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軸如巧克力棒一般脆弱。是這樣的一個時代,忘了撒上一點花生或是杏仁的時代。

45瓦功率的微風中,長毛象遠遠從對街踱來,帶點焦糖風格的腳印準確的印在斑馬線上。

不過實在走太慢了,我開始擔心110V的紅綠燈會不會突然變燈,何況踩著油門等候的迅猛龍一臉看起來不耐煩的樣子。「好慢。」旁邊的劍齒虎臉色也沒多好看。

我忍不住走過去。「快要變紅燈了喔……」這時我才發現長毛象眼睛是閉著的,仔細一看原來連步伐都有點連線延遲的感覺,簡直像是傳輸8K那樣懷舊的速度,讓我不禁眨了眨眼,芝麻黑的數據機的LED燈一般閃啊閃。

「啊,快要變紅燈了喔……」

「快要變紅燈了喔?」

「那個啊,她應該聽不到妳說的話啦。」

大概低頭75度才聽到的聲音像滾動的餅乾屑。原來是看起來有點嫌麻煩的三葉蟲。

「因為她才剛從冬眠醒來沒多久,開機沒多久就馬上進入省電模式了啦!」

「啊?」

原來如此,所以只保持最低運作,直線前進而已,聽覺視覺都OFF掉了。不過我還是很在意啊,這樣下去等等110V的紅綠燈應該會被長毛象的行進路徑輾壓,而且我更想吐槽的是現在明明是夏天,那個「剛從冬眠醒來沒多久」是怎麼一回事啊。

>>>>2008/7/1 聯合報 聯合副刊

創作者介紹

佳文共享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