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顧校長、尊敬的王前校長,中共中央台辦陳主任,各位老師、各位同學,大家早安、大家好!聽到顧校長剛才的一番讚美之詞,套句北京人所說的話:聽到之後,忒可心了。

昨天天氣預報說可能今天有雷陣雨,但今天到清華大學看到不僅是風和日麗,而且是撥雲見日,這不就是大家所期望的兩岸雨過天晴、撥雲見日,這種期待是大家所共同的。

在今天楚瑜和我們親民黨的大陸訪問團特別到清華大學來,是因為明兒個要跟清華大學出身的胡錦濤總書記見面。在明兒個和他見面之前,親自來目睹執中國科技牛耳的清華大學,看看所謂「半國人才」的搖籃,我們親民黨所有的成員要向在這邊的老師和同學致上無限的感佩之意。

剛剛顧校長特別提到,在台灣有兩位政黨的主席,就是中國國民黨的連戰主席和楚瑜分別在「五四」的前後來到了大陸,又分別在北大和清華來演講,這是一項別具深厚意義的安排。因為「五四運動」的德先生、賽先生是中國人自省自強的開始,我們兩個人分別到德先生和賽先生的大本營來演講,正代表兩岸人民的共同期待,炎黃子孫出人頭地的共同願望。

走進清華大學的校園,楚瑜內心有無限的感佩,清華大學在民族的衰敗當中立校,在戰亂的廢墟中重新再生,以科學跟學朮來強國雪恥,造就了像胡錦濤先生和許許多多將近三百位以上的副部長的這些黨政要員,和眾多文、法、商、科技精英,持續推動整個中國的改革開放。清華確實是我們共同的驕傲!

不只是在北京,同樣的清華1955年在台灣復校,50多年來,台灣的清華也培養了超過35000位這些精英,他們不但在台灣的經濟發展和科技發展上扮演一些積極的角色,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更是在台灣稱之為矽谷、在大陸稱之為硅谷的台灣新竹科技園區佔有不可或缺的重要地位。

兩岸的清華近年來的交流更使「厚德載物、自強不息」的清華校訓成為兩岸推動改革發展的人民共同信仰的核心價值。所以不論是在大陸或者是在台灣,清華的校史正是中華民族百年以來由不而復、否極泰來的民族成長史,也是和解再生迎頭趕上的奮鬥史。所以,清華這個學校,我們用16個字來形容,叫做「一塊招牌,兩間店面,殊途同歸,自強不息」,這不正是兩岸當前的一個縮影嗎?

清華大學的經驗就是中西合成再生的經驗,西方科學務實的態度,跟中華文明的人本精神在清華巧妙結合。在這邊既有像王國維先生、朱自清先生等一流的文學大師,也有像李政道、楊振寧先生諾貝爾科學獎獲得者。基於20世紀初的慘痛教訓,我們徹底地認識了現實,瞭解世界趨勢,徹底自我檢討、徹底地在失敗當中學習,兼容並蓄的開始成長,迎頭趕上,開始超越。

這是一個從和解、和平到和諧、合作的一個成長過程。我們成長的方法是從消除誤解到瞭解,從瞭解產生諒解,然後從諒解找出方法來化解,由化解再產生可長可久的和解。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不但沒有吃虧,反而因此成長,而從中找到自我定位,重新取得民族的自尊。所以,清華的經驗就是全中國人最好的經驗。

從這段歷史我們瞭解到真正的和解不是原則立場的妥協,而是民族再生的一個開始。楚瑜抵達北京的時候講了一段話,歷史應該是一面鏡子,而不是一條繩子。鏡子讓我們看到自己的做為,看到前人的教訓,提醒自己不要犯同樣的錯誤,繩子是一種糾纏,讓過去的冤孽影響到現代人理性的思考,兩岸的歷史和未來千絲萬縷、千頭萬緒,正考驗著包括在座的所有的台灣和大陸的同胞們,能有更大的智慧,讓中國人共同處理自己中國人的問題。

