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水扁總統這趟出訪中美洲,似乎一路諸事不順,效果更是憂多喜少。過境外交從一開始就玩不成,灑大把銀子卻連個起碼象徵回饋都掙不到,臨到與媒體互動暢談的還是「內政」,而且同樣是火力四射,完全沒讓人意外!

    從就任總統以來,陳水扁就熱中出訪,尤其是能讓他過境美國的中美洲友邦,更是頻頻登門的對象。但七年下來,過境待遇和台灣的外交局勢卻是日走下坡,他的元首外交也從風光得意到灰頭土臉。這趟所謂畢業旅行的出訪更形同雞肋,為了面子還得勉強作樂在其中狀,真實情況卻讓人笑不出來。

     這次出訪薩爾瓦多、宏都拉斯和尼加拉瓜,已不是為了享受禮炮和紅地毯,而是緊急進行外交固盤。此行一開始就籠罩在兩重陰影下,一是陳總統強推台灣入聯公投,嚴重損壞台美關係,招致美方報復;二是哥斯大黎加倒向中共,中美洲外交板塊開始流失,兩者對台灣來說都是空前嚴重的危機。但細看陳總統的作為,顯然並不打算修補台美關係,對中美洲友邦也只靠開支票暫時保平安。不要說治本,連治標都談不上,等於將台灣當前的外交危機讓國人看得一清二楚。

    往昔陳水扁多次利用美國對台灣的善意,拿過境美國的待遇替個人造勢,如今得罪美國後,美國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壓低過境待遇來懲罰他。很多事情是相對的,想用過境來替自己墊腳,相對地,也給人家一個抽墊子讓你跌一跤的機會。陳水扁自稱「忍辱負重」,但其實是自取其辱,甚至想以苦肉計營造自己為台灣受辱的形象。台美關係,真的已不在陳水扁考量之內了。

    而行程走到一半,陳水扁開出了三億美元的支票,項目包括投資宏都拉斯水力發電廠、國中小電腦中心低利貸款等。總計百億台幣的援助,數額實在高得驚人,如果確能改善當地民眾生活,並且鞏固彼此關係,進而在國際間為台灣提供相對的支持,倒也值得,問題是,這次陳水扁與中美洲元首的高峰會上,卻否決了我們唯一要求的支持台灣參與聯合國案。而宏都拉斯三度取消總統記者會,也氣得台灣記者集體退席抗議。

    台灣這些年來經濟狀況並不好,三不五時就來個全家燒炭,但扁政府還是大筆送出納稅人的血汗錢,無非想換來外交支持。結果,友邦要錢毫不猶豫,一個官樣文章的高峰會決議都推三阻四,這對台灣來說,怎麼不是嚴重的警訊?更令人擔心的是,台灣入聯提案,尼加拉瓜、巴拿馬、瓜地馬拉都沒有連署,據說巴拿馬甚至拒絕總統專機過境。雖然各國有聯合國維和或爭取安理會席位的考量,但這些都是中共可以獎懲而台灣無能為力的,友邦此時的曖昧態度,意味著雙方關係已經不穩了。

    陳水扁拚外交拚得這般用力,怎是這結局呢?這要從他怎麼看待外交談起。對陳水扁來說,自己的權位居第一,其次是民進黨勝選,然後才是國家利益與人民生計。民進黨第一次執政,在國會始終是少數,生存危機感很強,對政績也沒有自信,所以陳水扁會不擇手段地自保及求勝。過一關算一關之下,永遠都在短線操作。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因為總在搶短,不作長遠經營,於是局勢就愈來愈差,到了後期百病俱發,只能一天到晚忙著救火。

    七年來頻頻走訪友邦,並非都得要陳水扁本人御駕親征不可,但回頭看來其目的全是為了內部消費,不是為了長遠的外交布局,只是拿出訪當作對內造勢甚至放話的舞台。結果耗掉了大量的國家資源,換得的卻是愈見困窘的國際處境。他喜歡過境美國,目的也在於自抬身價,而不是為台美關係著想。至於強推公投、終統、台灣入聯,也是把個人與勝選置於台美關係之上。他長期把國家利益當成個人政治帳戶,一面毫無節制地揮霍,一面又不往帳戶裡存錢,吃了七年的老本,等於將未來元首的外交帳戶都透支掉了。

    不打領帶、貼上入聯貼紙見客,聲稱要拍廣告說哥斯大黎加咖啡難喝等等,除了降低元首格調,只能貽笑國際,而選在國外痛批馬蕭與媒體,更證明「外交」從不是陳水扁的優先考量。

>>>>2007/8/27 中國時報 社論

創作者介紹

佳文共享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