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拖累企業,台灣價值打5折 現在應該閉嘴,幹活!

 

研究員◎許瓊文+賀先蕙+楊少強

 

了一整年,6%的成長率,台灣經濟今年幹得漂亮。然而,7年來最好的一年,卻得到最差的成績單──股市本益比創歷史新低、債信的評等展望由穩定轉為負向。為什麼?罪魁禍首指向龜步、搞錯方向的政府。

 

十二月十一日,一個滿天星斗的夜晚,沒有人注意穹蒼中有何異象——那是古代君主做的事;相反的,整個台灣島上的大小城鎮,都在燈火輝煌中,熱切觀察現代的政治意向——選票——如何揭示當今政權的治亂更迭。

 

第六屆立委選舉選票一張張開出,象徵民進黨當選席次的大樓一層點亮;然而最後,陳水扁政權卻拿到一張令他跌破眼鏡的成績單——立委選舉,泛綠沒有過半。

 

泛綠沒過半,意外嗎?如果你循著一些數字,往裡探去,就不意外。

 

 

在外,連續四年獲選為「亞洲區最有影響力的國際信用評級機構」標準普爾,在十一月三十日把台灣的評等展望由「穩定」調整為「負向」;在內,台北股市整體的本益比到了十月底,只剩下十一.七倍,較年初的二十六、二十七倍,整整腰斬了一半以上。

 

 

台灣今年的經濟成長率,不是將創下民國八十七年以來最好的一年,甚至預估超過六%嗎?

 

 

為什麼從國外專業評等機構的眼中看,卻是灰色的台灣?

 

 

標準普爾主權及國際公共融資評級分析師沙克(Philippe Sachs)的解釋是:一,台灣的結構性財政赤字擴大,已經使政府的財務靈活性轉弱。二,台灣與中國大陸的關係趨於緊張。

 

 

評等展望,看待一個國家的償債未來性。台灣的評級雖然還在AA-,不過因為赤字與政治風險而被看壞了,也就是說,箭頭是向下的。一位大型金控董事長表示,台灣評等展望被調為負向之後,進來的外資立刻變少,國際銀行間美元拆款(美元資金調度)成本隔天就漲了○.○五個百分點。「拆帳成本上升,銀行一定轉嫁給企業。結果是企業的資金成本墊高,國際競爭力下降。」

 

 

成本墊高

 

年息能蓋兩棟台北

 

影響有多大呢?根據中央銀行統計,截至今年十月為止,國內全體銀行的企業外幣貸款餘額為六百四十一億美元,大約新台幣兩兆多元。如果年利率全部墊高○.○五個百分點,每一年要平白多付出一千多億元利息。這筆錢,幾乎可以再蓋兩棟台北大樓,或是興建信義、松山線兩條捷運。

 

 

位金控董事長解釋,企業要在國際間發債、借款,都得依據企業的信用評等來定價。根據專業規範,國家評等一定高於個別企業評等,再好的企業,評等也不能高於國家。因此,當國家被調為負向,意味企業評等也會被調降。「國家競爭力下降,結果是企業價值打折,」他沉重地說。

 

 

「這個負向,好像是我們的主權出了什麼問題一樣,應該要嚴肅看待。」永豐餘集團、台北商銀董事長何壽川也不諱言指出,未來企業海外籌資已經變成負向了,因為國際的專業經理人一定要照著這個指標來操作。

 

 

「我們大概太幸運了吧!」台灣摩根士丹利董事總經理兼執行長林水仙指出,這個問題最近沒有特別被炒起來,主要是因為美元在大跌。利息上的損失可以從差上賺回來,所以問題的嚴重性被overshadow(遮蓋)了。

 

 

「但是我們不可能永遠這麼lucky。What is 政府doing,去預防被進一步降等?」林水仙指出,S&P(標準普爾)很清楚的指出兩件事,一個是我們的政治風險,「我們有沒有去跟人家溝通,說我們不會有那樣的問題?」另外一個,政府的財政狀況是在惡化當中,雖然數字比日本好很多,「但是,你(政府)在導往一個錯誤的方向,你在做些什麼努力?」

 

 

股市跌掉三兆元

 

足以打消政府歷年債務

 

再看經濟的領先指標——股市表現,也會發現一個與今年經濟成長率完全悖離的現象——股市本益比創下歷史新低,從年初的二十六、二十七一路俯衝,到十月底,已經腰斬一半以上,只剩下十一.七。

 

 

利多不漲的背後,就像原本你可以賣百元的東西,投資者只願意用一半的價格五十元來買你。究竟台灣的價值打折,問題出在哪裡?

