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獅、跳八家將、耍大旗,一群學生為打棒球拚命打工,台灣幾乎所有學校球隊都很窮,想靠體育向上的孩子,格外艱辛。

 報載東石高中的棒球隊為了籌訓練與比賽經費,什麼事都肯做:舞獅、跳八家將、耍大旗,跟隨媽祖遊行繞境,只要能賺錢,上山下海都去,看了令人心酸。有人問教練為何這麼辛苦撐球隊,他說,「多個球員,少個流氓」。壯哉!這句話非常的對,孩子的精力若有正向出口,就不會為非作歹,一個國家的錢如果不用在教育上,一定用在監獄上,尤其球隊要求的是紀律、毅力和團隊精神,這正是我們希望的二十一世紀公民品德。

 既然學生是國家未來的希望,政府為何不把錢用在支持球隊、訓練學生體能、培養耐力和毅力上呢?台灣幾乎所有球隊都很窮,公家沒有預算,要家長會支持,若家長會沒錢,就出賽不了,即使成行,也無錢買球衣,學生穿著募來的雜牌球衣上場。但球衣不只是衣服而已,它還有團隊認同、學生的驕傲在裡面,因為它代表的是一個同儕認可的能力。

 德智體本是培養學生的三個主軸,缺一不可,政府不可用沒有錢為理由,只買軍購,不給教育經費,軍艦大砲買來還是要人去操作,如果兵的素質不好,再精良的武器也枉然。明朝,王守仁平了寧王之亂後,遭嫉。張忠、許泰故意要王守仁的江西軍出醜,叫他們與京軍校場比武,王守仁身先士卒,翻身上馬,三箭全中紅心,令要害他之人無話可說,王守仁允文允武歷史留名。

 國家教育的目標既是文武全才,為何不注重體育?看到我們學生窮成這樣,心中非常不忍,官員們口口聲聲說「窮不能窮教育,苦不能苦孩子」,為什麼老百姓眼睛看到的都不是這樣?他們上五星級飯店談「公事」,兩瓶酒就喝掉我教授一個月的薪水。政府只要撥一點出國拚外交的冤枉錢去培養球隊,再花一點錢舉辦全省比賽,社會的風氣就會不一樣。有目標,孩子會努力,有希望就不會沉淪下去。運動是很多弱勢孩子出頭的唯一機會,尤其愛打球的孩子往往是功課不太好,希望在球場上找到一片天,如果連這個機會都不給他們,我們會奇怪現在的社會愈來愈亂嗎?

 在金像獎電影「岸上風雲」中,馬龍白蘭度對他哥哥說,「我本來可以成材(I could be somebody),但是因為你叫我拳擊賽詐輸,我現在只是個小混混(bum)而已。」失去一個機會,人生從此不一樣,令人擲筆三嘆。我們一定要給所有孩子揚眉吐氣的機會。

 《戒石銘》曰,「爾俸爾祿,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難欺。」現在台灣政治腐敗,高鐵、ETC、台肥、金控,隨便那一個弊案的錢拿來好好用,全中華民國的學生就有球衣可穿,有球棒可用,有球賽可比了,不知執政者是否有下民易虐,上天難欺的警惕?

>>>>天下雜誌 2006.05.10/ 第346期
創作者介紹

佳文共享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