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很好玩,但不好看,」這是前台北市文化局長龍應台,對台北市所下的註解。

 的確,台北很好玩。

 由西向東行,從信義路一段到六段,不到十公里的路程內,想看表演藝術,可以到中正紀念堂旁的兩廳院。想吃美食,可以到永康街口旁的鼎泰豐。想運動散步,可以到大安森林公園。想逛百貨公司,可到台北101周邊的信義商圈。想走入自然,可以爬四獸山。台北多元的生活,可滿足不同需求的人。

 的確,台北不好看。

 從任何一個角度抬頭仰望,都可見到台北101大樓,突兀地高聳入天。平頭遠望,則是雜亂無章的廣告招牌,骯髒灰暗的建築外牆和鐵窗,與101相互「輝映」。

 台北也是一個包容力強,卻又不人性化的城市。

 由南向北行,從台大校園旁的新生南路一段到松江路底,不到十公里的路程內,無論是基督教、天主教的教堂、回教的清真寺,還是道教的行天宮,在老外眼中彼此衝突的宗教,竟可和平安詳地做鄰居,展現台北包容力強的一面。

 只是,走在騎樓或人行道,行人得隨時應付高低起伏的地面,還得像條蛇般地「之」字前進,閃躲任意停放的機車或商家佔用。這又顯示台北不人性化的一面。

 台北,既讓人愛,又讓人氣得牙癢癢。

道路有如停車場
 這個人均年所得超過一萬四千美元的城市,卻有第三世界般的交通。

 「和紐約與倫敦的地鐵相比,老外很愛台北捷運的乾淨與明亮,」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說道。但是,一走上地面,就對滿街亂竄的機車與計程車搖頭。

 捷運的出現,讓台北媲美國際大都會,但整個城市仍像停車場,道路擁擠不堪。

 根據統計,台北捷運自一九九六年三月通車以來,每年客運的人次,從一千多萬上升到去年的三億六千萬,達三十六倍。但小客車與機車數量未同步減少,小客車十年來增加約十萬輛,機車更增加了三十三萬多輛。

 「在台北市騎腳踏車通勤,根本是賭命啊,」蕃薯藤數位科技執行長陳正然說道。

 每日清晨六點,陳正然就趕著出門,走到木柵捷運站,坐到南京東路站後,再騎著放在捷運站的腳踏車,沿著人行道與小巷道,蜿蜒地騎到建國北路一段的辦公室上班。

 問他為何這麼早出門上班,只見陳正然穿著牛仔褲,牽著一輛中古黑色噴上不規則黃漆的腳踏車,苦笑說道,「通勤時間騎腳踏車,會吸入一大堆廢氣,達不到健身效果,汽機車根本不會禮讓。」

 「歐洲的城市,流行『Two B Family』(雙B家庭),一個家庭夫妻各有一輛Bicycle(腳踏車)。但在台灣,Two B卻變成Benz與BMW,」文化大學建築及都市計劃研究所教授李永展指出。

 不只腳踏車族通行不易,行人徒步的空間,也受到機車與汽車佔據。根據統計,十年來台北市的人行道面積增加有限,從一九九四年的二.四六平方公里,到二○○年只成長○.一四平方公里。

 「行人要在人行道上與機車爭空間,在巷道中,路邊停車又把行人擠到路中,以致機車搶奪案的發生地,大多在巷道,受害者幾乎是婦女,」紀惠容說。

 「只要哪一位市長解決了機車數量過多的問題,他就為台北市拔除掉一顆惱人的毒瘤,」中華民國企業永續發展協會祕書長黃正忠說。

 另一顆毒瘤,則是凌亂的廣告招牌與鐵窗文化。

 李永展舉例,某次走在台北街頭,聽到兩名外國人聊天。其中一名老外抬頭看著台北的大樓,納悶問著為何台灣人喜歡裝鐵窗,連樓高八層的住戶都裝。結果另一名老外打趣說,「中國人喜歡中國功夫,所以連鐵窗都可裝這麼高。」

 李永展說,自己研究建築這麼久,最痛心看到台北街道的建築,外牆釘滿了廣告招牌的鋼架、鐵窗與管線。尤其許多舊的鋼架生鏽、變形、廢棄,真的很像第三世界國家。

 都市景觀缺乏管理的結果,讓高所得的台北,都市毒瘤隨處可見。

 李永展認為,這顯示我們的民眾與政府官員,缺乏「空間美學」的概念。如何將台北「拉皮」變美,靠公民素養,更要靠首長的膽識。

看不出個性的城市
 邁向國際的台北,要在全球化的舞台佔一席之地,除了要靠良好的生活品質,更要有獨特的風格。現在的台北,是看不出個性的城市。

 「看到自由女神,會想到紐約。看到艾菲爾鐵塔,會想到巴黎。看到塔橋,會想到倫敦。看到紫禁城,會想到北京。但台北呢?是故宮?中正紀念堂?還是101摩天大樓?」陳正然問道。

 這幾年,雖然台北101摩天大樓已成為國外旅行團造訪台北,必定「朝拜」的地標。跨年倒數時,更成為台北人聚集,等待火光四射,互祝「Happy New Year」的繽紛景點,但這能否代表台北,許多人仍不禁有疑問。

 「101只是亞洲城市競逐摩天大樓高度的產物,複製著社會金字塔尖端的消費文化,其實無法代表台北的特色,」紀惠容質疑。

 「對老外來說,到了台北,就像到了no where,」陳正然指出。外國遊客來台北,要看的是台北與世界其他城市與眾不同的特色。

 時常接待國外NGO團體來台北的紀惠容,喜歡帶外國人到萬華龍山寺體驗台灣的廟宇文化,體驗台北的夜市小吃,或到圓山飯店享用精緻的中華美食。「某次龍山寺前八家將在表演,我的外國朋友好興奮,拿著相機猛拍照,」紀惠容認為,這才是台北特色。

善用優勢,台北會更好
 其實,在全球化的舞台,台北有很好的競爭條件。

 論自然環境,台北市有國外城市同時少有的多樣化自然風貌。

 黃正忠說,某次接待瑞士銀行副總裁來台北開會,對方竟然說,「台北很漂亮,」讓他嚇了一跳。結果這位副總裁說,台北有各式各樣的樹,有蜿蜒的河流,不像瑞士只有單一的樹種。「外國人如此欣賞台北的自然環境,但我們卻把河堤加得比監獄還高,」黃正忠感嘆地說。

 論地理位置,台北市位於東亞主要城市的中心。

 陳正然拿著GPS計算,從台北飛往上海、北京、香港、東京、首爾等地,航程都在四小時以內,離新加坡也只有四個半小時。他說,只要台北市的生活品質提升,雙語的系統建構完善,未來配合開放直航,絕對是東亞最適合居住的城市。

 論文化傳統,台北市是華人世界中,中華文化保存最完整的城市。

 龍應台認為,「台北若能認識文化上的優勢,超越政治上自我綁架的陷阱,就有突飛猛進的可能。」

 當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要綠化新加坡變成東南亞的城市花園;當韓國首爾市長李明博拆除道路恢復清溪川乾淨的面貌;當德國科隆市長施拉瑪以傳統的歌德式教堂為傲,角逐歐洲的文化首都;台北市民期待一個有國際觀又在地化,有魄力又有文化素養的城市CEO,讓二○一○年的台北更美好。



>>>>2006.03.01天下雜誌第341期
創作者介紹

佳文共享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