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老大,本名夏延德,民國四十五年八月十五日在高雄出生、長大;雄中畢業後,進入交大航海輪機系,但在系上發現了對程式的興趣,出國唸書時轉攻Computer Science。

同學們對夏老大充滿敬意絕非沒有原因,不論是上他的計算機概論或電資導論課,他電腦1010世界裡,總有關懷與督促我們的人生哲學隱藏其中,偶爾夾雜其中對社會政治不滿的比喻讓人莞爾。

六位記者在大運會時與夏老大的午間對話獨家曝光,讓我們一起打開夏老大神秘的面紗,認識你所不知道的夏老大......。

採訪◎張維晉、吳東傑、李奇翰、李俊鵬、謝承志、陳柏瑄
文字整理◎李俊鵬、李奇翰、張維晉、謝承志
 

高雄「粗俗」人
記 者:請問老師是高雄人嗎?求學過程當中唸過了哪些學校?

夏老大:我是高雄人,國小是復興國小、國中是獅甲國中。我們高雄有分南區北區的,我住北區比較粗俗的……,接著高中是雄中,然後大學是交大。

記 者:交大什麼系?

夏老大:交大航運技術系,那個系現在已經不存在了……,航運技術系輪機組,航運技術系有分輪機組和航海組。

記 者:記得老師說過你有出國,那是在交大畢業後出國還是……?

夏老大:嚴格來說,在大學的時候就出國了。那個時候我們系要實習,跟當時叫海洋學院打對台的,航海系輪機系,而我們是航海組輪機組,那時航海系輪機系要先實習一年,才能上船,那我們是號稱寒暑假實習,寒暑假就已經出過國了,當時有到香港,不過是坐船;到過香港、科威特……ㄜ…科威特那次其實可以不算,因為在岸上摸摸沙子,然後就出來了(苦笑),不過香港我們大一暑假就去過了,當然出國是另外一回事。

記 者:那這個系這個組所學的內容大概是什麼?

夏老大:輪機組基本上是算是另外一種機械系,念的是機械系的東西,因為上船要管船上的機器,而開船的那個就航海組,然後下面有一群沉船了在裡面淹死的就是輪機組,辛苦的是輪機組的,然後穿的光鮮亮麗的、海風吹在那拍照的、帶著漂亮女孩的是航海組。

記 者:當初為何會選此科系?

夏老大:恩……那是因為我的堂哥他是海軍,他那時跟我們介紹,他說還不錯。

記 者:未來有錢途。

夏老大:(笑)錢不少喔,這種工作因為你一直在船上面,那個薪水都是很高的。

記 者:有風險的工作?

夏老大:風險?也還好啦!但是跟做監牢一樣,青春都賣給了船上,不過我那個時候堂哥跟我推銷,我覺得還不錯,再說他是在交大,那個……我進去是第二屆,理論上應該聽起來不錯啦!交大名字也不錯啦!

記 者:現在那個系是改名了還是……?

夏老大:那個系很早以前就沒有了,那個系存在了幾年,現在那個系被併入運管系(運輸管理系),這個系應該還在。當初這個系會成立是因為有人跟蔣經國、蔣院長說應該要怎樣……你知道交大是幹麻的嘛?!以前在大陸全國鐵路都是交大在管的,因為那是交通的,所以就有這個系,但是後來時代變遷那個系就取消了,畢竟有海洋大學在管。

記 者:以前在唸國中跟高中不是都很困難嗎?

夏老大:我是國中第一屆,現在我們杜部長想搞高中那個12年就不知道叫什麼了,國高中的第一屆還沒出來,我還是有價值的,還是國中第一屆。

記 者:考上雄中是否會很困難?當初考上了會不會就放鞭炮那種?

夏老大:這是好和不提當年勇,我可是獅甲國中第一名(笑)沒有啦,那個時候是不是第一名我都忘了,我國二時還是全校第二名,後來國三就不行了……

記 者:變第二?(夏老大、記者:大笑)

夏老大:後來就變到20名去了,到了高中就完全的……因為那時候開始叛逆啊!

記 者:那時候不嚴?

夏老大:雄中應該嚴吧?還好吧!

「康、康、康」 程式是用打卡的
記 者:老師你是交大一畢業就出國唸書嗎?

夏老大:交大完當兵,當兵然後考機械研究所,考到大同,所以我是大同機械所念了一年,那一年,研究所上高等工數,啊~(虛弱),我完全沒有興趣,那時候……

記 者:不合你的邏輯?

