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老時,很多記憶都褪色,但對媽媽來說,孩子的笑容烙在腦海中,永不褪去

 

    孩子來信,告訴我他學分已修滿,可以早一學期畢業以節省我的負擔。看到兒子的貼心,心中很高興,也很驚訝時光飛逝,豈「如白駒之過隙」而已,才一眨眼,這個當年讓我每天憂心的孩子已成年了。

 

    養育孩子的辛苦非箇中人無以知曉,我記得有一天孩子下課回家,鼻青臉腫,制服的扣子都被扯掉了,我問他為什麼,他說隔壁班有個高個子的學生站在廁所門口不讓他上廁所,要他從胯下爬過去,他說:「媽媽,你不是說韓信也是這樣,可是他後來做了大將軍嗎?我本來想爬就爬,可是地太,我怕把衣服弄髒了,你就得用手洗,不能丟到洗衣機裡,我想你沒有這個時間。他看我不肯爬就開始動手打我,我想還不還手都是被他打,但是還手是痛一時,不還手,我會痛一世,所以我就跟他打起來了」。

 

    好個「還手痛一時,不還手痛一世」。人一定要做自己認為對的事,才不會被自己看不起,如果該還手而不還手,以後會一輩子後悔,覺得自己太窩囊,所以寧可現在痛一時,不要被自己看不起,窩囊一世。

 

    很奇怪的是,從此校園中沒有人再欺負我孩子,有的人欽佩他的勇氣,有的人認為他連最大的都敢打,自己就不必惹麻煩了,結果他反而相安無事到小學畢業。

 

    另一件事是他還在美國念小學時,我們住在同一條街的媽媽們組成「共載」(carpool),輪流接送小孩參加課後的活動,有一天輪到我開車,兒子的好友吉米在車上突然說:「周末我媽要幫我開生日派對,只准我請六個人,艾倫說你是中國人,叫我不要請你。」艾倫是他的姊姊,不喜歡有色人種。我從後視鏡中觀看我兒子的反應,只見他眼中泛著淚水,卻很堅決的說:「我生日也不請你。」

 

    小孩還小,有關種族之事尚不能領會,所以我想最好的方式是也舉辦一個派對,讓他也有同學玩,於是我挪出時間邀請他同學的媽媽帶著孩子周末一起來家中包餛飩。餛飩簡易,可炸、可煮,有請媽媽,就不是與吉米打對台,解決了一個危機。

 

    孩子成長過程,點點滴滴都要父母操心,難怪我朋友在猶太教堂結婚時,長老告訴他,做父母的第一條戒律就是要自己帶孩子。只有自己帶,才能在第一線的時間知道孩子情緒出了問題,馬上尋找補助之法。做父母並不需要24小時跟在孩子身邊,跟太緊反而會驅離孩子,關心孩子最好是無聲的關心,適時的給予指導,做榜樣給他看。

 

    古人「賤尺而重寸陰」是有道理的,時間過去就復返,成長也不能逆轉,陪伴孩子一起成長其實是上天給我們一個再成長的機會,在孩子成長的同時,我們學會從孩子眼光去看世界,找回我們赤子之心。

 

    人老時,很多記憶都褪色,但對媽媽來說,孩子的笑容是烙在腦海中,永不褪去。當人老到眼睛看不見、耳朵聽到時,唯一留下的便是記憶,如果記憶是美好的,那麼他一生沒有白過。但願天下父母都能把握孩子成長的短暫時期,營造一生最美好的回憶。

 



>>>>2004/11/10中國時報家庭版


創作者介紹

佳文共享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