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在台上講得口沫橫飛,不管誰寫的、哪一篇,只要是課本的選文,就通通都是絕世大好文章,作者也往往被美化成千古難尋的大聖大賢。 

陶淵明,因此被批上一襲聖賢的袈裟,因為飽讀詩書,「游好在六經」,而且「脫穎不群,任真自得」;〈桃花源記〉,因此被評為一篇極好的作品,桃花源也被推崇為人人嚮往的人間仙境。它的文采是真的美呀,美得沒話說。「芳草鮮美,落英繽紛」,光這八個字就讓人感覺是漫步在乍雨初晴的林間,嫩粉紅的香氣輕輕飄落,霎時令人忘記這僅僅是八個字,不是一片林。

為何要可憐他的懷才不遇? 
但是,我在這美麗的花葉下,看到的不是悠然自得的陶淵明,而是抱頭鼠竄的「逃」淵明。

我實在不明白一個連小官都當不好的人,有什麼資格悲嘆「感士不遇」,連加減法都處理不好的人,也想學三角函數?

這一切卻被歷來眾家學者解釋成:一個具有積極入世思想、崇高治國理念的偉人,本可以在朝廷大放異彩、有所作為的,卻礙於當時的體制(九品官人法),僅能沉浮於鎮軍參軍、彭澤縣令等微官小吏的宦海中,所以他才大嘆「感士不遇」。

聽起來真的很合理,老師也都這麼說,好像我們後生就不得不可憐可憐他的「懷才不遇」。

問題是,他有「才」嗎?

有沒有機會當上大官,跟有沒有能力作好小官,根本是兩回事,怎能說因為他所任官職都不甚好,所以做不下去也不是他的錯。這樣解釋自古以來都沒有人覺得牽強嗎?你不能拯救全國百姓,但至少你可以造福一鄉一縣阿!八十天的彭澤縣令當不下去,一句「少無適俗韻,性本愛丘山」,就把這樣不負責任、逃避現實的舉動,說成了「質性使然,非矯厲所得者」的順應自然。

時局混亂、社會污濁,世人們個個矯揉造作、趨炎附貴,老師說,此之所以陶淵明歸隱山林,為的是不與時局同流合污。但是,跑去山裡躲起來,社會就可以變好嗎?這不是逃避,難道是成全?只要有心,入世也可以有出世的清明,還可以養家糊口,何樂而不為?

時運不佳,不能成為不負責的藉口
但是他不願意努力克服作官的障礙(比如上班時間不能喝酒),因此躲避到沒人看見的地方。身為人都有責任,尤其老天待他不薄,給他這麼聰明的腦袋,但他卻把這顆腦袋發揮到三餐都不能溫飽的程度。這不是不負責任,難道是時運不佳?

你說:「他哪有逃避責任啊?他就真的比較喜歡與世無爭的田園生活嘛!」那好啊,要種田就好好種嘛,不要種得連酒錢都不夠付,肚子都填不了。

「可是他生活都已經那麼艱困了,還能不為五斗米折腰,你不覺得他很了不起嗎?」是很了不起啊,但是,在那種女人只能依附男人的時代下,他娶了妻,生了子,就應該負起養育的責任啊,怎可以用親人的溫飽換取自己的不朽名節?即使他本不為求此名,也不該賭親人的存亡,成己身的超高道德標準。

自己肚子餓得受不了,跑去朋友家吃飯,放妻小在家裡餓肚子,這比偷別人墳墓上的菜回來給妻子吃的人更糟糕吧?齊人被斥責卑鄙無恥,陶淵明卻被美化為特有節操,你覺得這樣公平嗎?

朋友到家裡來喝酒,自己醉了就趕別人回去,如果我這樣,一定會被師長們教訓:沒禮貌!但是陶淵明做了就不會,他做了就變成率真自然。平常沒事就喝喝酒、耕耕田,有一天突然發現自己有幾個兒子,卻通通都很不成才,其中竟然有十三歲了還不會數數字的,於是他又開始感嘆「天命苟如此,且近杯中物。」自己的兒子沒出息也要怪到老天頭上嗎?把喝酒的時間稍稍撥出一點來教育他,他會到了十三歲還不識六七嗎?我真慶幸中國歷史上只有一個陶淵明,不然大家都這樣率真自然,早被五胡徹底殲滅了!