夏老大:念工數就知道那一大堆微積分一直上去的那種東西,他說樑啊要受到那個力啊、熱啊的傳遞,有數學公式來描述做的狀態,我一點直覺也沒有,為什麼這樣、為什麼那樣……,那時候有寫程式,就是模擬、分析,數值分析的課,突然發現對這方面還蠻喜歡的。

記 者:那個時候開始接近程式?

夏老大:交大其實本來就算是計算機的盟主啊,當時不能上機,只能打卡。交大有所謂的像打字機那種,而電腦就是少數有特權的才有,有一個小房間,然後有5台,然後那每個都「咚咚咚咚(打字聲)」那樣,我們這種平凡人只能在外面用打卡機,一行指令是用打卡的喔!「康、康、康、康(打卡聲)」打一疊,那程式是一疊卡片,然後再丟到計算機中心,然後在出現ERROR,然後要在去……(笑),你很難去想像那種日子啦!後來到了大同,大同蠻先進的耶!大同居然是螢幕,我剛剛講的交大是號稱最先進的,結果卻是打字機,大同是螢幕耶!

記 者:那是什麼螢幕?

夏老大:那個6、70年代,那時候大概69年吧,換句話說當時大同比交大先進,一個是螢幕一個式打字機啊,螢幕就不一樣拉,螢幕就跟現在類似了,雖然debug功能跟現在不能比,但是這已經是很進步了。

記 者:很多硬體設備?

夏老大:用打卡機跟螢幕已經差很多啦,打卡機是要排隊的啊!全校總共就2台,全交大的學生在學計概啊,你光排隊使用打卡機,還有人等你「快點啦快點啦!」打了出來,打錯一個字,丟到計算機中心,到第二天、第三天去拿報表的時候ERROR第三行……,這跟螢幕完全不一樣,螢幕可以像現在一樣可以改,他會有出來ERROR,可以當場改,我那時候是研究生。

記 者:那時候是DOS嗎?

夏老大:那時候DOS還沒生出來咧!那個時候是叫做主機的時代,那個時候還沒有PC,但是大家用那個東西就頭痛了!尤其是那時候的數值分析的程式,那個拿去跑一定會有結果,問題是你不知道那是對的還是錯的,因為你用公式去算這個東西,那程式都沒有ERROR,沒有compile error,但是公式有沒有寫對就不曉得了,所以算出來根本不知道是對的還是錯的,其實蠻有趣的,我用那個東西發現我還不錯,就是debug啊還是什麼東西還不錯…..

台灣經濟起飛 留學風氣大盛期
記 者:6、70年代經濟發展了?

夏老大:對,那個時候留學是很盛行的,那個時候其實已經號稱經濟起飛了,科學園區是民國6、70年,還沒跟你們講一個故事,不過我每一屆都會講這個故事:那時候開始蓋科學園區,是所謂的十大建設,然後中鋼是從63年到67年……反正就是那個時候開始蓋中鋼,所以經濟已經起飛了,還有中正機場(台灣桃園機場)也是那時候蓋的,那最後一次經濟上突飛猛進的時候,無論如何那時留學的風氣非常盛行,所有的人都出去了,沒有人考國內研究所,國內沒什麼研究所,所以那時候就想說大家都出去念資訊,很多人啊,各行各業、阿貓阿狗,全部都去念。

記 者:你是因為這樣才念資訊系的嗎?

夏老大:我可以在大同機械念完,也可以走機械的路,我那時同學大概都是走機械的路,但是我對那高等工數簡直一點興趣都沒有,所以我覺得我這方面還不錯,所以一切重新開始。

記 者:老師你是在國外讀哪所大學?

夏老大:The University of Kansas(坎薩斯州立大學),就是電影情結說你把老闆惹火了,老闆就把你派到Kansas。他的位置就是美國的重心的位置,就是在那裡。

記 者:是如何選國外的學校的?

夏老大:台北現在應該還有,現在應該叫做林肯中心(美國文化中心),他有資料讓人查,他有各個學校的排名,就到那邊去挑,反正挑20多個系,好的、壞的都報名。

記 者:是唸研究所什麼科系?

夏老大:就是Computer Science,當時都丟每個學校的Computer Science。

記 者:怎麼學軟體的?當時電腦不是剛起步?

夏老大:那時候是主機年代,那之後就要講西元了,我出去就是81年(民國70年),而IBM製造PC大概就是那時候開始的,那時候就有DOS了,不過我都用麥金塔電腦,那時大部分都用PC,因為PC是DOS系統,你們試試看用DOS來寫文章,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現在用WORD寫文章很方便,用DOS寫文章要加特殊指令,加一大堆再把它印出來,印出來是票漂亮亮的,事實上妳看到的是很亂的文字檔。

記 者:當時用倚天嗎?

