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坐公車都避免經過信義路一段,因為看到搭著鷹架,圍著布幕的中正紀念堂就覺得很難過,好像看著一個綁著去砍頭的人,你明知他無辜,卻沒有力量去救他,你的良心又不允許你視而不見,只好選擇逃避,不經過這條路。雖然政府保證不會偷偷摸摸換掉名字,但是因為跳票次數太多,你已不相信這個政府的任何承諾了。 其實,看到「偷偷摸摸」這個詞你就該生氣了,政府是公權力,做事應該是光明正大的,只有壞人才要「偷偷摸摸」,怎麼我們的政府都是用偷偷摸摸這種見不得人的手段來造成既成事實,逼老百姓事後認帳呢?

每次看報就覺得被公民課本騙了,課本上說人民是主人,政府是僕人。什麼時候僕人變得如此驕橫,愛怎麼樣就怎麼樣,把偌大家產敗光了不說,放著主人燒炭、投河不理,卻把錢拿去改機場、學校的名字,做出國訪問神祕失蹤、空中漫遊的油錢。過去專制,我們只好忍氣吞聲,現在總統直選了,為什麼還一樣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任人宰割呢?

高雄市政府半夜偷偷把老蔣總統的銅像大卸八塊時,一位朋友寫信給我,上面只有四個字:「和尚打傘」。我生在威權時代,心中渴望民主,只是沒想到望穿秋水盼到的民主竟然是這樣的不堪。其實當年蓋中正紀念堂時,政府並沒有徵求我們的同意,但是那是在威權時代,無可奈何,為什麼到了民主時代,我們還是一樣的感到無可奈何呢?為什麼同樣的民主,移植到台灣來就變質走樣了呢?

第一個理由當然是我們的民主素養不好,橘逾淮為枳;第二個理由是執政者嚐到了權力的滋味,不肯放手,不擇手段要保有權力。

有一個人很不解地對牧師說:為什麼我愈成功,我的朋友愈少呢?牧師把他帶到窗邊說:你看到什麼?他說:過往的行人。牧師把他帶到鏡子前面說:現在你看到什麼?他說:我自己。牧師說:是的,同樣一塊玻璃,後面塗上了銀,你就只看到自己了。被人諂媚久了,奉承的話聽多了,眼睛後面就上了銀,千錯萬錯,朕不會錯,除了自己,別人都是鼻屎;耳朵也聽不進讒言,一聽到批評聲音,先扣上求官不成,夾怨報復,再扣上中共同路人帽子。很快旁邊的人就懂得保住烏紗帽唯一的方式就是貫徹老闆的心意,就做出和尚打傘,無髮(法)無天的事了。

張俊雄在上任時說了一句話,「能寬容,氣量大才是男子漢大丈夫。」這句話不知是說給誰聽的?

>>>>2007/5/23天下雜誌 第372期

 

創作者介紹

佳文共享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蒋卿
  • 感想

    两种镜子的比喻真是非常触目惊心。

    我的朋友似乎就很少,但不是因为我很有钱;现在要得到真正的朋友,真的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