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他們高三。每當長長的晚自習結束時,男孩和女孩會背起書包,踩著水一樣溫柔的月光回家。

回家的路總是愈說愈長。女孩有點私心的想延續這樣的談話,於是慫恿男孩牽著腳踏車慢慢走。從圖書館到校門口有一排黑板樹,秋天來臨時,滿樹開出星簇般的花。花雖然不起眼,但那股香啊,撲天蓋地而來,像晨霧似的把他們緊緊包裹起來。

什麼都沒有說,他們就畢業了。女孩上了大學,發現校園到處都種著黑板樹而欣喜不已。回憶像晨霧般消散在時間裡,思念卻像月光下的黑板樹,那麼香、那麼悠長。

現在,女孩回到家鄉,回到那個輕手輕腳、不曾老去的地方。那時青春笑得多麼愜意而美好啊。什麼都沒有說的那一年,變成一股香氣飄颺在夜風中;女孩撫摸高大的黑板樹,輕輕問道:「嘿,你現在好嗎?」

>>>>2007/01/02 聯合報 聯合副刊

創作者介紹

佳文共享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