夏老大:倚天差不多就是那時候出來的,其實電腦中文化有各家在弄,倚天是其中之一。

研究所畢業 比利時的社會新鮮人
記 者:那時國外研究所畢業後是直接回來台灣嗎?

夏老大:沒有,畢業以後到比利時工作。

記 者:是在比利時寫程式嗎?

夏老大:那是一個研究計畫在比利時,歐盟那時缺人啊,那個領域幾乎找不到人,所以就找到美國去了。

記 者:在哪裡?

夏老大:歐盟的首都布魯塞爾。

記 者:那是因為他們人才比較少嗎?

夏老大:沒有啦,那個研究計畫是很特殊的一個領域,那他找的工作總共全世界只有2個人,所以你看這有多特殊,一個是發明者、一個是跟隨者,跟隨者找到發明者,我替發明者寫程式。

記 者:那你是寫程式的了?

夏老大:對,寫程式,最初是在學校工作,因為要賺錢,那邊說需要有人寫程式,就過去了!


記 者:在學校是助教?

夏老大:不是助教啦,基本上助教有2種,理論上有教學助教和研究助教,而他們要的是研究助教,還不錯,所以就去應徵了,搞了半天,我畢業的時候我去了比利時工作的內容,不是我博士論文的東西,之後就……

記 者:上大學和出國的經費是如何得來?

夏老大:在那個年代,父母都會拚死拚活的幫子女存留學基金,所以父母都希望小孩出去,所以我老媽存了一筆錢;我有個哥哥,我哥哥沒有出去,我哥不喜歡讀書。

記 者:你哥也跟你唸相關科系嗎?

夏老大:沒有,他唸的是成大礦冶系,給你猜猜看他現在在哪裡?中鋼,礦冶系也是沒人要去的,是冷門的,台灣哪來的礦場,只有金瓜石那邊有,他唸的時候沒有中鋼。這種人生的際遇很難講。

記 者:有沒有想過要在國外定居?

夏老大:所有出去的人都會想要在國外定居,因為美國人的制度有管道,你在畢業以後可以實習一年,本來畢業的學生就該回去了,他多給你一個實習的時間,在實習的時候可以申請居留,多少人在那邊待下去。

記 者:後來為合又回台灣?

夏老大:講不好聽是沒地方去,講好聽一點就是愛台灣嘛(笑)!

記 者:那剛回來台灣的時候是走?

夏老大:那要補充一下,當初去歐洲工作,就放棄了在美國實習的機會,也就是說相衡之下覺得去歐洲比較好玩,不要管什麼愛台灣、不愛台灣,只是說我可以在美國實習、我可以回台灣、我可以到歐洲去,但是到歐洲去聽起來像不錯的選擇。

記 者: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好?

夏老大:也到不是啦,事實上在歐洲的那段時間,我從來都沒有後悔過,在歐洲的這段時間,讓我覺得人生就是這麼回事嘛!到頭來、到時候就知道了,讓我覺得我沒有做錯選擇,但是你要知道那時候我就沒有留在美國,多少人選擇實習這條路,然後就在美國待下來了,當時沒有留下來,這是人生的選擇,之後就時候到了就沒地方去了,就回來了。

記 者:回台灣剛開始是找什麼工作?

夏老大:回來台灣以後也每個學校都丟啊!最初中原還沒給回音,所以我到了工研院去了!到了工研院以後,中原就問我要不要來。

記 者:工研院工作內容不一樣嗎?

夏老大:工研院事實上還沒開始工作,雖然有去了,但是是三個月試用期,三個月還沒滿就決定到中原了。

記 者:為什麼不考慮創業而跑來當教授?

夏老大:我不是創業的料。

記 者:當教授是符合自己?

夏老大:是的。

老實人 美國追女生
記 者:為何選擇資工,是否是因為台灣未來趨勢還是興趣?

夏老大:純粹是興趣,這跟台灣的未來沒關係。沒興趣就不要走了,有興趣的就看這個還不錯,走這個了。

記 者:為何不選擇家鄉南部學校,像中山、成大?

夏老大:應該都有丟吧?不記得了。

記 者:是否是剛好上中原,所以就一直教到現在?

夏老大:事實上那段期間,當時去歐洲時,沒想到要回台灣,那如果回台灣的話,也許就……,在我畢業的那一年,那時如果選擇回台灣的話,應該可以進國立大學,因為台灣的大學教授是從那時博士開始回流,後來越來越滿了……國立滿了、私立滿了,各式各樣的大學全都在那邊,所以等到歐洲工作了3年,再回來台灣找的時候,基本上國立的就比較找不到了。

記 者:當時幾歲了?

