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是自日本名導黑澤明以來最熱門的亞洲人

從《臥虎藏龍》到《斷背山》,Ang Lee這個名字成為好萊塢電影王國的新寵,也是一個異數,在奧斯卡漫長的七十八年歷史中,還沒有一位亞洲人,甚至外籍電影專業人士能如此受到重視。從去年十月以來,《斷背山》有如一股狂流席捲國際大小影展,特別是在相當自傲及保守的美國影壇,《斷背山》勢如破竹連獲紐約、芝加哥、波士頓、舊金山、洛杉磯影評人協會最佳影片及導演獎項,接著屬於好萊塢最專業的組織如製片人協會、編劇協會、演員工會、導演協會也都不見外的連續頒獎給李安及《斷背山》,這也難怪喬治克隆尼在演員工會SAG的頒獎典禮上,相當酸溜溜的以髒話調侃李安,史帝芬史匹柏也報怨電影公司給李安較多的宣傳機會。事實上也是如此,李安可能是自日本國際名導黑澤明以來媒體最熱門的亞洲人。

當李安在六十三屆金球獎贏得最佳導演獎,從克林伊斯威特手中拿到獎盃的片刻,他的表情顯得有點激動,脫口說出:「我真不敢想像我會從這位大人物手中接到這個獎項,我的天呀!」想想看,克林伊斯威特從影五十多年,擔任導演的就有二十九部影片,也不過在奧斯卡拿過兩次最佳影片及最佳導演獎,其中一次是去年奧斯卡最佳影片《登峰造擊》(Million Dollar Baby),還有一次也是經典西部片一九九二年的《殺無赦》(Unforgiven)。對李安來說,他在美國影壇的經歷可說是新手上路,但是也表現了美國電影工業是多少年輕人尋找電影夢的起步之處!每年好萊塢製作上千部各類型的影片,多少電影從業人員在為全世界提供影像的視覺娛樂,而能搭上奧斯卡列車更是電影人夢寐以求的想望,據美國影藝學院統計,今年報名參加奧斯卡各獎項提名的共有三一一部影片,想想看要從三一一部影片中脫穎而出,入圍只有五個名額的不同獎項,是何等的困難,而能贏得最佳項目又是難上加難,於是我們可以在頒獎典禮上看到高潮迭起,人人有希望但又人人沒信心的精采畫面,這也是奧斯卡頒獎典禮相當吸引全球電視觀眾的重要原因。

奧斯卡評審制度的安全性及保密性滴水不漏

奧斯卡的評審制度是相當特殊而公平的,它不像金馬獎或歐洲三大影展的評審團制度,可能少數幾位評審委員就可改變部分得獎的結果,奧斯卡評審委員是由美國影藝學院(The Academy of Motion Picture Arts and Sciences)所屬各專業學會會員直接參與投票,目前演藝學院共有十四個專業組織,包括演員、導演、藝術指導、攝影、音樂、剪輯、製片、編劇、音效、行政、公關、視覺效果、短片及動畫等專業組織,每個會員在自己所屬專業項目選出最佳入圍影片及編導演或技術人員。今年參與投票的會員共有五七九八人,其中評審人數最多的獎項是演員項目,共有一二六○人參與投票,可見競爭之激烈。奧斯卡投票期限自美西時間二月八日到二月二十八日截止,參與評審之會員可選擇在家觀賞入圍影片的DVD或持票券到住家附近的戲院觀賞,演藝學院在二十八日收到所有投票名單後,便密封交由會計公司作電腦統計作業,直到頒獎典禮前一小時才由保全人員送到頒獎現場,其安全性及保密性滴水不漏,這也是奧斯卡相當自傲之處。

不只如此,連奧斯卡小金人,這五十座由二十四克拉純金打造,重8又1/2磅、高13又1/2吋的獎座,二月分在紐約時代廣場展覽結束後,將由聯美航空專機運到好萊塢展覽,直到頒獎典禮前夕才由專人運到典禮現場,這些精緻細密的前置作業,都是為了打造一個完美而無任何缺失的頒獎典禮,讓全球五十餘個國家同步觀賞美國電影文化的驕傲。從一九二八年第一屆奧斯卡頒獎典禮到去年第七十七屆,美國影藝學院一共頒發了二五七八座小金人,讓小金人幾乎成為一座座象徵美國電影的最高榮譽,也是美國電影工業傲視全球的表徵。

