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91-2.jpg原本去年四月說不要再寫書的大前研一,眼見全球金融海嘯衝擊而來,去年年底,應出版社之請,又一口氣出版了四本新書。

雖然說話直接、特立獨行,大前其實是一個熱心腸而又有紀律的人。每日早上五點起,就在住家樓下的辦公室,認真研究分析日本及世界的政治、經濟、社會變化,苦口婆心地發表意見,希望日本改善。

長年來往日台,他對台灣也十分有感情,提出台灣應開始規劃成為一個適於人居的「生活者大國」,不要像日本一樣,只有「產業」思維,而不為最終的對象──人民的生活著想。他認為許多已發生在日本的問題與解決之道,也很值得台灣參考。

他指出,許多亞洲人對領導人的期望與要求都太高,才選上來,就扯後腿,並沒有給他們充分機會好好表現。他認為馬英九是不錯的領導人,他玩笑地說,不然他隨時都願交換:「我給你麻生,你給我馬英九。」


以下為大前研一採訪紀實:

問:應該如何投資或是建設,讓國家成為「生活者大國」,更適合居住呢?

答:日本政府有一個心理障礙,就是認為政府應該發展產業。他們做得過度了。

從公民角度重新建構政府
政府的角色,是提供國民優質的生活,安全、舒適的生活,這是政府的第一要務。

日本的政府,思考仍是「產業、產業、產業」,我們有厚生省(Ministry of Health and Welfare),但是這個部會是為醫生、醫院設立的,不是為了病人。我們有農業部,卻不是為了服務我們的胃,而是為了漁夫、農夫服務的。教育部是服務老師的,不是為學生、家長而設。

這是日本政府的產業思維。日本政府的架構組織,是為了提供公共服務的人所設立,而不是為了服務的對象。

現在,是該轉換政府思維的時機。政府應該想著二十一世紀,如何鼓勵學生學習,如果有不適任的老師,就應該開除。我認為日本人民應該要求,要過好的生活。我們值得過上好的生活,政府也應該提供好生活的服務,不再從教師、醫生、農夫、漁夫的角度建構政府,而是以公民、消費者的角度思考政府架構。

過去二十年,日本政府並沒有改變。我們有一批教育菁英,卻沒有人說政治家應該將日本政府轉變為服務日本人生活,所以選舉是沒有用的。我們有民主黨、自民黨,但是他們的基本想法是一致的。

改變一切以「產業」為依歸的思考模式
問:你對日本的建議,台灣也適用嗎?

答:是的,台灣的發展比日本晚幾年,所以台灣也將面臨日本的問題。

我對日本人做了很多分析,我希望讀者會享受理解日本國民心理的過程。這不代表日本是個愚蠢的國家,但讀者將會理解,為什麼日本成為如此封閉內視(inward-looking)的國家,在這世上沒有擔當更積極主動的角色。

在某個程度而言,這將會幫助台灣想清楚未來。

台灣政府也是以產業思維主導政策,一向也是「產業、產業、產業」。然後企業西移中國了,那台灣還剩下什麼呢?

台灣必須改變,將自己變為夢想中的生活之地,開放自己,譬如讓日本年長者也樂於長居,這樣一來,資金會流入。

台灣也有很好的科技基礎,要讓科學家、工程師也能從全世界飛來台灣工作。台灣可以將自己發展為適於生活的國家。要吸引傑出的工程師來台灣研發、科學家來做研究,我認為台灣必須聚焦於舒適的生活環境,因為這是中國大陸要花上很久時間才能趕上台灣的。

所以台灣的未來,如果現在就計劃,可以朝生活大國方向邁進,而不是從中國吸引製造產業回流。

下一個五年、十年,台灣應該專注於提供舒適、安全、吸引人的生活環境,打開大門,歡迎外國人來定居,錢也會進來。

台灣需要更多基礎建設
問:你認為什麼構成舒適生活的要件?

答:以政府而言,政府至少必須擔保你衣食無缺。國民自然而然就會花錢消費。

問:台灣政府正在學習日本政府二十年前做的事:零利率、投資公共建設、鼓勵人民消費……。

答:我認為,台灣的確需要更多基礎建設。台灣基礎建設的腳步是緩慢的,像是把河川清乾淨、淨化空氣、清理海岸等等,在創造安全、乾淨、舒適的生活環境上,台灣應該加碼投資。還有也應該都市更新。

我上回到台灣坐了高鐵,非常舒適。但是在日本,你知道的,新幹線是從九州到北海道。台灣只有一條高鐵。高雄只有兩線的地下鐵。大阪有相當複雜的地鐵系統,東京更是被綿密的地下鐵系統覆蓋,任何地方地鐵站都是十分鍾步行範圍內,十分方便。台灣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除此之外,政府也應該針對郊區住宅區重新規劃,目前台灣郊區和市中心的交通十分不便。在戰前,日本就發展了地鐵、高鐵,所以,日本中產階級崛起的祕密,是郊區的開發與鐵路的民營化。