夏老大:差不多36歲。

記 者:當時結婚了嗎?

夏老大:結婚了,32歲結婚。

記 者:師母是在何處認識的?

夏老大: 是在美國留學認識的,在台灣追不到女生,女生都是沒有眼光的(笑)。

記 者:現在女生呢?

夏老大:一像如此,我們不要歧視,女生是沒有眼光的,所以追不到……

記 者:所以師母也是台灣人了?

夏老大:他是台灣生的。在美國比較容易追得到女生。我們這種人、我們這種老實、沒用、女生看都看不起的,在街上女生連一眼都不看你,想跟他找話聊也不理你,這種人只有到了美國才追得到女生。如果想聽為什麼的話,我告訴你為什麼,因為女生一離開台灣,就好像魚離開水一樣,在台灣她可以不甩你,她可以一個人過活,她很獨立在台灣活得很愉快,但是一離開台灣到了美國,魚離開水了,第一件事就是生活馬上出問題,因為旁邊沒有菜市場、沒有商店,她必須去美國的商場買東西,距離都是相當遠的,而且沒有公車。

記 者:用走的喔?

夏老大:當然還是有堅忍不拔的女性同胞還是會用走路的,揹著一個小包包,小包包裝不了多少東西,可是要買的東西很多,再說不能買很多,因為還要走回來。

記 者:你負責帶大包包去?

夏老大:那時很簡單,我會說禮拜六我要去買菜,有沒有人要去(笑)?我有車!

記 者:那車子是在美國買的?

夏老大:在美國買車賣車是很便宜又很平常的事。

記 者:在國外大概待多久?

夏老大:在美國待了8年、歐洲待了2年6個月,所以總共待了11年左右。

記 者:23歲出國嗎?

夏老大:25歲出國。

記 者:先當兵再出去?

夏老大:那當然!

記 者:美國跟歐洲生活環境有差別嗎?

夏老大:美國跟歐洲的生活環境有很大的差別,那個差別要親自去才體會的到,以前台灣是叫作開發中國家,美國跟歐洲都是已開發國家,到了美國以後,對已開發國家已有了概念了;到了歐洲我發現美國不叫已開發國家,我重新定義一下,美國是超開發國家,歐洲是已開發國家,如果歐洲那是已開發國家,那台灣早就開發了啦!去比利時要裝電話,他們一般裝電話要等半年,然後電話費很貴,那是國營的,我運氣很好,申請以後3個月就裝了,那你叫這是已開發國家嗎(笑)?

記 者:所以歐洲比美國落後很多囉?

夏老大:簡單的答案,Yes,歐洲比美國落後,不過真正來講不是這樣,美國的城市是到那邊好一大塊土地,要把它蓋成一座城市(笑),因為他是從無中生有,而歐洲跟台灣一樣從古代一直演變,所以路程都彎彎曲曲的,路也是小的,以前是給人走的,不是開車的,所以歐洲跟台灣很像,所以美國的那套觀念在歐洲就不是那麼適應了。

記 者:那時候你跟師母認識了嗎?

夏老大:那時已經結婚了,去歐洲是一起過去的。

記 者:再美國結婚?

夏老大:在台灣結婚的,當時回來結婚。

記 者:老師你不是有2個孩子嗎?在國外生的?

夏老大:老大是在比利時生的。

記 者:有外國國籍嗎?

夏老大:沒有,他還是中華民國國籍。

記 者:是因為沒工作而回台灣的還是……?

夏老大:可以這樣講。事實上我太太不會同意我的說法,基本上她會說是沒有好好找工作,你要在任何地方找工作,找寫程式的工作也找得到,去美國也是一樣,最主要還是要不要而已,因為其實你也可以去美國洗碗,很多人拋棄了高薪,向有人到大陸去洗碗,目的是為了他的小孩。我想我還不至於為了小孩去洗碗。


台灣美國比一比
記 者:老師認為台灣有沒有跟上時代的腳步?

夏老大:超乎時代啦!

記 者:跟美國一樣嗎?

夏老大:當然跟美國不一樣。

記 者:是說科技發展程度?

夏老大:台灣的手機雖然不是世界第一,比美國進步喔,手機的普及性……,事實上從我回來開始,當時在美國當研究生,沒有電腦,我相信到美國當研究生還是沒有電腦。

記 者:學校有配置學校電腦嗎?

夏老大:學校不會配電腦給學生的,學生也沒空間,一般的碩士生沒有空間,你看像我們本系的幾乎所有的碩士生都有座位、有電腦,這個美國沒有耶,那你說誰比較先進呢?