文采不等於治才,更不等於品格
普通人的循規蹈矩,映襯出陶淵明的任真自得;貪官污吏的斂財傷民,把陶淵民對比成了高風亮節。但是,並不是跟別人不一樣就是好,不然明天我要穿泳衣上學了(天氣熱嘛,我不能率性一下嗎?),更非超過低標的就可以說成是高標(考八分的人堅持自己比零分的好,但八分夠好了嗎?)從小到大每個國文老師都說陶淵明多麼偉大,難道不怕我們全都仿效他的任真自得!不可否認,他的確是擁有無與倫比的文采,但是「文采」不等於「治才」更不等於「品格」。

我不反對把陶淵明當成一個文學家來崇拜,但,師長們,請不要試圖誤導我們,而把他當成一個偉大的道德模範,以免我們的下一代,像陶淵明之子,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或者,人人都學陶淵明,避世飲酒去了。


>>>>2006/8/16 中國時報 浮世繪 文彩青少年

>>>>延伸閱讀《 雷晉怡◎幫一位老朋友說句話 讀〈遠離桃花源〉有感 》、《 范綱皓◎讀〈遠離桃花源〉有感


創作者介紹

佳文共享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發呆蟲
  • 對於原作者的文筆與見解,我自嘆不如。<br />
    <br />
    但是以對陶淵明的批評來反對師者的教育模式與態度,<br />
    我略覺不妥。<br />
    <br />
    因為陶淵明所處的黑暗時代,是一個「上品無寒門,下品無世族」的年代。<br />
    我想,看過錢穆所著的《國史大綱》,<br />
    應該可以看到唐代的牛李黨爭還有這世族的影子在。<br />
    <br />
    而陶潛所處的年代卻是東晉之時。<br />
    東晉,是個靠一些望族來支撐皇室的朝代。<br />
    而陶潛這一個寒門人士,要怎麼往上爭?<br />
    <br />
    《世說新語》中,一個人很得皇帝喜愛,卻因高門士人一見面就把椅子移到一<br />
    旁,擺了臉色給他看,回去報告皇帝,皇帝居然跟他說士人這位置不是他可以<br />
    決定的。<br />
    <br />
    做個假想,<br />
    今天我好不容易進去了某間大公司開始上班,埋頭苦幹的十年五載,卻看到頂<br />
    頭上司卸任退休,叫他自己的兒子來接位。<br />
    這也就算了,偏這二世祖又是紙上談兵,又是外行到了極點,偏又愛在雞蛋內<br />
    挑骨頭,說這計劃、報表這不對,那不好,連我頭上的皺紋,眼角的魚尾紋都<br />
    有罪。<br />
    那也算了,偏他又罵完之後,又接起電話就跟對方問說今天要去哪個酒店,哪<br />
    間酒家,甚至找他朋友一起來罵我說長得這麼抱歉,先整好容再來講工作。<br />
    <br />
    我家有父母親要養、妻子兒女要養,房屋貸款等等要繳,<br />
    那要不要去整容呢?<br />
    <br />
    《晉書》中,說明了陶潛有一定的才名,但卻沒有進一步說明他是否才堪大<br />
    用。<br />
    <br />
    而且,陶潛的文章在當時根本賣不了錢,何來為不朽名節之說?<br />
    他頂多就是寫了一篇讓自己孤芳自賞的文篇,只是巧合的受到後人喜愛而已。<br />
    <br />
    至於他逃避家庭責任,不顧家,這是以現在的眼界去觀看。<br />
    在當時,他頂多只是一家之長,而不是一族之長,<br />
    在那一鄉里,那個陶家村中,他只是一個以才學聞名的,而不是該家族之長。<br />
    <br />
    不然,《世說新語》中,有個看到馬就當成老虎的男人,他在現在的眼界下,<br />
    不知要擺在哪個位置呢。<br />
    <br />
    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br />
    以古為鏡,可以知興替;<br />
    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br />
    <br />
    所以老師的言行,與陶潛的舉止,也不失是另一方面的教材,<br />
    <br />
    子謂顏淵曰:「用之則行,舍之則藏,惟我與爾有是夫。」<br />
    <br />
    子貢曰:「有美玉於斯,韞櫝而藏諸?求善賈而沽諸?」<br />
    子曰:「沽之哉!沽之哉!我待賈者也!」<br />
    <br />
    也許陶淵明就是這一類的人吧。<br />
    <br />
    但是我也會聽我老爸的話:<br />
    「吳鳳很偉大,但是不要呆呆的學吳鳳去死;<br />
    岳飛很忠誠,但是不要傻傻的趕回去送死。」
  • 難過
  • 陶淵明,他所處的東晉門閥制度森嚴﹐以九品官人法舉仕,<br />
    陶淵明出身庶族﹐受人輕視,到29歲也不過托關係作了一小<br />
    小的學官,無足輕重不說,地方人民學務的經費無著,江州<br />
    刺史反而要他去發展「五斗米道」,連官職比他低但後台比<br />
    他硬、狐假虎威的鄉里小人,他都得束冠恭敬相迎。設身處<br />
    地的想,如果自己一心大濟天下,但卻因為沒有實權,受制<br />
    於人,只能眼看民生疾苦、長官作威作福,甚至自己還被逼<br />
    為虎作倀,去宣揚那搜刮民糧、耗損國力的五斗米教,那麼<br />
    你的選擇是繼續身不由己、作那違心之事,還是乾脆不為五<br />
    斗米折腰,辭官歸隱?<br />
    <br />
    再則,相較於當時文人們清談玄理,不問朝政,陶淵明其實<br />
