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戲院的燈光亮起,才發現坐在我右手邊的觀眾,赫然穿著和電影《三百壯士———斯巴達之逆襲》裡,那些斯巴達武夫們一般怪異的斗篷和小內褲。更奇怪的是,他竟然兩肩抖動,不自主地坐在座位上掩面啜泣,不肯離去。

「是劇情有如此的感人嗎?」我有些摸不著頭腦,因為這時腦袋裡裝滿的都是些血肉橫飛、人頭落地的畫面。我好心地遞給他一張面紙,心想︰穿成這副模樣,又如此激動,該不會是這部看起來活像是古希臘城邦「軍教片」的瘋狂影迷吧。

「活該。」

我彷彿聽見他在哭泣中的咒罵。

「活該全死光……」我終於聽清楚他在說什麼。

「哪有人打仗頭戴著鋼鐵頭盔,脖子以下卻幾乎一絲不掛的?是都有練過金鐘罩、鐵布衫嗎?還是義和團?」他擤了擤鼻子︰「就是愛現嘛,連打仗也捨不得多穿一點,還要露那些六塊肌,難怪最後死了還萬箭穿心,活該全死光……」

我很驚訝於他說話的口氣———好像,(當然只是我的胡猜)好像這個人認識電影中的人物。是不是有什麼古代的聰明人說過,瘋狂是會傳染的?

「你,好像知道很多關於這個斯巴達三百壯士的傳說故事?」我小心地問。

「那當然,」他理直氣壯︰「我本身就經歷過那場戰爭。譬如古書上就有記載,這些壯士明明當時身穿七十磅重型盔甲。譬如國會不肯派兵援助斯巴達三百壯士,根本就是王后搞的鬼———你想想,那些軍人一天到晚操體能練肌肉,根本沒時間理老婆,國王李奧尼達把七歲的兒子丟給老婆,自己領著三百個年輕貌美又精壯的士兵,拋妻棄子去溫泉關廝混,名為保疆衛土,事實上……」

他意謂深長地覷了我一眼︰「事實上,溫泉關可不像電影裡那樣鳥不拉屎地到處只有海鷗的鳥糞———地如其名,溫泉關可到處是頂級溫泉的唷……壯士們哪裡不守偏守這個關,就是圖個有溫泉可以舒壓解勞,又有大眾池可以邀敵軍將領共泡絕世好湯……」

「也難怪守活寡的王后會醋意大發,拚死阻擋國會發兵救援,想藉波斯大軍之手,除掉這個有名無實的丈夫……」

我簡直聽傻了眼,心想︰這太勁爆了,真可惜那時候沒有《壹周刊》,否則這條消息應該還可賣個不錯的價錢……

「還有你更想不到的呢……」他彷彿看穿了我的心思︰「李奧尼達去見了波斯王之後,就再也無心作戰了……」

什麼?這這這……好像超過八卦新聞的尺度,而是政治頭版頭條了。

「本來波斯王的裝扮,一向走的是極度繁複華麗的巴洛克風,所到之處,所向披靡,各國軍人皆不戰而降,紛紛拜倒他絕世姿容以及豔美服飾上,可是沒想到,斯巴達壯士服裝走的極簡風,即使在戰場生死關頭,還只是一張賈寶玉式的猩紅大披風,配上激突性感皮製運動型小內褲,牛皮金屬護腕和一雙小羊皮手工精製涼鞋,這種前所未見的素簡軍服風格,深深打動了波斯王的心,而剛好這樣的露點裝又特別適合李奧尼達這樣有六塊腹肌,非熊非猴,野狼型的男人。」

「所以你是說,軍服的設計對戰力的提升,乃至戰爭的成敗有絕對的影響力囉?」我問。

「沒錯當然!」他一副對我的無知難以置信的模樣,接著說︰「而李奧尼達第一眼也便被波斯王深巧克力色的肌膚,完美的眉型眼線,倒三角型的肩背肌肉,性感豐滿的嘴唇和全身各種穿洞吊環所吸引,深深感動———第一晚他留宿在波斯王的帳篷裡,兩人聊服裝和修指甲的心得聊到天亮呢!」