今年入圍奧斯卡的各類型影片相當具話題性

但是似乎也有許多文化及知識菁英對好萊塢電影文化持保留態度,也對商業走向及大美國意識形態的文化侵略有所微詞,其實每年片產達千部的美國電影也在宣傳世界各地的地域文化,例如《藝伎回憶錄》,雖然在金球獎中章子怡未能如願獲獎,但該片卻得到奧斯卡六項提名,這部影片由名導勞伯馬歇爾執導,三位傑出華語女演員鞏利、楊紫瓊、章子怡合力演出,大師約翰威廉斯(John Williams)及馬友友參與配樂,讓該片在世界各地引起相當大的迴響。

當今年金球獎將最佳外語片頒給巴勒斯坦影片《天堂此時》(Paradise Now),顯示好萊塢似乎還保有一些人道批判性;當美伊戰爭讓布希總統聲望大跌之時,也只有美國導演麥克摩爾(Michael Moore)自資拍攝反戰紀錄片《華氏911》,讓全世界反戰人士一吐心中之塊壘。

於是,當每年奧斯卡宣布入圍影片片單時,也表現出美國主流電影文化對國際事務,以及對國內政治、社會的觀點。特別是二○○五年,也就是第七十八屆奧斯卡的五部最佳影片入圍電影,代表了何種不同於以往的意義呢?據美國各大媒體的影評人表示,今年入圍奧斯卡的各類型影片是多年來水準較高而相當具話題性(topic film)的一年。

《慕尼黑》反省一九七二年
奧林匹克運動會的一場政治屠殺事件

最近幾年美國處於後美伊戰爭時代,美國民眾開始關懷世界及國內事務,也對政治人物的錯誤決策及人格污點感到失望。史帝芬史匹柏說:我們必須停止關心商業票房上的數字,因為作為電影人,我們必須對這個世界及人道主義有更多的貢獻。不錯,史匹柏選擇了《慕尼黑》(Munich)的題材,就是反省及批判發生在一九七二年慕尼黑奧林匹克運動會的一場政治屠殺事件,該次事件中有十一位以色列運動員被巴勒斯坦游擊隊殺手在大會宿舍槍殺,引起國際高度重視,並使得以巴關係瀕臨戰爭邊緣。為了忠實於歷史,史匹柏在九個中東及歐洲國家拍攝外景,重建電影場景,是一部具爆炸性話題的電影。

《柯波帝:冷血告白》
掀起美國社會研究犯罪心理的熱潮

再看一個傳奇性的人物──楚門柯波帝(Truman Capote),一位有同性戀傾向的新聞記者及作家,一九六七年他的一本紀實小說《冷血》(In Cold Blood)被搬上銀幕,引起美國社會相當大的震撼,因為該片細膩的描寫了發生在堪薩斯州的一家四口滅門血案,兇手是兩位二十幾歲的年輕人,只為了搶奪四十塊美金!導演班尼特米勒(Bennett Miller)將該社會事件改編為電影,重心卻放在作者柯波帝如何探討這件滅門血案,自己陷入兇手的內心世界,及面對死刑犯的無奈及恐懼。由於美國屢見槍殺事件,《柯波帝:冷血告白》(Capote)一片已掀起美國社會研究犯罪心理學的熱潮。