我們要讀通歷史,就應該看清世界的大勢,全球化是人類社會一系列改變的開端,經濟全球化、區域整合化和和平基礎化,隨之而來的全世界無可抵擋的是要走向一個相互依存的「地球村」,對立和戰爭逐漸喪失了它絕對性的地位,和平是唯一合理的選擇,也是一切成長和繁榮的基礎。世界大同已經不只是夢想,而是必然的一個趨勢,沒有任何人能夠抵擋我們中國人用和平的方法來解決我們兩岸自己的問題。

另外,一個全球必須面對的必然趨勢,那就是中國的崛起。就在兩天之前的5月9日,這期美國新聞週刊News Week以「中國的世紀」來做封面,報道了中國近年來突飛猛進的成就。報道說改革開放的25年以來,中國成功的讓超過3億以上的中國人民脫離了貧窮。而去年美國最大的超市就是沃爾瑪,它是對美國貢獻有2%GDP的首富公司,在它的6000多個供應商裡面,有5000個是來自於中國,占所有供應商的80%。現在美國人學中文的急切程度超過學法文的。以往我們講電影,是美國文化的代表。但現在,中國的電影明星卻向美國輸出,在大陸有張藝謀,在台灣有李安,章子怡更是大家都認識。

所有的數據和事實都說明中國正在快速地崛起。15年以前,美國認為浦東的開發是不可能的事,但現在卻是亞洲金融的中心。歐美的經濟學者都認為,以這種幹勁和快速發展的程度,中國經濟的實力在2015年將超過日本,而且在2039年會超越美國,這是了不起的願景和共同成就。外國人對中國的崛起,是既羨慕又害怕的。其實,外國人所不瞭解的,中國人一向講求王道,富國的目的是為了立民。中華民族百年來深受帝國主義之害,所以強盛之後不但不會霸道,之後會更加的謙恭。而會柔以克鋼,這才是我們富強之後多向外國人展現中國人東方文化的特質。全世界都在等待東方這條巨龍能夠騰雲而起,但兩岸的中國人我們準備好了嗎?這就是我們今天要談話的一個主題。

現在是中華民族有史以來最繁榮、富足的時候,也是中國人擺脫百年屈辱最關鍵的時刻,因此,兩岸真正的敵人不是兄弟彼此,而是束縛了中國數百年的落後和貧窮。讓中國人掙脫落後和貧窮成為一個「均富」的社會,這才是海峽兩岸共同追求的目標。事實上,五十年以前,台灣就認清了貧窮才是發展最根本的障礙,分配不均才是讓國民黨政府撤退到台灣的主要原因,因此開始勵精圖治發展經濟,創造了台灣經濟的奇跡。

創造台灣經濟奇跡的經驗繫於同時維持「一高兩低」, 「一高」 ,就是持續的高經濟成長﹔「兩低」,就是低通貨膨脹、低失業率。同時,要維持穩定的物價水準和充分的就業,最後政府通過稅制和教育讓窮人有翻身的機會,力求維持較均衡的所得分配,整個的社會和經濟不但要使一部分人能夠富起來,更要讓所有的家庭都能夠富起來。

依照台灣的經驗,達成「均富」最重要的手段就是偏向於社會性和教育性。一方面讓每一個人都有公平的機會來攀爬社會的階梯,而另外一方面知識就是權力。也就是培根所說的知識就是力量,只要掌握知識,就不會一代一代、世世代代的受窮。舉例來說,蔣經國先生在執政台灣16年當中,1972─1988年,台灣每一個國民的所得從482元美金成長到5829元美金,成長了11倍。但是最高所得的家庭五分之一和最低的五分之一,當中的差距一直維持在4到5倍以下的水準。現在台灣有21項IT產品居於全球龍頭的地位,去年台灣這個彈丸之地,生產了4500萬台的筆記本型的電腦,佔全世界的71%。即使我們現在的經濟狀況有所起伏,但是台灣每一個人的國民所得一直能夠保持在12000元到14000元的水準。

台灣經濟的成長的主要原因是在於全球佈局運營的管理的能力和提高全球的競爭力,因此,近五十年的台灣和1978年改革開放以後的大陸,能夠成功地從貧窮翻身的原因,可以歸納為三個,那就是尊重市場、尊重專業、尊重制度。在這三個因素當中,資本市場和專業人才只能夠提供一時的突破,但制度的改革才能創造一個長遠和全面的成長。前任的WTO也就是世界貿易組織的祕書長、做過泰國副總理的素帕猜先生曾經說過,中國加入WTO之後,對亞洲各國最大的挑戰不在於貿易,而是制度的競爭,誰能夠在制度的改革上做得越快越好,才是真正的贏家。