    還是少數除了老莊思想之外還另外接受儒家教育,長成後還<br />
    會有經世濟民、凌雲壯志的年輕人,若非當時政治黑暗令他<br />
    失望,他又怎會不為五斗米折腰?而且事實上他之後仍二度<br />
    出仕,並非原作所指不願意努力克服作官的障礙(比如上班<br />
    時間不能喝酒),真正使他不願出仕的關鍵在於當時時局混<br />
    亂,桓玄篡位,劉裕平桓玄亂後,卻又弒君自立國號為宋,<br />
    陶淵明因此改名為「潛」,以示其沉潛不出仕,與上層統治<br />
    階級決裂之意。古之士大夫尤以「一身事二主」為恥,伯<br />
    夷、 叔齊尚且「義不食周粟」,陶淵明僅僅是躬耕不仕,<br />
    怎麼在原作者眼中就成了自命清高、逃避責任了呢?<br />
    <br />
    當然,或有論者會言:「世道本如此,如果想等到政治清明<br />
    才出仕,那還是早點結束幻想吧!」也許陶淵明是過於理想<br />
    主義了。然而畢竟人無完人,陶淵明做不到為生民立命,為<br />
    萬世開太平,但至少他為往聖繼絕學,他的文字滌淨了我們<br />
    (至少是我)因世俗喧囂而蒙塵的心靈,那我們何不以寬容<br />
    的心,看待這位「少無適俗韻,性本愛丘山」的田園詩人<br />
    呢?<br />
    <br />
    註:<br />
    <br />
    1、「五斗米道」---這是當時道教各派中創立最早的一派,<br />
    入道的人每人要出五斗米,因而有稱此派為五斗米道的。<br />
    <br />
    2、雖然陶淵明的曾祖父陶侃曾經做過東晉的大司馬,但<br />
    「陶」氏屬於微族,而陶淵明這支宗脈又不是直承曾祖陶侃<br />
    爵位的嫡嗣,陶淵明出生時家境寒微,所以在當時以九品官<br />
    人制舉仕的情況下,陶淵明仍是落落不得志的。<br />
  • 難過
  • (續上篇)<br />
    <br />
    另:關於原作者作為對照組的齊人<br />
    <br />
    >自己肚子餓的受不了,跑去朋友家吃飯,放妻小在家中餓<br />
    肚子,這比偷別人墳墓上的菜回來給妻子吃更糟糕吧?齊人<br />
    被斥責卑鄙無恥,陶淵明卻被美化為特有節操,你覺得這樣<br />
    公平嗎?<br />
    <br />
    齊人偷了墳墓上的菜並沒有拿回去給妻妾吃,他只是自<br />
    己吃飽喝足就樂顛顛地回家了,竊以為原作者不應為貶低陶<br />
    淵明而美化齊人。再者,「齊人」的典故出於「孟子˙離婁<br />
    下」,其實是孟子編的寓言故事,作為引證不太恰當。<br />
    <br />
    若學妹其實並非故意,而僅是無心記錯,那我只能感<br />
    嘆,難道現在母校的國文及歷史教育如此不完整,竟不足以<br />
    令學妹發現自己舉證失當、立論偏頗之處,以我自己為例,<br />
    除了大學共同科目上了台灣史外,事實上,對歷史這門學科<br />
    記憶最深刻的時期還是在高中,尤其是高三。而且,以今日<br />
    網路之發達,若對史事不明瞭,稍用點搜尋技巧即可獲得解<br />
    答。如今,學妹是在批判一位已無法為自己辯駁的古人,怎<br />
    能思而不學,連投稿前,檢視一下自己舉例是否正確的基本<br />
    禮貌都做不到?我實在忍不住像那位台南女中的同學一樣,<br />
    要為這位課本上的老朋友抱不平了。<br />
    <br />
  • 孫連成
  • 個人以為,重點恐怕不在於原作者羅晴最後說了什麼,而是<br />
    羅晴翻案文章背後隱含的價值意涵和道德預設,<br />
    也就是史觀背後似乎涉入過多的當代價值觀投影和個人主觀<br />
    的歷史認知,對古人並不盡公平,對人物的深刻性複雜面以<br />
    及理想與現實面的衝突糾結,以及歷史的實存背景,也失之<br />
    浮面觀察,而這些稍嫌激越的史觀究竟是如何逐步滲透培養<br />
    形成的,透過師生互動論辯或可稍有所釐清,誠如某位歷史<br />
    老師所云,歷史人物的血肉靈魂在老師點滴的銓釋裡,或在<br />
    與學生討論思辯的過程裡。將歷史融入人生經驗,歷史就顯<br />
    得有血有肉有脈息;將人生經驗融入歷史,人生將顯得浩渺<br />
    蒼茫有厚度。<br />
    <br />
    對中國隱士的道德命題判斷的確是一個有意義的問題,觀點<br />
    紛呈乃意料中的事,甚至有人戲稱為兩個女人(北一女與台<br />
    南女中)的戰爭,但一切恐怕仍須放在當時的歷史背景架構<br />
    中來理解,否則率爾臧否月旦人物,難免流於價值觀的各自<br />
    表述,或主觀情緒的宣洩。誠如清華大學張元教授在某篇專<br />
    論所云,史論有其嚴謹、精審、細密的一面,如果能先蒐集<br />
    豐富的資料再來進行深入的分析與論證,進而提出一個精彩<br />
    的論斷,展開與古人的對話,可能會比一昧的激烈情緒訴求<br />
    或質疑更來的深刻和有說服力......<br />
    <br />
    在當時的歷史情境下,古人為何會做出那樣的抉擇,可能需<br />
    要更多同情的了解,時人和後世的評價透顯何種玄機,陶淵<br />
    明的形象和評價在歷史上曾經數度轉換,視角轉換背後究竟<br />
    透顯何種歷史意義,這些可能都有賴史料的細膩爬梳來解<br />
    答,而非空想臆測吧<br />
    <br />
