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友從台灣探親歸來,抱回個小小的竹盒子。長不到一呎,寬和高不過半呎,光光滑滑,精巧極了。 

    「保證你打不開,你如果打開,這盒子就送你。」球友把盒子遞給我。
    我上上下下檢查了一遍,連個縫都看不到,搖搖,隱約聽到?啦?啦的聲音。猜那八成像我以前在九份買的紅木盒子,有個插銷,只要拉出來,盒子就會開。可是怎麼都找不到插銷,又猜盒子邊上一定有縫,就用指甲去摳。才摳兩下,就被他搶了回去。

    「不要把我寶貝盒子摳壞了!三百塊美金在南投買的呢,而且老婆不出錢,是用我的私房錢。」一邊說,一邊把盒子翻過來、覆過去,再拍一巴掌,不知怎麼回事,盒子就開了。

    球友發出桀桀怪笑,得意極了:「哈哈!你認輸了吧!告訴你,這盒子是個小保險箱,但是它的機關藏在裡面,只要抱著盒子轉動就成了。你不知道密碼,當然開不了。」又大笑不止,笑彎了腰:「告訴你!我可是開保險箱的高手,從小就會開那種日本製的對號金庫。當你小時候,只敢偷你媽媽皮包裡的五毛錢銅幣時,你猜,我已經開保險箱偷什麼了嗎?」

受同學啟發,偷龍銀
    沒等我答,他先比出個手勢,用兩隻手圈出一個圓圓大大的形狀:「告訴你!我已經偷我老爸的龍銀了。龍銀你知道嗎?是比中國袁大頭還大得多的銀圓。很值錢的!」笑著指指我鼻子:「不過你也別傷心,因為你家由大陸到台灣,不會有龍銀,而且說實話,我小時候也摸過我媽皮包和我爸口袋裡的一毛錢、兩毛錢。直到高中才得到同學啟發,偷龍銀。」

    「啟發?」我一怔。

    「對!啟發。因為我上高中,遇到個很凱的同學,當我只買得起小包牛肉渣的時候,他吃大塊牛肉乾;當我租漫畫書看的時候,他買整套武俠小說,大家都向他借,所以他成了老大。有一天我問他哪來這麼多錢,他先不說,我一直磨,他才把我拉到走廊柱子後面,從口袋裡掏出個大大圓圓的硬幣,小聲說那是龍銀。我問他怎麼弄來的,他說他挖來的。」

    「挖來的?」我問:「日本人埋在地底下的寶藏?」

    球友又怪笑了起來:「不是啦!哪有那麼神?他是從他老爸的錢櫃裡挖來的。那是個黑檀的木頭櫃子,前面掛了一把大鎖。我同學怎麼都打不開,他好聰明啊!居然把櫃子往外挪,從櫃子後面用菜刀一點一點挖。挖了個洞,再伸手進去掏龍銀。」

    「為什麼不掏別的呢?說不定有現款,多好用!」我問。

    「你笨!」球友一拍桌子:「我問你,你對你抽屜裡的鈔票清楚,還是硬幣清楚?你當然比較記得鈔票。而且鈔票是正流通的貨幣,隨時可能使用。龍銀卻是日據時代的東西,老傢伙們放在那兒十幾年,理都不理,當然偷龍銀比較不會被發現。而且他從後面偷,更棒!錢櫃前面的東西都紋風不動,所以他偷了半年多,都沒被發現。等到被發現,被他老爸打得半死之後,又有我跟上了。」指指他自己:「我是很有義氣的,他當年偷龍銀讓我分享,輪到我偷,我當然也讓他分享。」

    「你也挖你老爸的錢櫃?」

    「笑話!」他叫了起來:「我才叫真不簡單呢!我老爸不是用木頭錢櫃,是用日本保險鐵櫃,那可難挖極了!」

    「鐵櫃怎麼挖?」我問。

    「一樣挖,我也用菜刀。每次都得趁全家沒人,把鐵櫃往外拉,再蹲在後面一刀一刀小心砍,嘩!還真硬呢!我每次都累得滿身大汗,砍了十幾次,砍壞了三把我自己買的刀,才砍出一個小縫,以為能摸到錢了,卻從小洞裡跑出好多白粉。」

    「什麼?你家有海洛因?」

    「去你的!是一種石綿樣的東西,大概防火用吧!那粉末掉了一地,把我嚇死了,趕緊用漿糊和紙把縫黏上,再掃地,你知道石綿粉有多難掃嗎?那有點黏,掃半天地上還白白的。好死不死,我正掃,我阿嬤回來了,問我幹嘛,我說我在打掃。那天慘透了,為了這個謊,我把整個房間都掃了一遍。我阿嬤還對我老爸老媽誇我:長大了,勤快了!」

