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絕世英豪》,改編自大仲馬名作《基度山恩仇記》。男主角含冤下獄後,向囚禁多年的神父,請教擊劍之術。神父就著獄中涓滴的水,快拳刺出。手背上,毫無水漬。男主角勤練,劍術大精,終於得報仇恨。

這部電影已是第二次看,卻忘了細節,每每自問,再來會如何呢?神父出拳的姿態,直到影片結束,仍徘徊不去。我納悶,在什麼影集或文字裡,見過類似的「速度」。

以快取勝的,有小李飛刀。西部快槍手。關羽的回馬槍。陳怡安的飛腿。喔,當然不可忘記黃飛鴻的佛山無影腳。微軟作業系統。光纖網路。還有我高中參加溯溪健行時,因一旁女孩的打量眼神,故而展快腿,躍塊石,過溪澗,心裡正因女孩的崇羨而欣喜得意時,卻忘了自己正離她們越來越遠。以快為特色的則有西北雨。台灣股市。政客變臉。號稱每天寫一萬字的暢銷作家。每四年一次的大選。

因為一個畫面,卻聯想起許多「快」的情境。燃一支菸的速度也很快。不遠前,大樓忽起。每一個月理一次頭,染一次髮。或者隔一年,再在演講跟評審場合與故友重聚。

我想起來了。類似神父掄拳刺出的,是小偷的手,古龍小說裡的神偷,莫不以妙傳技、以快聞名。

我回到房間,發覺小偷剛剛來過。

他,偷走了我家的嬰兒,在床上,放了個十歲大的少年。

>>>>2008/7/13 聯合報 聯合副刊

創作者介紹

佳文共享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