    <br />
  • 孫連成
  • (續上篇)<br />
    <br />
    在時局混亂政治黑暗的前提下,淑世與避世原就是道德上的<br />
    兩難抉擇,也涉及時代氛圍和當事者思想背後的儒道傾向,<br />
    果如羅晴所言,或許中國歷史多了一些勤奮孜勉的小吏,做<br />
    一些上級長官要求的違心之事,如被迫去宣揚那搜刮民糧、<br />
    耗損國力的五斗米教之類,也或許生民少一點痛苦,社會少<br />
    一點亂象,但也可能少了一些精采的生命典範,照耀萬古長<br />
    空,讓後人追慕嚮往,滌淨因世俗喧囂而蒙塵的心靈。。<br />
    <br />
    桃花源究竟是誰的桃花源或有爭論,但畢竟讓廣大苦難生民<br />
    在現實困頓中有一個心靈的避風港,文學史也多了一些精采<br />
    的不朽篇章,如果連這一點心靈的慰藉奢求尚且要剝奪,其<br />
    專制程度恐已遠過中國歷代君主了。<br />
    <br />
    解消否定古典名篇和暗諷古人,只要佐證紮實立論推理嚴<br />
    謹,原無不可,何必非要依傍古人踡伏在一言堂立論腳下,<br />
    可惜〈遠離桃花源〉雖已觸碰中國傳統價值核心和知識份子<br />
    尷尬處境,卻夾雜過多的主觀預設判準,也混淆了文學和現<br />
    實的曖昧擺盪關係,似乎未能深入人物的內心世界和歷史世<br />
    界去探索,立論或許酣暢痛快,但以強烈地淑世出發的春秋<br />
    大義責人,一個不小心就很容易掉入另一種一元價值觀的陷<br />
    阱。何況原文在史實上的謬誤破綻頗不在少,而且錯將後人<br />
    的詮釋當作陶淵明的原貌加以批判,似乎也犯了稻草人攻擊<br />
    的謬誤。<br />
    <br />
    話講回來,過度美化古人固然值得非議,但過度強調道德責<br />
    任感衡諸歷史經驗其實也有其危險性在,多少朝代標榜以孝<br />
    治天下,結果呢?道德也者徒然成了統治者的御用和迫害異<br />
    己的工具而已。在道德責任感的摧迫下,個人內在生命意識<br />
    不免有異化的危機,很可能淪落為一具乾枯的靈魂而已。個<br />
    人生命情調境界很難放在同一個爐子裡,也很難去論斷是非<br />
    高下,否則莊子豈非也成了歷史罪人,許多古人古事,如果<br />
    純以當代的眼界去觀看評論,恐怕都不知要擺在哪個位置才<br />
    好,當然這只是我個人看法,對北一女羅晴同學的文筆和才<br />
    氣,以及勇於挑戰世俗成見,我個人還是頗為欣賞的。<br />
  • 孫連成
  • 忘了加個篇名:試評〈遠離桃花源〉<br />
    <br />
    茲再贅數語。問題似乎可以分幾個層次來談:在現實地陰暗<br />
    面下,真實的陶淵明內心究竟有幾重世界?陶淵明的士大夫<br />
    身份(沒落士族?)、傳統社會中士大夫的社會責任與自我<br />
    期待、乃至士人的經濟來源等問題如何放在歷史脈絡中來思<br />
    考?如何去如實地同情地理解陶淵明在那樣的時空下的選<br />
    擇?如何適當地評價陶淵明的治才與品格?<br />
    <br />
    陶淵明的父祖固非陶侃嫡嗣,然則陶淵明為何放著好好的縣<br />
    令不當,偏偏要辭官歸田,自討苦吃?據說原因之一是不屑<br />
    迎督郵,督郵又是怎樣的人呢?把自家親妹妹嫁給郡守做小<br />
    妾而得此官職,行為令人不齒,陶淵明視之為小人。督郵<br />
    至,縣吏應正冠束帶見之,陶淵明慨嘆:「吾豈能為五斗米<br />
    折腰,拳拳事鄉里小人邪?(一說「折腰向鄉里小<br />
    兒」)。」表明詩人堅持理想不向現實低頭的心志,不願出<br />
    賣靈魂違背自己的真性情,在「飢凍」和「違己」的矛盾<br />
    下,他做了艱難的抉擇,賦〈歸去來辭〉見志,即使窮的只<br />
    剩下家門前的五棵柳樹「夏日長抱饑,寒夜無被眠」,生活<br />
    困窘到了極點,仍只求「衣沾不足惜,但使願無違」,不願<br />
    妥協於官場現實。<br />
    <br />
    相較於只要出賣良心違背道德便可換得衣食溫飽的古今官<br />
    場,為了撈頂烏紗帽,溜鬚拍馬者有之,重金行賄者有之,<br />
    搭上妻、妾(情婦)諂媚上司的鮮廉寡恥者有之,敝鞭撲逋稅<br />
    錢不恤民命者亦有之……陶淵明的遯逃亦自有其可愛處,這<br />
    是官僚體制與社會制度面的問題,卻也是每一位古代讀書人<br />
    的自我矛盾。宋代蘇軾將陶詩抄錄自勉,在晚年尤覺「深愧<br />
    淵明,欲以晚節師範其萬一。」原作者羅晴認為「只要有<br />
    心,入世也可以有出世的清明」,衡諸古今官場,這恐怕是<br />
    說來容易做來難了。<br />
    <br />
    即使只從經濟面考慮,一個清官怕也是很難當的,硬要當在<br />
    經濟上恐怕註定是個失敗者。道德力量有限,剛直不阿的清<br />
    官又未遭誣陷在歷史上怕是罕見。森林中有兩條路展開,陶<br />
    淵明選擇了人煙稀少的一條路,但卻也更能面對自己的真性<br />
    情,對陶淵明而言,世俗之人要怎麼看待就由他去罷。每個<br />
    人看待歷史都有自己的立場和視野,原作者羅晴能夠提出不<br />
    同流俗的見解,仍是難能可貴的。<br />
    <br />
    <br />
    <br />
  • 孫連成
  • 試評〈遠離桃花源〉 孫連成