記 者:為什麼現在大家還擠破頭的想到國外唸書?

夏老大:沒有啊!現在很少人去國外了。

記 者:可是比較下來在國外的學歷會比台灣的學歷好。

夏老大:一般市場會比較偏向於國外的學歷,洋碩氏比土碩士值錢,這個觀念有一點點道理,因為一個人敢去外面打天下,或是什麼的,這已經代表某種事情了!不過講實力的話,土碩士很可能比洋碩士強,但是也有差的啦,台灣中上的碩士,應該都勝過一般的洋碩士,洋碩士的優點是敢和洋人打交道,一般土碩士看到洋人就怕怕的,所以各有優缺點。

記 者:從事資工的行業是否遭到家人反對?

夏老大:家裡沒有意見,當時念資工是主流,當時台大畢業的幾乎沒有人留在台灣,全部都出去念了,所以沒人反對。

記 者:為何放棄機械系改而選擇資工系?

夏老大:主要是因為寫程式寫出興趣了,發現比同學厲害,所以我強調每個人做事都要做自己擅長的。

記 者:當如果有興趣卻沒能力時,你覺得是否要以興趣取向?

夏老大:我贊成以興趣當導向,能力是可以培養的,每一行都很辛苦,如果沒興趣就沒辦法走下去了。

記 者:選資工從來沒後悔過?

夏老大:應該是沒後悔過。

記 者:是否遇到困難?

夏老大:這話很難講了,困難有很多啊,能躲就躲啊!

記 者:轉換跑道啊一切都要從頭開始?

夏老大:轉換跑道並不困難,靠著上成功嶺和當兵的訓練讓我長大了,所以就不會猶豫,就去做啊!
 

創造力是你的超能力
記 者:中原資工出社會後,與其他國立大學比起來,有什麼競爭力?

夏老大:我們先談一般企業界的印象,中原的畢業生,一般來講比較樸實,不好聽的話就是比較土,那每個字都有他的意思,比較樸實的意思就是不會想這麼多;我是有個字,但我不喜歡那個字──「企業忠誠度」,我不喜歡這個字,如果用這個字就是說,中原的學生忠誠度會比較高,那講難聽一點就是他不會想跳槽,他比較願意接受,比較不會不滿,因為在中原虐待多了,比較容易接受,能夠在力行住下去,應該能接受任何企業,這是一個中原學生的一個特質。

夏老大:走我們這一行的話,我們必須承認一點,我們資工系學生的資質,我們不要說輸給別人,其碼我們不會勝過別人吧!跟台清交比起來,我們資質不會勝過他們吧!會不會輸過他們,就自己看著辦,這個很重要一點,在我們這一行,資工這一行也許包跨電子,這個不確定,是要靠自己的,所以就對方資質勝過你,或者跟你一樣,他到台清交,不代表他以後會勝過你,我們以後講的,一方面是本領,你所已經知道的,另一方面是你的開創性,你的研發能力,這個是要靠自己一路走上來培養,這個台清交不能給,當然中原也不能給,不過問題是說,並不是說台清交畢業後,他的本領就一定比較強,他的研發能力一定比較強,他也許比較聰明,這是不能否認的,不過話說回來,他又喜歡跳槽,每個地方待兩個月就跳,像花蝴蝶一樣,飛來飛去,那樣子飛三年沒有用啦!

夏老大:這個路看人走,你如果在這段期間,你願意培養自己,你將來的工作,要會善選企業,自己要會看,自己要會做homework,你選一個地方進去,目的就是要待下去的,不是說我來看你兩個月,就走了,那你永遠就飛來飛去,那你這種方向走向,符合我的要求的話,你就有競爭力,我們要有心理準備,你將來出去找事的時候,如果你跟台清交競爭的話,老闆他會有成見,你不能怪他,他會覺得台清交國立大學的比較不錯,中原的可能會比較不好,你不能怪他,但是你自己要有心理準備,咱們以本領見真章,他不會一直都是這樣的,事實上三個月以後,他的態度就改變了,說不定你自己不像話,我就認為中原比較差,你果然比較差。事實上還有一點就是風氣的問題,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所以你們一票人都在打魔獸,你要去裡面好好的student,是很困難的一件事情,我們也必須承認台清交的風氣一定比較好,這就不要否認了。

