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人都有因意外或疾病與死亡擦身而過的經驗,我爸因此很喜歡把「鬼門關前走一回」掛在嘴上,提醒我們這份珍惜感。不過,我的印象裡最接近死亡的一次卻不是這些。

很多年前我因為作電視節目跑了大陸很多省分,在哪個地方我忘記了,山坡邊上有架鞦韆,那裡的少數民族很會盪鞦韆,因此決定來錄一段。我和一個當地年輕人面對面站在鞦韆上,腳底下的木板本來就很小,容納四張腳板很嫌緊,隨著越盪越高,對方越使力,我的兩隻腳都只剩大拇指勉強搆著木板。我死命抓著鞦韆繩,心想掉下去我很可能摔死,我還這麼年輕,要死也不想死在這兒,便狂喊「我要下來」!我這麼一喊,對方反而盪得更高,周圍的人也哈哈大笑起來。平常我很愛逞強,自認把面子看得比命重要,但是我的腳已經快踩不住了,到時候我不摔死也會摔成殘廢,只好不顧尊嚴地大哭起來。終於鞦韆停下來,我知道自己非常丟臉,但我第一次感受到為了活命不在乎別人恥笑的心情。事後我並未興起從死亡邊緣走回來而重新看待生命的感慨,因為我不覺得那次自己差點會死,我可是使盡吃奶的力氣來救自己的。

人不一定有能力和死亡對抗,無論是可以選擇或是不可以選擇的,人已經出生了,就要替自己的命運負責,你左右不了別人施加於你的,你只能左右自己生之一瞬所持的信念,否則就會抱著怨念死去。

>>>>2007/01/29 聯合報 聯合副刊

創作者介紹

佳文共享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ay
  • preparing for death

    how do you get ready for death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