而在可見的未來,兩岸在制度的調整上還有許許多多可以互通、互補的空間。比如說中鋼和台灣的產業合作可以作為大陸的參考,股市房市的過熱可化解降溫,而不是迅速破滅,兩岸共同維護的在台灣稱之為智慧財產權,大陸稱之為知識財產權來保障社會創新的功能,一起融入到國際,都是兩岸可以相互交流、相互學習的科目。

我特別在這邊要提到一位先生,就是溫世仁先生,這位在台灣土生土長的企業家,他不但文章寫得好,而且是一位慈善家。消滅貧窮才是最大的商機。他描寫他第一次到祁連山山下黃羊川,那是一個拍古裝片都不需要搭背景的地方,但是他帶領工程師一起努力,現在已經把黃羊川發展成為一個國際知名的會議中心。他過世一週年的時候,有上萬人排隊去弔祭。他的事例說明兩岸合作就是要能夠截長補短,分享經驗,相互幫忙。

解決我們對方的內在問題,面對國際的挑戰,我們不只是要有醫院和學校,更要把醫院和學校帶到農村去,帶到內地去。在台灣所做的一切的努力,讓每一個人都能夠享受現代化的設備,享有最基本的人權和照顧,這才是真正最貴的待遇。

所以我們要的是基本教育、基本建設和最重要的在台灣稱之為「基本班底」,在大陸稱之為「骨幹力量」,就像清華所培養出的學生一樣。

前幾天,楚瑜到南京,在夫子廟前面有一位老先生穿過重重的警戒跑到我們團員面前,說了一句話,他說「宋先生我們不要打仗」。我們共同要讓兩岸成為共同的市場、共同繁榮的市場,不需要打仗,是民族的需求,一個和平穩定的中國,是符合世界全球大家共同利益的事情。

趨勢大家都知道,但是有一條政治的「黑水溝」橫在海峽兩岸之間,使得雙方的交流不能這樣順暢,我們必須從歷史來瞭解這條「黑水溝」的形成,才能搭起和解和合作的橋樑。在歷史上,台灣常常被視為「化外之地」,許多福建、廣東的人民為了生存冒險來到台灣,那種艱難的過程一般人很難想像。在台灣史裡面,民間流傳著一條叫渡台悲歌,一開始的時候就說:「勸君莫要過台灣,台灣恰似鬼門關,千萬個人去無人轉,自生自死誰知難」。而客家人每個人都會唱的「客家本色」說,「唐山人過台灣,我要半點錢,唐山人過台灣,身上沒有半點錢。」他們每天過的日子就是拿著生薑蘸著醋吃,他們都沒有埋怨。這些先輩們能夠歷經風霜落根台灣,就形成了台灣特有的「台灣意識」。

甲午海戰以後,台灣就像一個家道中落,而被賣出去的養女,一個不爭氣的朝廷把台灣割讓給日本,日本人則把台灣當作殖民地50年。1949年,國民黨的部隊和家屬幾百萬人撤退到台灣,楚瑜跟隨父親就在這個時候登上了這塊土地,我們在這塊土地上落地生根,努力打拼,自己才深深體會出來「千萬個人去無人轉,自生自死誰知難」的那個含義。

那種既懷念原鄉,又扎根於現在家庭的一種心境。兩邊都是我們的家,一邊有我們的祖先,一邊有我們的子孫,沒有人會要去爭取一邊的認同而去放棄另外一邊,這就是各位大陸的鄉親,您慢慢去體會。

其實,大多數的台灣人既不否認自己是炎黃子孫,也信仰著大陸上面來的媽祖和關公,還有更多的神明來自於大陸。但是400年的疏離,100年的隔絕,50年的對抗,尤其是兩岸的不同制度讓台灣和大陸的隔閡越來越深。