記 者:現在學生是否該朝大陸發展?我自己有去過,發現他們的發展比台灣快太多。

夏老大:真的有夠不愛台灣(笑),回台灣這麼多年,自己都受怯了,我對愛台灣那個防護罩是很強的,所以像我回答你的問題說,比如說你說:你為什麼回台灣?,絕對不能回答說是愛台灣回來的,萬一有人說你明明是找不到工作才回來的,你還跟我說愛台灣。所以我先說我找不到事才回來,我先把我放到最糟的,然後我才開始攻擊。Anyway去大陸工作,很多人這樣講,你們要知道一點說,大陸正在走台灣走的路,所以我常常批評國民黨那些笨蛋,以前國民黨說要反攻大陸,人家說你放屁,憑甚麼反攻大陸,台灣是那根蔥,要反攻大陸,但是你知道嗎?台灣的經濟早就反攻大陸了,大陸在走台灣的路,這個是沒什麼好吵的,科學園區誰先設的?科學園區台灣先設的,但是大陸設五十多個,他們每個科學園區都比台灣的科學園區條件好,所以大陸我不用去也知道,他們這麼有自信,因為他們在走台灣的路,大陸的學生,他們的心態我知道,他們的心態就是我們這一輩的心態,所以我們常常罵你們,因為你們的心態不是我們的心態。

夏老大:我光是看報導就能瞭解,大陸的圖書館晚上登都是亮的,人都爆滿,這就是我們,我們哪個年代的人的心態,外國在路上走會有年輕人跟你搭訕,他的目的是什麼?目的是學英文,你們哪個人有做到,你們這些混蛋。所以你們現在要跟他們搶工作,你們有什麼地方能夠贏過他,我們現在學生只有一個地方勝過他,但那個地方蠻寶貴的,這是一個發展的路程,現在的學生不可能一樣,因為現在什麼都不一樣,那現在我們有王建明,李安,王建名快成為洋基隊的先發投手,李安也是奧斯卡金像獎得主,像最近台灣有幾個網球好手,有個無師自通的圍棋高手。這不是5年10年的事情,而是最近2年的事。之前埋下的種子已經開花結果了。

夏老大:創造力是無法取代的優勢。加工業就是要增進品質壓低成本,這絕對事大陸最厲害的,他們每個人的本領都勝過咱們,這就是要用到基本理論,要跟大陸拼理論,他們從中學開始就學了英文電腦學什麼的……要比基礎,我們什麼贏過他,壓低成本增進品質他們最會,但是他們沒有忠誠度,因為他們的目的就是要賺錢,第一點他們只會跳來跳去的,第二點他們沒什麼創造力,創造力不是靠讀書學來的。所以要比的就是創造力,這是我們的本錢,但是也要會本領,總不能問什麼都不會,有創造力也沒用。所以要去大陸打天下一定要在創意以及基本的本領,基本的本領一定要顧好。該不該去大陸打天下,我覺得不見得,在台灣應該變成研發中心,一路走來代工已經不能走了,應該做一個世界的首腦,控制世界的生產,組織研發中心,構成一個嚴密的網路,一天道晚都在控制世界的生產。

記 者:資工系除了寫程式外還有什麼其他的性質的工作可以做?

夏老大:賣電腦是其中一個,但是走這條路的已經越來越少了。學軟體的五十人,大概有十人會寫軟體,二十人不一定,二十人從事硬體。像IC設計已經事主流,就像我剛剛所說得控制研發,台灣成為首腦,設計是不能代工的,設計出來才去代工作出成品。影像處理不是說不能做,但是台灣沒什麼市場,台灣這麼小,如果真的走這一行可能要到美國。一時之前想不到這麼多,設計是我們能走的路。

夏老大:我還是一句老話,我訓練你去學,我要求你去學,希望你能在我的訓練與要求學到我所交的,然後你就會比我厲害。

基礎邏輯裡的秘密
記 者:那~~據說你開了一門課是基礎邏輯課程,每個老師開每個課程想必都有他的意義在,能不能大概說一下,開基邏這門課的意義何在,為何在這一屆變成了選修呢?

夏老大:基邏這門課大家對他的認知不一,當初我提出這門課是為了當你們在未來,修越來越高深的課程,幾乎每一門課都需要證明種種理論,當那時你該如何證明你的algorithm比別人的好,或者是有每種特性別人沒有的,你必須想辦法證明。基邏這門課就是讓大家能有基本的邏輯思考訓練,敘述基本的証明道理,如何將你的話清楚的說出來,基邏從頭到尾就是在說這個道理。

記 者:那為何改成了選修呢?