    〈遠離桃花源〉文章一出,拍案叫絕者有之,揎袖攘臂為淵明討公道者有之,冷眼嘲諷者有之,「雖不能至,心嚮往焉」者亦有之,堪稱眾荷喧嘩。韓愈〈答劉正夫書〉言:「“文”貴在能自樹立」,而非一味依傍古人,拾前人牙慧唾餘,王國維《人間詞話》論及有我及無我之境時也強調「此在豪傑之士能自樹立耳」,就這點而言,羅晴同學能提出迥異流俗的見解,是值得擊節讚賞的。如果說「讀史漢可以下酒」,〈遠離桃花源〉對昏昏濁世又何嘗沒有振聾發嘳的警醒。

    不過如果再深一層去看,個人以為,重點恐怕不在於〈遠離桃花源〉原作者羅晴最後說了什麼,而是羅晴翻案文章背後隱含的價值意涵和道德預設, 也就是史觀背後似乎滲入過多的當代價值觀投影和個人主觀的歷史認知,對古人並不盡公平,對人物的深刻性複雜面以及理想與現實面的衝突糾結,以及歷史的實存背景,也似乎失之浮面觀察,而這些稍嫌激越的史觀究竟是如何逐步浸潤形成,恐怕更是一值得探討的課題。記得單兆榮老師曾經說過,歷史人物的血肉靈魂在老師點滴的銓釋裡,或在與學生討論思辯的過程裡,但何以北一女與南女學生在面對同一篇文學作品以及相同歷史人物,卻出現截然迥異的評價表述,恐怕仍與個人的人生經驗以及問學思辯開展歷程有關。

