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家批考卷時,發現缺了一名學生的,立刻打電話給學生,可是她說真的有交考卷。放下電話,我仍遍尋不著,於是通知她暑假補考…最後,我登門謝罪。

 

 

這天,主任突然站在門口對我說:「李老師,請問您點名了沒有?」一見主任第一節打完鐘就來巡堂,幾分訝異下,尷尬地望了台下一眼說:「對不起,還沒有。」我立即暫停上課,依規定點名。

 

 

主任離開後,台下一名學生說:「老師,您剛才就說點過名了不就得了。」望著他慧黠的雙眸,我的眼光掃向所有在座的補校學生說:「你反應真快,以後找機會跟你學。不過,我怎敢公然在你們面前說慌?」接著,我說了兩段故事,台下睜著眼聽得似懂非懂。

 

 

 

 

電話通知補考
它大剌剌躺在桌下

 

 

其中一段故事,是我當國中導師時所發生的,當時正準備期末考後帶學生去畢旅,不過,就在出發前一晚,在家批卷時,發現缺了一名學生的試卷。我怕事後忘了通知學生補考,又怕她暑假出國,於是當晚立刻打電話給學生。可是,她的答覆是:「老師,我真的有交考卷。」

 

 

放下電話,把整個桌子幾乎都翻遍了,仍遍尋不著;再摸黑回學校東翻西找,還是找不到,於是,再打電話通知她暑假補考。

 

 

隔天清早六點多,重回學校找卷子。這回,每抽屜、箱子和空間都澈底掃描,一遍又一遍,終於在桌下掃出一張紙張,趕緊望它一眼,上頭大剌剌的三個字,正是那名學生的名字!驚喜之餘,卻也為之發楞

 

 

 

 

她哭了一整夜
不想去畢業旅行了

 

 

想到以前這學生曾經集體抽菸,約談家長時,導師竟被疑為貼標籤的幫兇。但這回,倒真的誤會了學生,該如何收場呢?如果隱而不發,偷偷給她加分以作補償,是保住了面子,卻失了子,一輩子都會自責,甚至瞧不起自己的。

 

 

看看牆上的鐘,已七點多了,離畢業旅行出發的時間還不到一個鐘頭,不知道她此刻的心情會是怎樣?口氣,沉重地拾起電話筒,鼓起勇氣向學生及家長認錯。

 

 

孩子母親接到電話後說:「她昨晚被父親責罵後,哭了一整夜,眼睛腫得不敢出門,因此,不想去畢業旅行了。」

 

 

當其他學生歡歡喜喜到集合地點,我左顧右盼,好不容易在出發前一刻,看到學生的母親出現了,她氣喘吁吁地說:「孩子真的不去了。」這句話讓我難過地度過四天三夜的畢業旅行。

 

 

旅行一回來,隔天立即帶著花束、禮物及一筆自認賠償的旅費,親自登門謝罪。回家後,那種罪惡感才稍稍釋去

 

 

事後仔細探尋整個事件發生的原因,這才發現監考老師忘了將考題與答案卷分開,導致我在整理試卷過程,粗心地讓那份試卷飛落桌下自知,這是老天爺在捉弄常犯規的學生,還是在考驗老師的誠實?

 

 

 

 

大學切膚之痛
教授大人把我死當

 

 

之所以能讓我勇敢面對自己所犯的錯,是因為,過去我也曾有與學生相同的切膚之痛。我給學生一夜的痛苦,與大學教授當年給我兩個月的折磨,同樣是煎熬。

 

 

然而我在真相大白後,馬上還給學生答案,並向她認錯,主要是不想讓她懷疑我一輩子,就像我到如今,仍懷疑我的教授那樣。

 

 

大三那年,期末考一結束,同學齊聚湖畔,興高采烈地討論一門科目。在一旁聽著的我,雖信心滿滿,但還是很擔心被這位難纏的教授當掉,於是,忍不住打電話到教授家問分數。沒想到電話那頭竟傳來一句「沒你的試卷」,當場我傻了眼,直辯自己已交了試卷,但教授要我去教務處查。

 

 

助教看看當天的簽名,確定我有出席考試,只是考卷怎會不見?我曾一度懷疑自己糊塗到把試題卷帶出場,但又清楚記得,這門科目是考到最後一分鐘,才和別人擠在一起交的。難不成,在大禮堂考試,卷子也交錯了地方嗎?後來,助教給我幾位教授的電話,但他們都說沒有別班的試卷。

 

 

為了補考,那年暑假過得心驚膽戰。雖抓到不少題目,結果還是重修。全班四十幾名,只當兩個:一個是寫信給老師,希望送一籃水果就能過關的;另一個是我。不過,比我差、比我混的都過關了,看在我眼裡,只能興嘆「那通電話」惹的禍吧

 

 

大學畢業後,曾在一些場合與這位教授碰過頭,但不敢承認曾是他學生。不是我怕丟面子,而是怕萬一他當年真的撒謊,老人家將如何面對我呢?

>>>>2004/5/20聯合報繽紛版


創作者介紹

佳文共享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