《衝擊效應》
讓種族議題又現奧斯卡

一部原先默默無聞的社會寫實片《衝擊效應》(Crash)突然在國際各大影展嶄露頭角,英國影藝學院金像獎BAFTA讓該片和《斷背山》同獲九項提名,而美國演員工會頒發最佳影片給Crash也讓人跌破眼鏡。這部小成本的電影片段式的描寫洛杉磯市的種族問題,每次高速公路的撞車意外,下車理論的都是講不同語言的白人或有色人種,其中牽涉到一對有白人優越感的檢察官夫婦,一位白人警察藉臨檢性侵黑人婦女,黑人警察調查被誤殺的年輕胞弟,拉丁籍的女警員卻騙男友自己為正統美國人,一位開雜貨店的伊朗移民,由於九一一事件飽受冷嘲熱諷,不得不以暴制暴(幾乎每個洛杉磯民眾都擁有槍枝自保)……故事性薄弱,卻點出美國社會永遠無法脫離種族問題之痛。《衝擊效應》入圍最佳影片及導演,讓種族議題又現奧斯卡。

《晚安,祝好運》被認為是《斷背山》最大勁敵

今年奧斯卡最熱門人選除了李安之外,就是好萊塢帥哥喬治克隆尼,他本人就入圍三大獎項,包括最佳導演、最佳劇本及最佳男配角,而這部引領風騷的影片就是《晚安,祝好運》(Good Night, and Good Luck),影片將觀眾拉回一九五○年代黑白電視時代,也是美國保守主義最狂熱的麥卡錫時代。故事以美國三大電視網之一的CBS新聞節目的一群幕前幕後工作人員,如何堅持新聞理念對抗極右派的參議院主席麥卡錫,在公司高層及廣告商的壓力下,飾演節目製作人的喬治克隆尼不畏壓力,挑戰當紅的參議員,並藉由現場直播,面對面質問麥卡錫參議員。第一次媒體的自由主義大獲全勝,也奠定了CBS新聞自主的驕傲傳統。如果要談議題,《晚安,祝好運》是一部直接面對美國近代史的影片,在威尼斯影展及紐約影展出盡風頭,也曾被美國媒體認為是《斷背山》最大勁敵。

《綜藝周刊》百分之六十影迷
選擇《斷背山》為心目中的最佳影片

那麼李安的《斷背山》議題在哪?為何在眾多強片中脫穎而出?當然《斷背山》有同性戀議題,但這不是重點所在,重要的是李安顛覆了美國西部片的類型,拋棄了傳統西部片的符號,沒有騎兵隊,沒有紅番,沒有酒吧,也沒有妓女,更沒有男女的愛情,李安只是創造一個感人的同性相吸的斷背山之愛,李安用影像說故事,沒有煽情,沒有激情,一個夏天的牧羊生活延續了二十年的感情,偶爾的相約再重溫斷背山的足跡,家庭、妻子、愛女的負擔讓兩人世界更顯珍貴,李安讓戲劇高點低調處理,但給觀眾卻是無限壓抑,直到悲劇產生時還只是一張電報,及一通電話,艾尼斯取不走傑克的骨灰,只有帶走一件有斷背山氣味的夾克,仍舊貧窮,仍舊孤獨,大自然沒有改變,但為兩人生命改變了,只有掛在小窗前的牛仔夾克及斷背山風景卡片陪伴艾尼斯走完餘生,一句話:「傑克,我發誓……」結束這一部屬於李安心中的《斷背山》。八項提名平均分配在藝術及技術獎項,最佳影片、導演、男主角、男配角、女配角、改編劇本、原著音樂及攝影。對李安而言,他不願觸及社會議題,他只關心人性及真情,而這個單純的議題卻是美國社會最需要的topic。

五部入圍的影片都在導演、編劇、男女主角項目同時入圍,相當平均,但據美國《綜藝周刊》唻Variety啀民調顯示,百分之六十的影迷選擇了《斷背山》為心目中的最佳影片,與其他四部差距相當大。這絕非偶然,李安創造了一個《斷背山》的奇蹟,讓全世界都知道一位來自台灣的導演拍了一部不是西部片的西部片,而奧斯卡毫不見外的讓這部只花費一千三百萬美金小而美的《斷背山》贏得八項入圍。在這方面我們似乎不再懷疑以往奧斯卡所給外人保守、本位、商業取向的印象,因為奧斯卡的評審委員開始關心世界,關心社會,關心人道,關心人類的大愛,這不是好萊塢迷失已久的電影心靈角落嗎?

>>>>2006/3/5聯合報聯合副刊


創作者介紹

佳文共享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