    對中國隱士的道德命題判斷的確是一個有意義的問題,觀點紛呈乃意料中的事,但一切恐怕仍須放在當時的歷史背景架構中來理解,否則率爾臧否月旦人物,難免流於價值觀的各自表述,或主觀情緒的宣洩。誠如清華大學張元教授在某篇專論所云,史論有其嚴謹、精審、細密的一面,如果能先蒐集豐富的資料再來進行深入的分析與論證,進而提出一個精彩的論斷,展開與古人的對話,可能會比一昧的激烈情緒訴求或質疑更來的深刻和有說服力......

    〈遠離桃花源〉原作者羅晴大體上肯定陶淵明的文學成就,卻大加撻伐陶淵明的為官態度及人品,這正是最大的弔詭所在。誠如某些論者所云:「我們可以拿衡量政治家的尺來衡量一個哲學家或文學家嗎?」,何況在中國古代文人身上,人格和文學風格恐怕是很難截然劃分的(請參閱李長之《司馬遷的人格與風格》),許多精采甚至不朽的文學篇章,都是在經歷人生困頓滄桑和深邃世事感悟後撞擊出的,司馬遷如此、王羲之〈喪亂帖〉如此、李後主如此、蘇軾〈寒食帖〉亦然,恐怕還可以列出一長串的清單,如果作品背後沒有一顆溫熱的心、真實澎湃的情感和美的觀照,作品剩下的恐怕只是淡然無味的文藻堆砌而已,何來磅礡大器可言,又何能感人肺腑賺人熱淚?抽離甚至否定作者的個性人品,純然抱著純文學的態度欣賞作品本身,如「新批評」所持論調一般,有可能嗎?縱有可能,這樣的欣賞真的能進入作品的內在世界探其神髓乎?如樓上同學所云,陶淵明的率真地個性或許不值得被歌頌,陶淵明的處事態度或許不足為法,但輕率的否定恐怕仍是有待斟酌的,至少陶淵明在人格及詩文風格上乃是真誠地面對自我,並沒有去出賣自己的靈魂。

    在當時的歷史情境下,古人為何會做出那樣的抉擇,也就是古人生命的實存感受,可能需要更多同情的了解,史家柯靈烏嘗謂:「了解一個時代的歷史,必須進入那個時代,以當時人的思考方式來看歷史」。時人和後世的評價透顯何種玄機,陶淵明的形象和評價在歷史上曾經數度轉換,視角轉換背後究竟透顯何種歷史意義,這些可能都有賴史料的細膩爬梳和深沉壯闊的思考來解答,而非空想臆測吧。

    在時局混亂政治黑暗的前提下,淑世與避世原就是道德上的兩難抉擇,也涉及時代氛圍和當事者思想背後的儒道傾向,果如羅晴所言,或許中國歷史多了一些勤奮孜勉的小吏,做一些上級長官要求的違心之事,如被迫去宣揚那搜刮民糧、耗損國力的五斗米教之類,也或許生民少一點痛苦,社會少一點亂象,但也可能少了一些精采的生命典範,照耀萬古長空,讓後人追慕嚮往,滌淨因世俗喧囂而蒙塵的心靈。文學也好,生命也好,當現實關懷和終極關懷如果發生牴觸時,在價值天平的衡量上究竟孰輕孰重?就回歸真實的我(本真)而言,淵明似乎並未背離人之所以為人的意義和價值。

    如果將陶淵明歸到不負責任的隱士其實也不無商榷餘地,畢竟陶淵明絕非一消極的「隱者」而已,否則就不會有大量的田園文學傳世,開創另一種生命和文學典型,對照當時文壇的尚華靡(駢四驪六),陶淵明在歷史上其實沉寂了很長的一段時間方受重視。危危東晉或許少了一位以蒼生為念「解民於倒懸」的官員,昏昏濁世或許少了一位以撥亂反正澄清天下為己志的知識份子,但浩浩文學史卻多了一篇令人低迴流連的歸去來辭以及不勝嚮往的桃花源記。 桃花源究竟是誰的桃花源或有爭論,但畢竟讓廣大苦難生民在現實困頓中有一個心靈的避風港,文學史也多了一些精采的不朽篇章,如果連這一點心靈的慰藉奢求尚且要剝奪甚至摧辱,其專制程度恐已不下中國歷代君主了。