請各位同學、大陸的鄉親不要把「台灣意識」跟「台獨」劃上等號。台灣意識是在長期的歷史脈絡中自然形成的一種認同台灣人跟地的一種情感,「台獨」是要把台灣與中國大陸徹底割裂的一種企圖。不可否認,台灣意識曾經被「台獨」所操縱,但是這種政治掛帥的手法反而混淆了台灣真正的心聲。例如為了「台獨」而認同日本人,不僅扭曲了歷史,也否定了台灣人,這是一小部分人狹隘的個人經驗,既丟了根,又拋了本,所以是根本不對。

拿我們親民黨來說,我們是一個在台灣土生土長的政黨,但是卻有著非常強烈的愛鄉愛土的台灣意識,是「台灣意識」,而不是「台獨」選項。我們也有著濃厚的華夏情懷,我們從頭到尾堅決反對「台獨」,我們一貫所強調的是:「台獨」是一條走不通的死路,而「台獨」也從來不是我們親民黨和台灣應該有的選項。

兩岸的未來必須奠基這種深入的相互瞭解,台灣人要多瞭解大陸的改變,而在同時我們也期盼大陸的同胞多瞭解台灣同胞的想法。兩岸應該要一中求同,從瞭解、諒解,然後去化解,最後和解來產生我們中華民族華夏子孫共生共榮的一個新的契機。

所有的中國人都記得我們在夏朝之初那個治水的故事,您還記得鯀用圍堵治水無功,而大禹用疏導使得水患不在。孔老夫子說過一句話,遠人不服則修文德以來之。

所以宋楚瑜要在這裡誠懇的呼籲,兩岸沒有必要再糾纏在歷史的恩怨中,兩岸已經疏離了幾百年,而開始密集的交往也不過是最近十幾年來的事。我們用一句台灣閩南話講,吃飯吃得太快會把碗咬破了。應該用耐心,用瞭解、用諒解誠實來面對歷史,務實地來策應未來,才能夠讓我們兩岸共享一個共生共榮的美好願景,關鍵的時刻就看我們在這一個月以來所做的天翻地覆的兩岸重大變化,讓我們有所期待。

簡單地講,兩岸的問題的根本解決之道既不是喊話,也不是武器,雙方的政治精英不願意見到人民生靈塗炭,不願意讓過去兩岸分別在幾十年當中努力的成果毀於一旦,那一顆仁民愛物之心以及對中華民族未來共同的期盼,兩岸只有把人民的幸福放在第一位,才能傾全力找出可以接受的可行方案。用一句我們清華這些學科學的數學的朮語來說,就是找出雙方的「最大公約數」,我相信我們有智慧找出兩岸的最大公約數。

從和解到再生的過程,絕對不會是短暫的,也不會是一帆風順的。李白有一首詩叫做《行路難》。行路難,行路難,多歧路,今安在。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我想兩岸的和平進程會起起伏伏,但是我們方案正確,我們抓緊腳步,我們有信念和信心,我們也有這個堅持,一定會像我剛剛到清華校園來的時候所講的,我們兩岸一定會撥雲見日。

大家都不會懷疑道路為何如此坎坷、艱難、多變,宋楚瑜跟好多關心兩岸的包括親民黨在內的人說,要提著腦袋去做。就是許多像宋楚瑜這樣的人,曾經不是親身的經歷過戰爭的戰火洗禮,也是體會了那些骨肉離別、離散的那些痛苦,或者是聽到父母在告訴他們子女這些過程的一些艱苦,我們不願意讓我們的下一代再告訴他們的下一代去講述這些血淋淋的經驗。這就是我們為什麼一無反顧的要致力於兩岸和平的原因。

最後,楚瑜願用八個字來形容楚瑜今天的心情,那就是:豐碑無語,行勝於言。那個豐碩很大的碑上面不一定要刻任何的字,而在清華的校園裡面,大家都看到的,就是在日晷上面刻的四個字,行勝於言。這不但是清華人的信念,也是所有中國人應該奉行的一個價值,它更是兩岸雙方在未來檢視對方誠意和善意的基礎。

事實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所以宋楚瑜要套用美國過去一位總統肯尼迪所說的一句話,不要光看我在大陸說了什麼,要看我們在台灣做了什麼。