夏老大:基本上有一些老師反對,他們認為全台灣沒有一間學校在教基邏,所以基邏存在的必要性沒這麼大,這已經脫離基邏重不重要的問題了!或許別人沒有在教可能代表基邏不重要,但也可能代表別人沒有這樣的師資。
記 者:上過基邏的學生是否能感覺到與沒上過的學生間的不同?比如說站起來回答時他的思考更加完整之類的。

夏老大:像這種事情只能用旁敲側擊的方式去發現,雖然我教的學生對基邏沒有反感,但也沒有人大力的推薦這門課。有一位同學修過這門課不少次,他卻能告訴大家修這門課很有幫助,例如現在看報紙他能輕易看出報紙的正確性,這就是我上基邏的目的,他能從這門課去發現對方是否胡說八道。我舉例來說好了,有時候我和一個人在說話,當他說錯時我能反應很快的指責他,他可能還要想一想我到底在指哪件事,這就是邏輯的關係了!

記 者:那夏老大有沒有發現被你上過基邏的同學,有能發現的改變之類的?

夏老大:基邏到底有沒有發揮效用並不曉得,如果懂當初設基邏這門課的用意與這門課希望達到的效果的老師基本上是不會反對的。至於為什麼要拿掉則是基於教育部的原因,認為現在學校的學分數太多了,認為必修學分應該要少一點,讓學生能選擇自己想要上的課,讓學生自己去規範自己的課程,這算是目前的主流思想。當我們要決定拿掉哪個必修學分時,基邏很明顯就成為了犧牲品。不過如果我不去教基邏這門課,不知道有哪個老師可以教這門課,我是擁有很完整的教材在,老問題在於其他老師認不認同罷了。

家庭與學校間的翹翹板


記 者:對於你的生活圈,除了家庭和學校,是否有其他休閒活動呢?

夏老大:我現在的生活圈就只有家庭和學校。

記 者:那你對自己兒子的期望呢?和你走同一行?

夏老大:說沒有期望是騙你的。期望當然有!我不希望他去當流氓之類的,但我不會強迫他向我一樣當教授,一定要走電子之類的行業。我會稍微鬆一點,只要走一個可以吃飯的行業就好了。那當然我有這個想法,還好兒子沒有挑戰我的想法,比如說他對繪畫有興趣,那就去走這一行,還好他們並沒有這樣做。我自己的原則是做自己有興趣的,而且看起來很不錯的,基本條件是要有飯吃。

記 者:老師教育是你的興趣之一嗎?

夏老大:教育一直都是我的興趣。

記 者:那是為了教育而教育嗎?

夏老大:我還沒這麼偉大啦!之所以作教育這門工作,是因為不錯。有寒暑假,薪水好,教書又很自由,幾乎可以教你所想教的。不像是國小一天要教到8小時,高中也好不到哪裡去。大學就好多了,有的老師一星期只上兩天課,他們特地只排兩天課,這樣一星期就可以放到五天假了,這種工作要去哪裡找。這個時候還不見得大家都選這個行業,因為當初還不知道什麼叫經濟不景氣,和我們同一時期的人身價都是三億以上的。

記 者:老師你有考慮過要去公司工作嗎?

夏老大:基本上我的專長不在於公司內,我只能寫程式,如果我的專長是IC設計就不一樣了。

記 者:那就是說老師你學的是比較學術的東西嗎?

夏老大:沒錯,我所學的比較偏向學術性的。
記 者:那你是為了教育而學習程式設計嗎?

夏老大:基本上我是因為比較喜歡人與人相處的感覺,不喜歡死板板的,這就是當初為什麼我離開我原來的科系,這是我主要的原因。

記 者:那老師未來有沒有什麼計畫?

夏老大:各位可能要看不起我,我未來並沒有什麼計畫,就是繼續教下去。

記 者:然後教到退休去打高爾夫球?

夏老大:我是沒有錢去打高爾夫。你沒發現我上課一直暗示當將來你們功成名就,要記得分個幾張股票給我。我常常這樣講,你們都沒聽進去。

記 者:老師請問你家庭和工作是否有辦法兼顧。

夏老大:答案是我並無法兼顧工作與家庭。事實上很困難,我常常在想那些成功的人,常常再忙一些自己的東西,是否放棄家庭了。這種話我很少和你們講,就是你小孩在成長時你應該陪在他的旁邊。剛剛不是說到對小孩的期望嗎?對小孩子我沒有那麼大的期望,我只有對自己的期望,就是在他長大的過程陪在他身邊,像我小時候父親就過世了,很多事情在我的成長階段我並沒有學到。所以我對自己的要求是當我小孩在某個階段時,我會給予他那時所需要的話。那從前那個時間點我父親無法告訴我,我要在他的時間點給予他那句話。同時小孩再成長時也要陪在他身旁,因為這也是成長的一部分。縱使只是回家罵罵小孩,這也算陪在小孩身旁。但你很難衡量成就與家庭,如果你只顧著成就,將來一定會後悔,因為小孩成長很快就過去了。像我家老大高一了,他已經快脫離我們的管教了,所幸老大還肯聽她母親的嘮叨。當他過了那個階段時,就來不及了,所以那個時間你必須要在,不能都在公司。

記 者:可是老師你住台北,每天通勤到中原不會造成與家庭的不方便嗎?

