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一所私立學校,待了將近十五年的時間,從幼稚園一再免試直升,一直升到高中畢業。

我代表這個學校,參加很多比賽-----作文,演講,辯論,從這些比賽拿到的獎狀,足夠當壁紙;我也不間斷的當班長,當模範生,當學生會主席,當畢業生代表,可是,我自己心裡很明白-----對這些比賽,這些〞公職〞,我都沒有熱情。

我從來沒有把那些冠軍杯當成是光榮,我也從來不認為擔任那些〞公職〞是為了〞服務人群"。

我只是憑叢林動物的本能知道,這些冠軍杯,這些公職頭銜,都可以讓我更任性,享受更多特權,也更方便的擺脫困住我的,課本裡的世界。

我很冷淡而有效率的完成一次又一次的比賽,來賺取我要的空間。爸媽常常困惑,搞不懂我為什麼出去比賽得了冠軍,回到家卻絕口不提。

他們不曉得,我是以這些冠軍為恥的。

我的作文,演講,辯論,全部都充滿了我一點也不信的謊言,用盡了我覺得很廉價的表達技巧。我不得不引以為恥,因為這些跟光榮無關,跟熱情無關,只是為了換取更多小小的,不被控制的特權而已。

這是我在這家學校,從幼稚園到高中,學到的重要的東西 : 人,在某些別人瞧得起你的時候,你要學會瞧不起你自己。

高中的最後一年,我終於用行動唾棄了自己的特權,我編了說實話的校刊,讓自己被學校記了大過,用爛成績驚險畢業,離開這個學校。

我某個程度的珍惜這段〞高度政治化〞的少年歲月,我從中體會到的,不管是腐化的樂趣,還是反叛的快樂,都替後來的我,省掉了很多時間,讓我沒有再耽溺在無聊的權力遊戲裡。

教育,本來就應該是這樣的---把你拋到空中,接近一下星星,再讓你跌進溝裡,聞聞自己的臭。

如果你運氣不錯的話,你會聞得到自己的臭,你會把自己洗乾淨。

我的運氣還不錯。

我聞到自己的臭。

>>>>2008/8/19 蔡康永的博客

創作者介紹

佳文共享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