 今天在座的每一位都是在為中華民族寫歷史,楚瑜深信,讓我們一起站在歷史的制高點,宏觀地看我們兩岸合作未來的願景。楚瑜把今天所講話的題目就定在「世界有多大、中國的機會就有多大」,讓我們一起掌握這個機會,攜手同心,腳踏實地,迎接一個為我們兩岸中國人共同的未來、21世紀的世紀。也就是我們剛剛所看到的,那就是中國人未來共同的願景,讓我們攜手同心,一起來努力。我們不會讓歷史說我們錯過了這個機會,我們不會讓他們失望,我們會加倍努力。非常謝謝大家。

問:很榮幸我是您的湖南同鄉。我提的問題可能有點尖銳,但這是我身邊的很多同學以及湖南的父老鄉親都希望得到答案的一個問題。您希望兩岸的關係,只要兩岸合作就一定能夠撥雲見日,向著好的方向發展。但是風雲總有變換的時候,「台獨」勢力不顧兩岸最大福祉,悍然去實施「台獨」,那您及您所領導的親民黨有何舉措?最後祝福您,希望您能成為無語豐碑上永垂青史的偉人。

答:謝謝您,從你的口音我也瞭解到我們湖南人也會講北京話。親民黨正在推動兩岸和平,我們希望把「四不一沒有」、「九二共識」等這些基本的原則和精神要成為我們台灣的一個法制的基礎。親民黨會跟中國國民黨結成戰略夥伴,那就是我們要共同的對「台獨」和可能讓台灣引起任何戰爭和災難的任何事情,我們要有效的來處理這個事情。

但是更大的層面,我們要到各地方去宣揚,那就是熱愛台灣這塊土地是理所當然的,愛鄉愛土是對的,但是「台獨」是一條走不通的路,我們要用更誠懇、更大的誠意向全台灣的鄉親們去說明,那就是我們要務實的來面對未來,兩岸必須結合起來,不要再把這麼好的機會錯失了,那就是兩岸互助互補,是互利的一個行為,是大家都有好處。

最重要的是第三點,那就是讓我們下一代的子孫在很多的這些教材和教育體系中能夠深切的瞭解到,我們是系出同源。兄弟可以吵架,但是不可以改姓,不可以忘掉那個老祖宗。就像台灣的閩南四合院一樣,有東廂房、西廂房,平常妯娌會吵架,但是在三節時都會到中間的祖宗牌位上拜拜,讓我們家和萬事興,我們會去做這三件事。

問:請問宋先生此次大陸之行結束之後,您回到台灣的土地上將帶給台灣民眾最大的信息或者你最想跟他們說的一句話是什麼?

答:我回到台灣第一句話想說的是,我回來了,我帶了大陸鄉親的友情和和平的這些願景,希望他們能夠瞭解到,大陸的鄉親跟我們一樣,都希望和平,而不希望戰爭,只要我們能夠好好的嚴守住那個根本的立場,就是我們都是炎黃子孫,我們兩岸都是一家人。台灣只要做到這一點,大陸的鄉親願意跟我們一起共生共榮,一起創造共同繁榮的未來,我會把這個話告訴我們在台灣的鄉親。

問:剛才您談到以後是中國世紀,您的願景很讓人鼓舞,談到兩岸共同目標就是發展經濟、共同繁榮。但是陳水扁在日前接受媒體採訪時提到他拒絕大陸方面提出的減免部分水果關稅的善意的禮物。請問目前來講,阻礙兩岸經濟交流最大的障礙是什麼?是什麼阻礙我們成為共同的繁榮的世界的市場?

答:謝謝你剛才提出來這樣一個非常具體的問題。其實這個最具體的問題用一個最概念性的答案就可以說明一切。我曾經說過,想通了就一通百通,沒有想通才會把對人民有利的事情不去做,這才是非常奇怪的事情。所以基本上是因為心有掛礙,只有恐怖,所以才會有顛倒夢想,這是《心經》上所說的話。因為心裡面在胡思亂想,心裡面沒有想通,心靈不通,才會把這麼對台灣人民有利益的事情不去做。

