礦坑塌了,有人陷在無邊的黑暗裡。

「睡覺吧!這樣可以多撐兩個小時。」

「不行睡,一覺下去就醒不來了。」

這之中,只有啞巴默默地掏出口袋裡的紙筆,沙沙地不知道寫些什麼東西。當大家還在爭吵時,啞巴已經將寫好的紙條細細摺疊好,放進胸前的口袋裡。

有人問啞巴:「喂,你寫了啥?」

有人替啞巴回答:「除了遺書,還能是啥?」

最後大家終於有了共識:「他奶奶的,這個死啞巴是對的,我們必須把最後的話寫下來!」

黑暗中,大家開始寫信,寫著寫著,突然有人問:「待會兒,誰躺最前面?」為了這個問題,大家又吵了起來。

三天後,人們從凌亂交疊的屍身判斷:意外來得太快,他們連一句話都來不及留下。至於啞巴身上為什麼會有遺書,人們始終不得其解。

>>>>2006/3/9聯合報聯合副刊


創作者介紹

佳文共享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張嘉恩
  • VERY GOOD<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