    解消否定古典名篇和暗諷古人,只要佐證紮實立論推理嚴謹,原無不可,何必非要依傍古人踡伏在一言堂立論腳下,可惜〈遠離桃花源〉雖已觸碰中國傳統價值核心和知識份子尷尬處境,卻夾雜過多的主觀預設判準,也混淆了文學和現實的曖昧擺盪關係,似乎未能深入人物的內心世界和歷史世界去探索,立論或許酣暢痛快,但以強烈地淑世出發的春秋大義責人,一個不小心就很容易掉入另一種一元價值觀的陷阱。何況原文在史實上的謬誤破綻頗不在少,而且錯將後人(如教材及課堂上)的詮釋當作陶淵明的原貌加以批判,似乎也犯了稻草人攻擊的謬誤。

    問題似乎可以分幾個層次來談:在魏晉汙濁的現實陰暗面下,真實的陶淵明內心究竟有幾重世界?陶淵明的士大夫身份(沒落士族?)、傳統社會中士大夫的社會責任與自我期待、乃至士人的經濟來源等問題如何放在歷史脈絡中來思考?如何去如實地同情地理解陶淵明在那樣的時空下的選擇?如何適當地評價陶淵明的治才與品格?

    陶淵明的父祖固非陶侃嫡嗣,然則陶淵明為何放著好好的縣令不當,偏偏要辭官歸田,自討苦吃?除了對熱衷五斗米道信仰的江州刺史以及宦場黑暗的失望不滿外,據說原因之一是不屑迎督郵,督郵又是怎樣的人呢?把自家親妹妹嫁給郡守做小妾而得此官職,行為令人不齒,陶淵明視之為小人。所以當有差役大搖大擺的通知當時堅拒不入此五斗米道的淵明,趕快整束衣冠去見官職比他還低的狐假虎威的鄉里小人時,淵明就只好帶著傲骨辭官歸家了,詩人以具體行動表明堅持理想不向現實低頭的心志,不願出賣靈魂違背自己的真性情,在「飢凍」和「違己」的矛盾下,他做了艱難的抉擇,賦〈歸去來辭〉見志,即使窮的只剩下家門前的五棵柳樹「夏日長抱饑,寒夜無被眠」,生活困窘到了極點,仍只求「衣沾不足惜,但使願無違」,不願妥協於官場現實。

    妳當然可以如清代焦循批評古代諸多隱士「吟詠風月則有餘,操天下之柄則不足」,甚至更有人質疑「社會上有一二個陶潛,或者有人覺得有趣,或者可以出賣清高;若有了十萬個陶潛,那就不知要糟到什麼程度,亂到什麼程度」頗可以和原作者羅晴的「我真慶幸中國歷史上只有一個陶淵明,不然大家都這樣率真自然,早被五胡徹底殲滅了!」遙相呼應。但相較於只要出賣良心違背道德便可換得衣食溫飽的古今官場,為了撈頂烏紗帽,溜鬚拍馬者有之,重金行賄者有之,搭上妻、妾(情婦)諂媚上司的鮮廉寡恥者有之,敝鞭撲逋稅錢不恤民命者亦有之……陶淵明的遯逃亦自有其可愛處,這是官僚體制與社會制度面的問題,卻也是每一位古代讀書人的自我矛盾。宋代蘇軾將陶詩抄錄自勉,在晚年尤覺「深愧淵明,欲以晚節師範其萬一。」原作者羅晴認為「只要有心,入世也可以有出世的清明」,衡諸古今官場,這恐怕是說來容易做來難了。

    即使只從經濟面考慮,一個清官怕也是很難當的,硬要當在經濟上恐怕註定是個失敗者。道德力量有限,剛直不阿的清官又未遭誣陷在歷史上怕是罕見。森林中有兩條路展開,陶淵明選擇了人煙稀少的一條路,但卻也更能面對自己的真性情,對陶淵明而言,世俗之人要怎麼看待就由他去罷。每個人看待歷史都有自己的立場和視野,何況多元社會下的價值觀原本就是交涉互迸的,〈遠離桃花源〉原作如果說有什麼可以挑剔的地方,恐怕還是在於過度化約歷史人物的人品及內心世界實存感受從而加以揶揄,也就是電影《英雄》裡所說的:「把一個人想簡單了」,原作者有意無意忽略淵明內心的儒道情懷糾葛以及對魏晉當代回歸自然和田園此一主題的真切回應,然則魏晉的「個人自覺」恐怕仍須放在當時的時代脈絡中來理解,其時代意義方能豁顯(注:請參閱余英時《中國知識階層史論‧古代篇》,聯經出版)。

