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5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台灣每達選舉就會去玩「改名」「正名」等符號象徵的遊戲。這是「符號動員」。它就像用符治病,雖然虛幻,但也像大補帖一樣,最有實效,這也是從中正機場改名、中華郵政改名、一直到現在中正紀念堂改名,樂此不疲的原因。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陸橋橫跨鐵軌,軌道就在圍牆後方,連結著遙遠的城市。

阿聖專注地用噴漆在壁面塗鴉,橙黃和鮮紅顏料逐漸成形,圖案就像化學課本上的複合物結構模型般精巧。

霧沫狀顏料與嗆鼻的揮發氣味隨風飄來,我皺著眉頭移動到上風處。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對創作的想法,跟我對愛情一樣。 

    創作像愛,是隨時、隨地、隨意的。 

    一開始我並不這麼想。大學剛開始寫作時,我覺得寫作前要齋戒沐浴、寡慾清心。寫每一個字都要嘔心瀝血、如雷灌頂。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一陣子網路上流傳著一個笑話:「據說草山行館被燒毀的那晚,許多國民黨的大老都夢到蔣介石對他們說:『X的!走了三十幾年,竟然沒人燒一棟像樣的行館給我!不過今天終於收到了,而且還是完完整整的草山行館!俺真是太高興了!』」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學的社會事件簿》 趙承熙的悲劇

1970年代末期,我在舊金山灣區參與劇場工作,和舊金山的「亞裔劇場」非常熟稔,亞裔劇場的成員清一色是土生亞裔子弟。多次觀摩他們的演出,最精采的是幾位優秀表演者的獨白。台上沒有布景,一支聚光燈Spot Light跟著演員走,即興發揮。內容多半是描述他們成長的遭遇,講到痛切之處,演員的情緒止不住滾滾而來,痛快淋漓全場為之動容。印象最深的是有位帥哥,他的劇目叫:《你從哪裡來?》(Where are you coming from)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聽說事情發生後,韓國政府當作國家重大危機處理,連Rain的演出計畫都作了更動,許多韓國,甚至中國社區都對民眾提出警示。直到新聞說有些亞洲人非但沒被敵視,還收到白人慰問的鮮花和卡片,表示「你們受到的傷害更大。」「這不是人種的錯,是個人的錯。」才讓我稍稍放心。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戲院的燈光亮起,才發現坐在我右手邊的觀眾,赫然穿著和電影《三百壯士———斯巴達之逆襲》裡,那些斯巴達武夫們一般怪異的斗篷和小內褲。更奇怪的是,他竟然兩肩抖動,不自主地坐在座位上掩面啜泣,不肯離去。

sincerex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