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蕭先生是我敬佩的詩人之一,但對於他4月30日在貴刊「火星文與簡體字」一文裡談論火星文的意見,我則有些不同的看法。

正因為語文是傳情達意的工具,所以才不能各傳各的情,以免達錯意。普羅大眾通通是進行重要認證的評審,而語文的發展,從口語入到辭彙是多麼漫長的道路,「市場機制」自然會決定誰光榮留下、誰淘汰出局。因此走到二十一世紀,我們得靠註釋來了解「阿堵」或「荼首」,但連三歲小孩都知道「咖啡」或「壽司」,這就叫作「約定俗成」。 

依照這個標準,現今火星文成俗了嗎?那就要先問:究竟誰懂火星文?

乾隆帝筆揮「虫二」,群臣一頭霧水,只能等慧黠的紀昀公布答案:「風月無邊」;塞北使節進獻糕點,曹操寫下「合」字一走了之,也只有聰敏的楊修膽敢吃下以符聖令:「一人一口」。這些故事雅則雅矣,絕不能成為溝通的方式,偶為韻事可也,天天這麼猜,不死也半條命。而如今的火星文,出招接招的是乾隆曹操紀昀楊修之輩,原來小眾才懂火星文,此宜寫入故事書以資談笑;而市場機制精選過的,才擺到日升月落裡給大眾來活用。

《文心雕龍.隱語》曰:「讔者,隱也;遁辭以隱意,譎譬以指事也。」

古人喜歡以隱語來挑戰他人的才智,解謎的人花心思拆合文字,方能猜出其中奧意,文字遊戲的成分居多,要說「傳情達意」,尚有地球到火星的距離。更何況很多語彙的簡省還要配合當下的情境,才能正確明瞭對方的意思,於是你問我答外加實物實境,老闆就知道「我的脖子要剁、屁股要塗辣」。

>>>>2006/5/5 中國時報人間副刊


創作者介紹

佳文共享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