    「所以你沒偷到。」我說。

智開保險鐵櫃
    「笑話!」他又叫起來,指指自己:「你這朋友會那麼容易退縮嗎?我一不做、二不休,乾脆從前面動手,開對號鎖。我早注意我老爸老媽,開的時候先右轉三圈,再左轉兩圈,再右轉一點點,再一壓扳手就開了,我就偷偷看。最後那個號碼最容易,因為我媽開保險櫃找東西的時候,人蹲在櫃門口,我只要躡手躡腳過去,就可以看見門上轉盤停在什麼數字。至於第一個,也不難,我隨時保持警戒,看見老媽一去保險櫃,對第一個號碼,就故意去找她說話。所以第一個號碼也被我偷看到了。但是我老媽很鬼喲!她一定等我走了,才轉第二個號碼,而且我一靠近,她就停住,轉身盯著我,還用身子擋住轉盤。」

    「可見你信用不佳。」我笑道。

    「當然不佳!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逃學大王,頑劣出名的。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中間那個號碼,我照樣會找出來。我啊、一個一個號碼試,幾十個號碼試幾十次,啪!硬是被我打開了。那一刻,我才知道為什麼有人專偷金庫,因為那不只是偷啊,而且是跟自己挑戰,就像打高爾夫球,二十呎推桿,進洞的感覺。那時候我雖然不會高爾夫,但是看過『金銀島』,保險箱打開的那一刻,就像發現了海盜的藏寶,之興奮啊!而且……」他瞪大眼睛:「我家保險箱裡龍銀更多,一落一落。多!有個好處!」

    「什麼好處?」我問:「你比較發?」

    「你真笨!多,比較安全啦!因為一次拿一個,大人根本看不出來,所以我隔幾天就偷一個。」

    「你到哪裡去賣呢?」我又問。

    「我才不賣呢!我買。要漫畫書,就給店裡一個;要吃零食,也拿一個去。那些小店老闆都認識我爸我媽,但是他們照收,也不會吭氣,我後來知道他們最少賺一百倍。而且,我很鬼喲,我集郵,常常跟我老爸要他信上的各國郵票,集了十幾大本。」

    「你喜歡集郵?」

    「錯了!」他揚揚眉:「這是障眼法。因為我吃零食、買小說、貼紙、圓牌,對了!還有白雪公主泡泡糖的大畫片,那原本是要用很多小畫片才能換到的。我也用龍銀去買,買來一堆。難免被我老爸老媽看到,問我錢從哪裡來,我就說是我用郵票跟人交換的。他們想想,認為合理,就不再問了。但是……」

    球友突然停住不說了。隔了十秒鐘,才吸口大氣,又吐口大氣:「我愈偷愈心虛,因為保險箱裡的龍銀,一點一點往下縮,恐怕非被看出來不可。幸虧這時候,我老爸居然要我去診所幫忙。嘩!」他一擊掌:「多好的機會啊!我坐在診所門口,只管病人登記,沒病人的時候就做功課,旁邊管帳的小姐一離開,我就伸手去偷兩塊錢。沒辦法,錢哪!用慣了,不能沒有,沒錢會受不了。你說妙不妙,我老爸老媽居然以為那小護士偷錢,把她調到後面配藥,換成我管帳了。」

    「什麼?」這回是我叫了起來。

老媽早知道……
    「對!他們叫我管帳。兒子嘛!畢竟是自己人,信得過。」嘆口氣:「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管帳,反而不好意思偷了,因為我發現老爸看病,又是膿、又是血、好辛苦啊!而且用病歷和收費單對一對,很容易被發現。每天晚上我都一筆一筆把錢和帳簿交給老媽,所幸老媽很體諒,她總會從裡面抽一些零頭給我,說算是我的工錢。那是我賺的?!感覺跟偷差了十萬八千里。我可以理直氣壯去買東西,而且告訴每個死黨,是用我賺到的錢。從此,我只打工,不偷錢,一毛錢也不偷。又因為總在診所幫忙,學到不少,後來終於知道用功,進了醫學院。」他突然舉起那個小竹盒子:「你知道我為什麼買這盒子嗎?是為了紀念我爸我媽。十年前,我回去辦完老爸喪事,離開台灣的前一天,我老媽蹲在那保箱櫃前開對號鎖,搞了半天,打不開。叫我,說自從在銀行租保險櫃,已經太久沒開家裡的保險箱了,她老了,把號碼都忘了,然後……」

    球友又停住,笑笑:「她居然要我幫她開。我一下子怔住了。不知怎麼辦,想了想,沒說話,蹲下來對號,雖然幾十年過去,但大概當年號碼得來不易,我居然還記得,沒兩下就打開了。我媽進去掏東西,拿出一個戒指,說給我太太,又拿出十個龍銀,放在我手上。我實在憋不住了,問她怎麼知道我會開。我媽一笑,說當然知道,不然當年怎麼會叫我去診所幫忙管帳。」

    他把那竹盒子又翻過來、覆過去,拍一下,打開:

    「現在每次我開這盒子,都想到家裡的那個保險箱。想到我死去的老爸、老媽……」說到這兒,把盒子放下,他突然雙手摀著臉,哭了。


>>>>2006/8/1 中國時報 人間副刊


創作者介紹

佳文共享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