末中國大飢荒的《南華 早報》的記者,賈斯珀.貝克爾(JASPER BECKER),為了調查 1997 年北韓大飢荒的死亡 人數,曾經對橫越圖門江的北朝鮮難民作過採訪調查。他的調查結果顯示:這個國家的兩千 三百萬人中,至少一千萬已經死於飢餓。也就是說,這個國家將近半數的人口已死於飢荒。 了解這個情況,則可以理解為什麼北韓難民源源不斷湧入中國邊境省份,寧願遭受中國當局 慘無人道的遣返待遇而在所不惜。

北韓難民順利逃到南韓後如何?
南韓政府費盡千辛萬苦將北韓難民接到南韓,通常先將他們安置在「一心院」接受教育, 學習如何適應資本主義社會,成為平凡市民的一份子。但事實上多數北韓難民進入職場多半 出現嚴重的適應不良,他們不會想到自己不具備特殊的技術與資格,而是興起社會主義的平等意識,當他們自己的待遇與其它白領階級相去太遠,往往會從職場出走,形成新的社會問 題。

國際社會曾怎樣協助過北韓飢荒?
國家社會紛紛對北韓伸出援助之手。根據不完全統計,截至 1999 年,包括美國、歐盟 及日本等國家和組織在內,聯合國世界糧食署已經為北韓提供了總額達五億兩千多萬美元的 糧食,也為北韓處於癱瘓的醫療健康系統提供過人道醫療救助。僅以 1997 年為計,美國為 北韓提供了價值大約兩千五百多萬美金的糧食援助,歐盟為北韓提供了價值五千三百二十萬 美金的糧食援助。然而曾經走訪北韓六個月的“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的北韓代表戴維. 莫頓(David Morton)在要求國際社會繼續捐助更多的糧食給斷糧在即的北韓時承認,所有這些 努力,不過是權宜之計。他表示,在平壤振興經濟之前,看不到飢荒結束的任何跡象。聯合 國“世界糧食計畫”主任凱薩林.柏提尼在 1998 年 4 月走訪北韓後,也表示,由于連年乾 旱,農作物歉收,人們全靠外國救濟和草根樹皮為生,北韓國家配銷的糧倉早已空無一物。
她敦促國際社會保持持續地糧食援助,直到北韓農業生產恢復和收成大幅提高。她同時指 出:北韓的糧荒不是兩年三年的短暫的現象。民食為天,可以想像,如此的農荒和飢荒之 下,北韓老百姓正是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更為致命的一個問題是:真正分到飢民手中的國際援助糧食有多少?據國際媒體多方報 道,本來不多的糧食援助,通過北韓政府的運作,主要分配給了北韓的軍事與政治系統。而 CNN 記者基諾依則報道:“政府仍然在向國際社會請求食物援助。但是我們看到的是與這個 體系共存的一種現象:當市民們忍飢挨餓的時候,這些短缺的資源卻正在被用來維持這個國 家機器的榮耀。”根據專制體制下生活的經驗,可以判斷,國際社會援助的糧食既然可以用 來維持政治與軍事系統,用來榮耀國家機器,當然可以用作控制人民思想、壓制人民反抗的 工具。

北韓政權為何沒有崩潰?
答案就是權威崇拜與恐怖統治。

1、「聖三位一體」的權威崇拜:毫無懷疑的崇拜金日成、金正日與主體思想。無時無刻不讚 頌金日成是天上下凡的偉人,認為其是「不可能從天上摘下的太陽」,而且以金日成出生那年 作為紀元的元年,全國擺金氏父子的銅像。北韓是社會主義國家中唯一施行家族父子繼承的國家。

2、軍事國家:一個兩千兩百萬人口的國家,有一百二十萬的正規部隊,在政治與經濟利益分 配上享有絕對優勢的地位,他們也絕對擁護金氏父子的權威,不容許任何的挑戰。許多外來糧 食援助,首先都先供應部隊使用。

3、特務統治:監視耳目密佈民間,全民皆可因懷疑任何人的忠誠而被告發,許多人甚至因為 口頭抱怨而入獄。

4、訊息封鎖:人民完全不知外在世界的任何面貌,而單一接收政府灌輸的訊息。

北韓政權到底靠什麼在維持?
答案是政府犯罪、走私、販毒與造偽鈔。北韓的人口只有南韓人口的一半,但國民生 產總值卻只有不到南韓的十分之一。更為糟糕的是,這樣低的國民生產總值還在連年下降。 能源短缺,食物短缺,資源短缺等使北韓陷入嚴重的貧困和經濟崩潰及金融危機。甚至北 韓駐外機構都沒有經費維持運轉,導致先後關閉多家。其他一些沒有關閉的,則不僅要按 照規定,向北韓政府交納限定數額的外匯,還必須經濟上自負盈虧。

北韓政府在世界各地從事販賣毒品、販賣軍火和印製假美鈔的犯罪活動。美國官方認 為,北韓政府外交機構自負盈虧的政策,是北韓政府從事走私毒品,販賣軍火,制造假美鈔 的主要原因之一。1999 年 3 月前美國駐南韓大使李潔明(James R. Lilley)曾經在國會作證指出,北韓走私販毒活動已經持續數十年之久,北韓政府工作人員由於在世界各地參與各項犯罪活動而被捕獲。假造偽鈔的行為,自從 1994 年以來,有十幾起以上的這類案件在發生東南亞發生,價值四百五十多萬美元。事實上,北韓政府一直在通過自己的外交官和貿易公司流通假冒美鈔。武器走私活動同樣普遍。根據李潔明指出,1996 年 9 月 香港安全當局透露,北韓武裝部長控制的一家公司,密幫(MAEBONG)公司,從中國人民解放軍那里購買了大量的手槍、機關槍、迫擊炮。然後將這些武器轉賣給了在東南亞和香港的犯罪集團,從中牟取暴利。李潔明舉例說,1996 年 9 月 12 號,香港關稅當局在開往敘利亞的北韓船隻上,搜查出了遠射程自動槍隻、導彈發射遙控裝置和導彈部件。

根據美國國會研究機構 1999 年 1 月份的一份報告,北韓 1997 年為了特殊需求而從事犯罪活動的非法收入,保守的估計在八千六百萬美元,其中七千一百萬來自毒品交易,一千五百萬來自印製偽鈔。此外,據南韓國家情報機構 1998 年 11 月發行的題為《二十一世紀新威脅-----國際犯罪的實體與對應》報告資料顯示,北韓自 90 年代初期,就在平壤近郊設立了專門負責製造偽鈔的機構,命名為“二月銀光貿易會社”。這個“會社”平均每年印製一千五百萬美元的偽鈔。其精密度幾近真偽難辨。這個“會社”通過其在海外的領事館及經貿分支機構“洗錢”。 自 1994 年以來,這項犯罪活動先後在東南亞等地被破獲十三次,金額達四百六十四萬美元。

>>>>2006/9/2 財團法人龍應台基金會[思沙龍]--你所不知道的南北韓 現場活動手冊
>>>>延伸閱讀:紀錄片「首爾列車


創作者介紹

佳文共享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