髒話就是髒話,失言就是失言。人先腐敗才求權力,因此權力並未使人腐敗。權力使人愚蠢。

 

    你是不是經常與人談論政治?如果是,我建議儘快培養別的嗜好。政治傷身敗神,引人入黑洞,一去無回。    我們正處於非藍即綠的年代,理想中的彩虹連結已不可企及。假設你和立場相對的人士否時事,雙方必定陷入美國劇作家艾爾比所言之情境:人們講話只為了不想聽別人說話。那不算溝通,只是鬥嘴;「好人」、「壞人」楚河漢界,比一部B級好萊塢電影還無聊。假設你和立場一致的朋友一起針眾人之事,大夥只會越說越義憤填膺,一味添油加醋,彷彿一場純發洩的轟,只有麻功能,而無洗滌的療效。沉默,不是冷漠,有時是必要的。

 

    如有人問我偏藍或偏綠,我會說我泛紫。或許問話的人會認為我故意躲閃,然而躲閃,只是不想被當成箭靶。我愈來愈不喜與人討論政治,也極少於文章裡直接涉及,但近因外交部長的一句話使得LP滿天飛,想不長針眼也難,因此我想單就語言的角度與讀者分享一些淺見或歪理

 

    我曾經開玩笑地說:「根據我對總統候選人用字遣辭的分析,我建議大家誰都不要選。」歪理如下:陳水扁總統除了自稱「阿扁」外,最常以「我們」做為謙詞。這兩個字極易讓人聯想到歷史上「帝式的我們」(the imperial“we”)。從前西方的帝若想休息,不會說「我累了」,而是說「我們累了」。從這點推衍,阿扁總統予人以「民主皇帝、唯我獨尊」自居的隱憂。宋楚瑜從未以「我們」自稱,他選擇的是另一種八股,老是「楚瑜」長「楚瑜」短的。以前老蔣自稱「中正」,小蔣自稱「經國」,莫非意味著「楚瑜」一旦當選,復辟時代即將來臨?連戰衰,因為單名的原故,無法以「戰」自稱「戰今天站在這裡感覺很!」,只得以「本人」代用。「本人」較為中性,沒什麼可挑剔的,但早期的戰兄有過度眨眼的習慣,好像暗示著他講的都不是實話。最近的他已不再頻頻眨眼,可惜停頓過多,一副腦袋不太靈光的模樣。

 

    以上純屬玩笑,雖有「以言廢人」之弊卻強過「以人廢言」:對於政治人物及媒體名嘴,我們除「聽其言、觀其行」外還能如何判斷?陳唐山的「捧LP」引起軒然大波,若他能誠懇道歉早就風平浪靜。可惜,事實剛好相反。挺綠陣營全都變成死鴨子,硬說LP不是髒話。我想請問:你們平常在小孩面前及公眾場合都是LP長LP短的嗎?如果是,我承認你們LP夠大但品味太差。而且,如果LP不算髒話,那它的另一半GB呢?不要性別歧視,說「LP可GB不可」,請在電視上大聲講講看!如此硬掰只會侮辱我的母語,讓人以為閩南語沒修辭,雅俗不分、優莫辨。

 

    鬧到最後,語言更為不堪。外交部長竟說使LP「去髒話化」未嘗不是一件好事,雖然他以後不會再講,但「在台南還會使用」。恭喜台南鄉親,LP成了你們的專利。綠色這邊已經暈了頭,藍色那邊也跟著發昏。曾經鼓動全民刺殺元首的李桐豪在國會發言說道:「身為中華民國的立法委員,身為中華民國的國民,我在這裡向我新加坡的友人鄭重道歉!」並附上鞠躬。如此做作,如此矯情,我們活在二十一世紀嗎?八股話語,對我而言,是另一種形式的髒話。

 

    髒話就是髒話,失言就是失言。人先腐敗才求權力,因此權力並未使人腐敗。權力使人愚蠢。

 



>>>>2004/10/21 中國時報人間副刊


創作者介紹

佳文共享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