夏老大:事實上這是一件好事,在學校時就是在學校,回家就是回家,這是一個很好的切割點。如果住在學校附近就很討厭,比如說:「夏延德快回來,小孩子吐了。」吐了就吐了,隔這麼遠,我可回不來。

少打魔獸 同學互相勉勵 全人教育
記 者:那老師你覺得中原資工畢業之後,我們的能力是否足以出社會?

夏老大:這和中原資工沒有關係啦!一般來說大學畢業生是兩萬八到三萬二,資訊畢業的就比較好一點,比如說兩萬九到三萬三,這個就要看自己的本領了,但這不只是看本領,剛開始試看本領,後來你的做事態度與見識通通都要算進去,當你老闆在做決定時,提供個意見,老闆覺得非常好,這就是你的見識了。如果你每天只會課程學到的東西,當然就不行啦,當公司決定要如何發展、要走哪條路,這時你一點都提不出來了!如何管理一個團隊,如何處理好人際關係,你什麼都不知道的話,你就只能用你自己的東西。不是說你沒用,但你只能這樣做,因為你什麼都不懂。

記 者:老師我有一個問題,為什麼你堅決喝可口可樂?

夏老大:可口可樂就是好喝,百事可樂就是不好喝,我有什麼辦法?我也是過喝百事,但真的就是不好喝,這就是真理!可口可樂是有故事的,他們有一個獨門秘方,百事可樂想要抓他們的秘方一直抓不到,這是第一個。第二就是可口可樂他曾經想要改版,當新的可樂出來後,三個星期大家一直去超級市場找舊可樂,新的完全沒有人要,你說這是什麼意思?好喝就是好喝,我那時候找舊可樂找的好辛苦。

記 者:老師可不可以幫我們做個結語,比如說對我們的期許之類的。

夏老大:我對你們的期許都在平常罵你們時罵完了。真的要說的話。第一,少打魔獸。第二,最好可以和自己的同學互相勉勵,玩還是要玩,女朋友還是要交,就是不要一直發呆睡覺,這就是你們該做的事。第三是全人教育,雖然全人教育聽起來蠻空泛的,但真的是幾個層面都要兼顧到,如果你能兼顧到,將來你就能在這個地方勝過其他人。事情該怎麼做,大家交情也很好,大家都有女朋友──大學生活就是要充實,整天打魔獸發呆睡覺,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當你覺得很充實,這就是一個很好的大學生活。

採訪側記 

 


◎謝承志

就在電學七樓最不易被發現的角落,714,夏老大的辦公室。我們採訪六人行,敲敲貼滿簡報與「謝絕推銷」的門,夏老大探出頭來和我們赴約,我則好奇的想把頭探進辦公室,夏老大很注重隱私的讓我只能用眼角瞥看辦公室一隅。

訪談在大運會首日午間進行,我們七人圍坐在715,那間平時大家機測擠得水洩不通的區塊,現在正上演一場難得的師生對談。

大家的問題五花八門,夏老大來者不拒的一一回答,從國小、雄中、交大輪機系,一直到取得坎薩斯州立大學Computer Science博士、赴歐洲比利時工作、結婚生子、進中原任教,夏老大最喜愛、最有興趣的就是教育,對莘莘學子的期許都在每一堂課上。

課堂上與私底下的夏老大似乎無太多不同,白色襯衫、西裝褲、白色襪子,配上涼鞋,表情動作很多,像是想把所有自己的知識與想法都傳給學生,毫不保留。

夏老大上的科目都是資工系的重點科目,記得開學時他千叮嚀萬囑咐「不喜歡就轉系」其實就像他自己的經驗談,從輪機轉資訊,也找到了人生方向。人生,當然要選你所愛,愛你所選!

訪談結束後,夏老大走回714,我們飢腸轆轆的吃了一頓麥當勞,一場難得對談畫下句點。最後請大家記得「少打魔獸、和自己的同學互相勉勵、不要一直發呆睡覺、全人教育」以及「長大事業有成,別忘分幾張股票」。


>>>>中原大學 資訊工程系 一年乙班 班刊
>>>>全文轉載自<志言智語>部落格

創作者介紹

佳文共享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