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位球友,最近返台探親歸來,送我十幾包筍乾。

「一毛錢也沒花,都是朋友送的。」球友說:

「自從我爸爸過世,十幾年沒回去,這次回老家,才知道我爸爸在鄉民心裡有多偉大。大家主動跑來歡迎我,送我各種土產,都說好感謝我爸爸在世的時候幫助他們,對大家那麼慈祥。」說到這兒,他突然笑起來:「天哪!我才知道原來我爸爸很慈祥。因為我從小就覺得他凶得要死,一點也不慈祥。我爸爸是受日本教育的,動不動就罵我,動不動就打我。沒錯!我小時候是頑皮,但也犯不著他那麼甩我耳光,可是……。」他又搖搖頭,笑道:

「可是有件事,我永遠不會忘。那時候我已經上初中了,像小學一樣貪玩、逃學。而且我不愛穿鞋,一出門就把鞋子藏在防空洞裡,再光著腳在田埂上跑,跑去村邊小攤子抽甜不辣,錢是從我媽皮包裡偷的硬幣,我媽糊塗,只會記紙鈔,不會記硬幣,所以我總有零錢用。然後,我就一邊吃甜不辣,一邊再繞田埂,跑到鎮上另一頭的漫畫租書店,租漫畫書看。我走田埂,因為保險不會碰上我騎腳踏車的老爸;我不穿過鎮上,因為我老爸的診所在那裡。」他得意地笑笑:

「所以啊!我從小學到初中,逃學不知逃了多少,漫畫不知看了幾百本,小學老師很會生孩子,一個接一個生,大概沒時間,也可能因為我的功課還過得去,不管我。所以小學幾年,我老爸都沒發現。可是沒想到初中不一樣了,有一天我又蹺課去租了一堆漫畫書,而且早早回家,躲在房間看。正看得入神,突然背後傳來沈沈的一聲『你在看什麼?』我嚇得好像觸了電,回頭,看見老爸一張脹紅的臉孔和冒著電光的眼睛。『你逃學,對不對?居然讓你老師找到診所來。』我老爸的聲音直發抖,我更抖得厲害。啪!老爸一把把我手上的書搶了過去,翻了翻。我只聽見後面唰唰唰翻書的聲音,突然聲音停了,聽見呼一下子,是我老爸狠狠吸口氣,根據過去的經驗,我趕快低下頭,閉上眼睛,張開嘴巴。因為我知道一巴掌就要狠狠打下來。我幾乎可以感覺他的手高高舉起,但是,一秒、兩秒、三秒過去,又聽見他長長吐了口氣,不!是嘆了口氣。接著一隻大手從我肩膀上越過,把我書包抓起來翻,找出裡面另外幾本漫畫書,我知道,完了!他一定會把書撕得片片碎,就像以前他撕我作業和考卷一樣,可是,又一秒兩秒過去,突然砰一聲,他把一落書扔回桌子,問『哪裡租來的?』這時候好死不死,我媽探頭進來,說我不是跟同學約好,要出去嗎?完了!那是我騙她的,因為我早就計畫好,先回來快快把漫畫看完,再出去把書還掉。怕我媽不讓我出去,所以先騙她跟同學約好。」說到這兒,他露出個闖了大禍的表情:

「我心想,完了!完了!逃學加撒謊,在劫難逃了!果然聽見我老爸問:『跟人約好了?』我直發抖,低著頭沒敢吭氣。後面突然安靜了,老爸老媽都沒說話,那安靜更恐怖,嚇得我到今天想起來還發抖。」他用手摸著胸口,又笑了:

「安靜了大概一分鐘,又聽見我老爸一聲嘆氣,說話了:『把書拿去還掉,我本來想把它全撕掉,但書是人家的。』我一下子解脫了,不知為什麼,下面一鬆,差點尿了褲子。趕緊抓著五本漫畫往外跑,才跑到門口,又聽老爸大聲喊:『回來!』我收住腳步,慢慢轉身,不知又要倒什麼楣,卻聽老爸說『跟同學約好,就得去,出了什麼事,都不能沒信用。』」他作成跑步的樣子:「我沒再敢跑田埂,而是沿著鄉下的土路跑。跑著跑著,聽見後面有聲音,回頭,是老爸騎車飛快地追來,我知道這下糟了!老爸是怕我媽攔著,故意把我調出來再狠狠揍一頓。我站在路邊,看著他,露出恐懼的眼神。卻見他唰一下子,從我身邊騎過去了,還撂下一句『看什麼看?我還得趕回去診所,天塌下來,也不能不管病人哪!』」球友聳聳肩:

「從那以後,他居然沒再打過我。也可以說是從那以後,我沒再犯什麼錯。所以我做了爸爸,從來不打小孩,因為我發覺我老爸那次的不打,比打的效果大太多了。尤其重要的,是他叫我還書,因為書是人家的;叫我赴約,因為要有信用;天塌下來,病人不能不顧,因為那是職責。這幾句話影響了我一生。所以,你有沒有發現我打球從不爽約。至於在醫院,如果病人多,就算晚上十點,我還沒吃飯,也一定小小心心地把病看完,才下班。」

我這球友的故事,很令我感動。而今每當氣急敗壞的家長說要狠狠處罰犯錯的小孩,我都轉述這故事給他們聽。


>>>>2006/6/14 中國時報 人間副刊
創作者介紹

佳文共享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