變成國際化的學習之島
我認為台灣也可以參考日本,讓人口可以更均勻分佈,更舒適地居住、通勤工作。這個對台灣政府來說,還是一項大挑戰。

但是如果現在就開始構思,不只本國人,如何讓外國人在台灣也住得更舒服,表示你要建設不同的宗教設施、多語言學校。這樣將會讓台灣成為人發展學習的地方。讓外國人在台灣可以學到中國的、學到日本的、學到全世界。

台灣必須變成很國際化的島嶼,建構遍佈台灣島的學習社群,這將是很好的競爭策略。千萬不要跟中國、越南競爭。

問:但是台灣正面臨經濟衰退,大家都相當擔心台灣的未來……。

答:我並不為台灣擔心。台灣人最大的問題是,總是擔心自己。事實上,是台灣幫助中國成功,台灣對日本來說也是好客戶,台灣還擔心什麼呢?如果台灣被趕過了,當然要很擔心。

台灣政府千萬別為了創造工作而創造工作,像歐巴馬這樣。如果台灣朝生活者大國前進,工作機會自然就會產生,別擔心失業率,用公共預算來降低失業率是最不自然的方式。我對台灣很有信心。

問:但是很多人認為台灣缺乏領導力,領導人也沒描繪願景?

答:你們有李登輝與馬英九。你如果看看日本政治家,我會說,你為什麼還擔憂呢?我隨時願意和台灣交換國家領導人,我給你麻生,你給我馬英九,哈哈……。

我認為馬先生是很有能力的,非常聰明。我認為,台灣人民藉由讓馬英九當選,表達了人民信任他的判斷。

問:現在馬英九的支持率(二八%)很低……

答:是的,但是日本首相麻生的支持率也只有一九%。總是這樣,我也不懂南韓的狀況,每個人都要把李明博拉下馬,但是在一個國家,你無法開除一個總統,在南韓,人民就是和這個總統結婚五年。人民倒不如授與他權力來好好施政,是不是?

讓他好好演出一場吧
我不認為馬先生是個壞人、或是有什麼不良意圖,我認為他是非常聰明的,所以我會說別管那些枝微末節的事了,就讓他好好演出一場吧!因為他是少數亞洲領袖中還能對自己國家做出貢獻的。我對他很有信心。

我認為,他對於開放兩岸是做得很好的,這是早就該做的,這是必須的步驟。前一任台灣政府並沒有做好。我會說,就讓他好好執政,看看他能端出什麼成果。

我會建議,他應該對於日本多花一點時間,因為台灣可以從日本學習很多經驗。馬先生到目前為止,並沒有像李登輝一樣在日本深植人脈,但是我知道以馬先生的知識包容度,是很容易在日本結交新朋友的。

我認為他應該多花一點時間在其他亞洲國家身上,而不是只專注在中國。如果人民不喜歡他,下次選舉還有機會,但到選舉前,給他機會好好做事。

我認識很多亞洲領袖,我必須說,恭喜你們,你們有一個好的領導者。給他機會,讓他做他想做的事。

問:日本經濟已經壞了十七、八年,你怎麼看日本經濟,未來將會變好嗎?

答:我認為日本人的集體智慧將會式微,日本單獨公司、企業都會不錯。日本在全世界的影響力幾乎是零。這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日本生產了這麼多產品,包括任天堂,不只是豐田汽車和佳能相機。

但是,做為一個國家,日本的智商是很低的。集體智商幾乎是零,這是因為日本政府及官僚不希望人民思考,加上大眾媒體也非常糟糕。作為一部機器,日本注定要衰敗。

這是為什麼我說,如果你想要擁有獨特的生活,你就必須在群體之外,你必須自己思考,所以你才不會依靠群體替你做判斷,你將會有自主的判斷和思考能力。

問:如何提高社會集體智商?

答:昨天,我才從教育部拿到許可來興建(網路教學)大學,這所大學將訓練出十萬個不同的大學生,這樣日本就能改變,雖然這將會花很長的時間,但是或許每年兩千名的畢業生,將像我說的,會有獨立思考能力。

我已經走了很長的路,我的結論是,不要再等待政府,我們自己創造吧!以我的年齡,我也許能參與前十五年,但是我將創造奠定出課程和這所大學的精神。

這十萬大學生可以在這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工作。我將教導他們領導力、教育、問題解決方式、語言技巧、還有融入社會的能力(social fitness)。學生將可以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工作。

我已走了很長一段路,而我決定,我要創造可以改變這國家的人才,我將把這群我訓練的人貢獻給企業,而這也是我對國家的貢獻。(王曉玟整理)

>>>>2009/02 《天下雜誌》 416期 

創作者介紹

佳文共享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