沒錯,電影裡波斯王是身高七尺的俊美黑人,臉上的金飾掛得比任何搖滾歌星都多,他從背後摟住斯巴達王李奧尼達的一場戲,表面是勸降,其實兩人早在調情撫摸,暗通款曲。但是我必須承認,電影裡斯巴達王實在很無趣,滿口主義領袖國家榮譽責任,這樣的人不如趕快戰死算了。比較起來,波斯王還可愛些,至少他有錢又喜歡各種動物,不管大象犀牛忍者殘障人士他全都收養。

「那,那兩軍如何繼續作戰呢?」我對這部電影的疑惑加深了。

他笑了一下,用手抿了抿嘴︰「你沒聽見剛才電影裡李奧尼達慷慨激昂的訓辭嗎──一個新時代來臨了,一個自由的時代來臨了,後世人將知道,斯巴達三百壯士為了維護自由而奮戰到最後一刻!」

他大笑︰「自由的時代?這名詞我們那時代可是連聽都沒聽說過,倒是每個斯巴達人家庭都蓄養了不少奴隸———都是跟別國打仗時搶來的別人的老婆小孩。要爭取自由哪裡需要戰爭?先解放自家那些奴僕不就功德無量了?哈,真好笑!」

「還有斯巴達王口口聲聲為自由而戰,其實斯巴達人最不自由。當戰況吃緊時他竟說︰『斯巴達人不撤退不投降,這是我們的律法。』那還廢話什麼自由?這不正是美國總統布希的口吻嗎?」

我很驚訝這位「影迷」對歷史的精闢見解,但他還有話要說︰「而你有所不知,我正是歷史上不曾記載的那第三百零一位斯巴達戰士……」

怎麼會呢?從來就只聽說有三百位,不知眼前他是怎麼穿越時空冒出來的?

「你知道的……男人長年累月在部隊裡打仗,總難免會有這方面的需求……而古代人又不知道如何避孕,如果帶個女人來發洩,仗幾年打下來,不早就兒女成群了?所以囉,我在軍中的任務,就是專門解決這三百個野獸一般的男人的性需求的……」

我聽到這裡簡直再也聽不下去———這,難道這就是歷史上赫赫有名的斯巴達三百壯士的真實面目嗎?

「是的,歷史學家們總是忽略了我們這些小人物,少數了我一個。」他肯定地說,眼神中是無盡的委屈和蒼涼。

「但小人物往往在歷史上發揮了臨門一腳的作用……」面對突然出現我面前的兩千年前的慰安婦,我也只有胡亂安慰他。

「沒錯!」他口氣突然轉為興奮︰「其實最後斯巴達三百壯士是因我而死的———話說李奧尼達和波斯王兩人每天在溫泉關泡湯,兩情繾綣,如共浴鴛鴦,根本無心戰事,和其餘三百人大夥過著『與敵人共浴』的美妙日子,不料一日我正伺候李奧尼達入浴時,被波斯王看見,一時他也覬覦起我的美色,兩人為了我一言不和爭吵起來,才又重啟戰端……」

自古紅顏禍國,誰說不是呢?我感嘆道。

「誰教我天生如此美麗呢?難道我的美麗也是一種錯誤?」他手中揮舞著面紙,一面聲淚俱下。

我突然發覺我再也無法繼續和他對話下去了,登時胃中一陣翻攪。我衝進戲院廁所結結實實地將剛才吃下的爆米花可樂全部吐進馬桶裡。但腦中靈光一現︰現下好萊塢不是最流行拍續集嗎?方才這位為自己過度美麗而哭成淚人兒的「斯巴達第301位壯士」的故事,不就是現成最佳的劇本?

>>>>2007/05/07 聯合報 聯合副刊

創作者介紹

佳文共享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