    話講回來,過度美化古人固然值得非議,但過度強調道德責任感衡諸歷史經驗其實也有其危險性在,多少朝代標榜以孝治天下,結果呢?道德也者徒然成了統治者的御用和迫害異己的工具而已。在道德責任感的摧迫下,個人內在生命意識不免有異化的危機,很可能淪落為一具乾枯的靈魂而已。知識份子的使命感在儒家思想薰陶下也很容易導出「以天下為己任」的情懷,結果往往在缺乏紮實雄渾的專業學術知識、豐厚實務歷練及對問題的深刻掌握下,閉門造車治天下,造成另一種災難。放眼台灣的教改及政壇亂象,恐怕和一群躲在幕後操縱「什麼都要插手管一下」的知識份子甚至御用國師難脫干係,所謂知識分子的使命感聽來不覺得諷刺嗎?所有的一切,都只成了統治者眼中的御用工具,徒見「工具理性」而已。知識份子的包袱未免太過沉重,鬧的古今文人憂傷之下投江的投江、墜馬的墜馬、絕食餓死者有之,鞠躬盡瘁過勞死者有之,甚至「平日袖手談心性,臨危一死報君恩」的愚忠者亦有之(注:請參閱《中國文人的非正常死亡》,究竟出版)。

    個人生命情調境界事實上很難放在同一個爐子裡,也很難去論斷是非高下,否則曠達自適寧可效泥龜「曳尾於塗中」的的莊子豈非也成了歷史罪人,許多古人古事,如果純以當代的眼界去觀看評論,恐怕都不知要擺在哪個位置才好。抱著欣賞和同情地瞭解古人的眼光,或許較能得其平,也或許更能挖掘古人內在生命精采的一面,當然這只是我個人看法,對北一女羅晴同學的文筆和才氣,以及勇於挑戰世俗成見,我個人還是頗為欣賞的。
  • 孫連成
  • 如何去看待〈遠離桃花源〉的評價問題 孫連成

    就〈遠離桃花源〉和讀〈遠離桃花源〉有感兩篇文本而言,北一女(羅晴)和台南女中(雷晉怡)兩造的關懷面向(文章背後的理論思維和價值觀預設)不同,所持論據也不同,對史實的認知和解釋也出現差異,但在論點表述及客觀證據呈現上兩者都犯了若干毛病,兩篇文章都過於主觀與偏頗,例如台南女中並非就點論點,而是訴諸情感鞭人傲慢,順便渲染帶有濃厚衝突理論(社會學)觀點的「弱勢者的悲哀」,北一女的問題則在於以儒家思想盤根錯節的觀點去批判陶淵明的老莊思想「消極避世」、「不負責任」(陶淵明真的是個遇事就逃的縮頭烏龜嗎?)。


    以下對〈遠離桃花源〉兩造的評價純係個人看法:如果就論點的原創性和批判性(比如批判教材與教育的強烈主觀及過度美化古人)而言,北一女較勝一籌;就懷疑精神和獨立思考能力而言,也以北一女較勝;就說理舉證和思路的清晰層遞而言,仍以北一女較勝,但也犯了不少史料佐證和思考的謬誤,台南女中的論證過於薄弱;如果就對歷史的同情地了解而言,則台南女中較佳,北一女則是把自己的價值觀套到別人(古人)身上,而且錯把老師(後人)的(美化)詮釋當作陶淵明的原貌加以批判。


    史家柯靈烏(R.G. Collingwood, 1889~1943)嘗言:「了解一個時代的歷史,必須進入那個時代,以當時人的思考方式來看歷史」,意思是看歷史的時候,要先想像情境,把自己擺在裡面,才能看到歷史人物的內心深處,進入深戲(deep play)的境界,才會看出深刻的東西,否則很容易把自己的想法或價值觀套在古人身上,價值評斷易犯下「時代誤置」以此範彼的謬誤。黑格爾也曾經談到你不能將不同時代的哲學思想單獨抽離(忽略不同時代的認知基礎)來討論對錯,因為這樣的思考方式是反歷史的,也就是說你不能將任何哲學家或任何思想抽離他們的歷史背景來做評論或評價,雖然隨著理性的漸進,時代較晚的哲學思想可能會比較有道理。


    我個人的看法是,所持的判準不同,評價也會不同。作為詮釋者,要跳脫屬於自己的視域,乃屬於不可能的舉動。當我們閱讀一篇文章(比如〈遠離桃花源〉),欣賞一件藝術作品,或是與人交談,我們總是在進行理解活動,也總是自我理解著。
  • timpani
  • 陶淵明的妻子及陶淵明的形象探討--遠離桃花源的延伸思考

    〈陶淵明的妻子及陶淵明的形象探討--遠離桃花源的延伸思考〉
    http://www.wretch.cc/blog/timpani618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