 

 

原因,還是出在政治。今年台灣股市最高點出現在總統大選前,三月五日的七一三五點,到了八月五日最低點五二五點,整整五個月間,台灣股市市值從十五兆多一路盤跌到十二兆,跌掉三兆多元。

 

 

這筆流失的鉅款,足以再打造三個像新竹科學園區(竹科三百九十三家廠商實收資本額共約九千九百餘億元)一樣規模的未來明星科技產業;若是拿來償債,也大致可以打消政府歷年所累積的債務餘額(但不包含國內信託基金債務、自償性公債等隱藏性債務),如果送給大家,甚至足以讓全體國民把欠銀行的房貸統統還清。

 

 

「股市全面下跌,本益比偏低,表示存在一個『系統風險』,」擁有美國「特許財務分析師」執照的政大財務管理系副教授吳啟銘表示,這其中固然有公司治理不佳、員工分紅問題沒有解決、台灣看不到下一個明星產業等經濟面因素,但是最主要的原因,還是政治問題。「未來不明朗,企業還在停聽看,」他說,像台積電、聯電閒置資金太多,不投資就沒有成長,本益比自然不會高。「本益比十一,幾乎是零成長的概念,也就是股市對企業未來沒有任何成長的預期。」

 

 

明星產業折翼

 

低本益比逼面板廠出走

 

和評等展望被調為負向一樣,本益比偏低,也對台灣產業籌資成本造成重大影響,尤其是非常依賴外部資金的面板業者。

 

 

例如友達今年六月在美國發行千萬單位的存託憑證,原本市場預期定價起碼比國內股價溢價○%,結果沒想到最後只溢價一.四七%,而且比友達已經在紐約證交所掛牌的ADR要折價四六四%。H股價來說,比較十二月十二日的收盤價,友達ADR硬是比LG飛利浦低了一九%。

 

 

「台灣未來最有希望的明星產業將會在這一波受到最大傷害。」吳啟銘表示,情況再不改善,將會逼得他們出走,到海外掛牌。

 

 

股市低迷,證券業也是受害者。一位不願具名的大型券商總經理抬起頭看著電視牆上的指數變化,中午十二點半了,才三百多億元的成交量,無奈地搖頭說,現在成交量差很多,不靠新產品、期貨、選擇權,根本活不過來。「靠舊的攏翹去(都死去):自營,翹去;經紀部門,翹去。越大的team越翹啊!」他嘆氣:「全世界資本市場都在創新高,只有我們在低本益比。怎麼辦?」

 

 

政府拖累台灣企業,其實是早已存在的事實,只是過去都隱藏在整體國家競爭力之後,執政者刻意報喜不報憂,因此沒有被廣泛注意而已。(見第一百二十頁表)

 

 

政治穩定排名

 

落後中國大陸、俄羅斯

 

根據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公布的「二○○四年全球競爭力報告」,台灣的商業效能排名全球第七,是所有子項目當中最為出色的指標。台灣在專利生產力(全球第一)、信用卡持有率(全球第一)、高科技出口表現(全球第五),企業適應力及企業家精神等多項競爭力指標,排名都晉升全球前十大之內,充分展現民間的競爭實力。

 

 

但是政府效能卻相形失色,在接受評比的六十國家與經濟體中,排名第十八。以政治穩定性為例,台灣在二○○○年的排名為第四十名,二○○四年卻退步到五十四名,落後於俄羅斯甚至中國大陸(第四十七名)。政黨對決導致的社會撕裂,也使我國在「社會凝聚力」這項,落居在第四十九名(中國大陸列在第十九名)。

 

 

根據「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Forum, WEF)二○○三年十月底公布國家成長競爭力排名,台灣在一百零二個國家中排名第五。強項大都在民間的科技部門,例如,手機的使用排名第一、專利效用排名第三、薪資和生產力排名第四…

 

 

台灣的弱項,則大都是公共部門:政府財政收支排名為世界第七十九、銀行的健全性排名第七十三、經濟展望排名為第五十七、司法體系的效率排名第四十六、媒體自由的排名第四十四、政府降低貧富差距的努力排名第三十九、司法獨立性排名為第三十七。從這些名次可以明確看出,台灣的成長競爭力受到政府拖累,否則整體排名還會更高。

 

 

