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在家掛網耍宅,一邊聽著江蕙一邊胡亂下載歌曲,突然發現一個「A片是如何被拍出來」曖昧的連結,荷爾蒙的驅策讓人不由自主點入,然而螢幕上青春的肉體尚未完全現形,電腦啪達一聲就強制關機,再打開電腦,防毒軟體跳出一個對話框,上頭的字來不及讀完,電腦再度關機。「靠,中毒!」血液猛然衝上腦門,眼前一陣暗黑。

開機型病毒、檔案型病毒、常駐型病毒、網路病毒、巨集病毒等等,一套繁複科技語言定義出來的病毒我仍無法全盤理解,但惡毒的程式埋藏在色情網站、挑逗的曖昧郵件,孕育、潛伏、發病的過程,和愛滋病毒的特性、傳播的原始途徑是何其類似。

大約是八○年代初期,愛滋病在美國西岸開始蔓延之際,美國中學生斯克蘭塔利用當時功能最強的蘋果二型電腦(AppleⅡ),製作出「ElkCloner」病毒,靠軟碟傳布,堪稱是世界上第一隻電腦病毒,電腦病毒氾濫和愛滋蔓延在人類文明發生時間點的巧合,不知會不會有什麼神祕寓意,然而這兩件事情確實因為這樣而有了強烈的類比性。

汁液橫流的趴場,危險情人的青春肉體會讓人染病,而青春高校生脫光光的電子郵件讓電腦中毒的風險也不小,淫慾總是要付出代價的,不管是真實人生或者是虛擬世界。在病毒潛伏的惘惘的威脅下,我們上網如今是背負著多麼大的道德壓力和罪惡感呀。

>>>>2008/8/25 聯合報 聯合副刊

創作者介紹

佳文共享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