何止農產品,兩岸三通對很多台商來講是非常重要的誘因和減低成本、雙方互利的好事情,能夠把這些事情好好去做,絕對是有利的。所以你剛才所說的不就是我們現在親民黨和國民黨很多「立法委員」將要和正在做的,只要大陸宣佈之後,我們透過我們的政黨在「立法院」,我們會要求政府要照顧人民,政府是為人民的利益而存在,人民不是為哪一個政黨選舉做啦啦隊的。這是我的看法。

問:很多報道中說您,青少年時您是喜歡安靜,不喜歡社交的人,為什麼您在成年之後在台灣很複雜的政治環境中做政治家這樣一個職業?您在台灣從政幾十年,可以說歷經風雨,在做政治家這些年當中感觸最深的是什麼?

答:我的很多同學都說我從小不喜歡說話,老師給我的評語叫沉默寡言,後來做新聞發言人。嚴格來講是後來的訓練,我經常參加校園的活動,包括演講、辯論訓練自己。我跟各位同學說,我在第一次上了這樣的講台時很緊張,老師告訴我一個辦法,就是你緊張的時候,你把腳想辦法抓地,去疏解你的緊張情緒。你看我的腳現在腳踏實地,在抓地。

另外您提到,我在台灣的從政過程當中難免有一些挫折,但是宋楚瑜是一個喜歡歷史的人,我常常說政治人物最重要不但要有人文的背景,更重要的是要有歷史觀。一個人活在天地間不是你認為你是誰,而是將來的歷史怎麼給你定位。我曾經私下說過一句話,向李登輝先生說,我不願意做台灣咨商委員會的委員,那個時候最大的動力就是要對歷史負責,頂天立地。像那位湖南老鄉說的要做頂天立地的湖南漢子,更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

問:我們都知道青年是國家的未來,我想問您,您認為我們兩岸的青年人應該在未來對兩岸的和平統一和交流合作方面發揮怎樣的作用?應該承擔怎樣的歷史責任?

答:其實我們中華民族在過去100多年以來,所謂錯過了產業革命的列車,讓我們中國會這樣一個衰敗,那是民族的恥辱。但是現在,在這麼一個好的時候,我們又有資金,又有技朮,又有很好的勞動力,更重要的,我們又有那種團結的心的話,那才是真正開創新的21世紀中國人未來時代的一個非常好的基礎。

因此,未來的希望在青年人,而青年人最重要的,那就是腳踏實地的把我們的各行各業做好,中國人說的一句話叫行行出狀元,每一個行業對中國和兩岸的發展是有幫助的。那就是中國的富強不是像19世紀所說的船堅炮利而已,而是人文的、科學的各方面。

我們要成為世界一流的大國,它所要具備的不是單方面的科技發展而已,或者是單方面的哪一個方面,只有經濟,而沒有人文,因此,年輕人相互彼此之間相互學習,相互提供經驗,甚至於相互辯論,這才是我們兩岸共同的一個願景。

所以我可以預告跟各位同學來說,我非常高興明天跟出身清華的中共領導人胡錦濤先生談的時候,我就會談到,如何讓兩岸的這些學子能夠有公平的教育機會,讓台灣的學生也能夠享受同樣的學費,也讓台灣有更多機會讓大陸的學生彼此學習。因此,這方面的學朮交流和相互之間的切磋琢磨是一件好事,我們會把這個東西作為親民黨明天談論兩岸問題當中相當重要的一個要點,因為我們的未來在學生,我們的未來在青年,青年才是未來兩岸共同的希望。

問:宋先生,您好。在您為之振奮的演講之後,台灣學生希望向您談幾點。第一,學歷認証的問題。第二,我們台灣學生在這邊努力學習多年之後還是沒有辦法參加這年的資格認証考試,導致我們的所學沒有進一步為我們「國家」,為我們整體中國人做出貢獻。

答:非常謝謝。陳主任,您聽到了。為什麼楚瑜對於台灣學生問題這麼重視。三個重點,第一,學歷認証,我們希望雙方兩岸大家都能夠共同的解決。第二,也希望我們台灣的學生在大陸受到教育之後,也有公平的就業機會。第三,是不是也給我們台灣的學生提供一些獎學金,我們會提出來。謝謝各位同學。

>>>>人民網

創作者介紹

佳文共享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