對此問題,部分學者認為責任不全在政府。「國家方向都沒有共識,如何解決政府效能的問題?」專長政治經濟學的台大政治系教授蕭全政認為,台灣政治問題不在技術,而在結構。「政、經結構改變需要時間來『橋』,需要耐性,」因此他認為,「過去幾年在空轉、內耗」的說法,不盡公允。「這個階段,經濟沒有倒退就已經不錯了。」

 

 

台灣被孤立了

 

沒有國家敢跟我們作朋友

 

為了台灣的主體性,或許台灣人民願意在總統大選時給李登輝與陳水扁多次機會,讓國民所得趴在地上十年不動也在所不惜(見圖二)。然而這次立委選舉結果顯示,中間選民的「台灣主體意識」,還沒有演進到願意為此把自己推到戰爭的剃刀邊緣。

 

 

民進黨立委林濁水選後就檢討說,(國營事業與外館)正名、(更改國文與歷史)教科書、黨徽、國徽問題,民進黨老是要硬幹,結果一直將好球做給對方打,同時也流失中間選民。

 

 

中間選民要的是什麼?

 

 

過去一向支持民進黨的澄社,今年七月十一日發表二萬五千字的「檢驗民進黨執政四年改革成效」報告,對民進黨政府提出罕見的嚴厲批判。報告中指出,扁政府過去在教育、金融、媒體、憲政、社會福利、兩岸經貿、生態環保等七大改革「都交了白卷」,甚至成為改革的阻力。

 

 

內政如此,對外的國際關係更令企業界憂心。

 

 

一位大型券商總經理表示,前陣子他去泰國參加美國《商業週刊》(Business Week)舉辦的國際CEO Dialogue(對話)。有人問李光耀,李顯龍訪台遭中共抵制事件,對你的影響如何?

 

 

李光耀回答:國家之間,還有利益的底線,那底線若被觸到,其他的利益是可以通通推翻的。

 

 

中共就是這樣。這個底線你碰到,再好的朋友也不原諒你。他突然很清楚瞭解到這個。

 

 

聽到李光耀的說法,這位券商總經理很無奈地說,「每國家都怕碰這個底線,所以我們被孤立了,沒有國家敢跟我們作朋友了。」

 

 

漠視中國崛起

 

等同自斷國際價值鏈

 

「台灣內部有西瓜效應,在國際也有,那叫『贏家通吃』。」台北大學公共行政暨政策系教授江岷欽說。

 

 

看在企業家的眼中,「東協這次會議,不『上車』的人,以後就會很糟糕了。」何壽川觀察到,「所以大家都爭著要去照相,印度啊、紐澳啊,你可以看到,主角是中國大陸,他幾乎是dominate(主宰一切),鏡頭的焦點,都在他身上。」

 

 

何壽川認為,標準普爾把台灣展望調為負向,就是一種反映,「表示你沒有辦法在區域中,play一個真正經濟體的角色,這對台灣企業是很不公平的。」他說,台灣傳統的產業,都已經做到一定的規模了,要繼續發展,一定要走出去,「在區域性的經濟裡,我們要做什麼?你連在區域都不能扮演,你怎麼扮演global的角色?」

 

 

吳啟銘也指出,在這一波全球股市的輪動中,台灣股市沒有跟著漲上去,可能意味著台灣在國際分工當中沒有占到一席之地。

 

 

跟國際股市比起來,台股的漲幅落後太多,美股今年大約漲七%,匯率和台灣同樣升值的日本及南韓股市,今年來漲幅分別為一三%及八.九%,只有台股指數在年初的原點附近徘徊,市場主流的電子股指數更出現一成以上的跌幅。「這是不是意味台灣在國際分工的價值鏈上,已經被脫了?」

 

 

漠視中國崛起,拒絕國際區域化趨勢,使台灣與國際脫,也致使民進黨這次立委選戰與多數民意脫

 

 

美國第四任總統麥迪遜曾有名言:「人類若是天使,則政府無存在之理由;天使若統治人類,則政府無制衡之必要。政府的組成,是以人類統治人類,一方面需要有能力統治人民,他方面要求政府能夠自我節制,這是民主的困境所在。」

 

 

政治、意識形態、價值對決!數字告訴我們,現實告訴我們,未來也在警告我們,這個國家因為政治付出龐大的代價。夠了!該是閉上嘴巴,捲起袖子,幹活的時候了。

 



>>>>Vol.891期 商業週刊


創作者介紹

佳文共享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