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6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光榮的一日今天,是一個光榮的日子。將來的歷史會寫到,在二○○六年六月二十七日這一天,台灣人行使罷免權,督促一個總統下台。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台灣是個舉世少見的是非錯亂地帶,因而我們在談論問題時,總是充斥著一堆鄉愿式的,圓滑但又自認聰明公正,事實上則是等於甚麼也沒有說的空洞虛浮概念和語詞。

    我們一碰到重大問題,就祭出「不要政黨惡鬥」這個萬靈丹,就是已頻繁到讓人厭煩的新八股。凡事都推給「政黨惡鬥」,這是多麼安全的批評方式啊!當人們一說「政黨惡鬥」,他就似乎成了公正的第三者,而且又免除了就事論事所必須擔負的風險。「政黨惡鬥」這種說詞是高明的修辭談話術,它把本來有是非的問題,經過一陣鄉愿式的塗抹而變得是非消失。各打五十大板的結果,是讓那本來應打一百大板的賺到了五十大板;而不應挨板子的,則輸掉了五十大板。這種鄉愿,造成的結果是惡人欣喜若狂,而善人則心裡悲傷。

    「政黨惡鬥」這種鄉愿式的談問題方法,一方面當然脫胎於我們社會那種凡事和稀泥,不管對錯,而想討好所有人的文化習慣。而到了近年,這種談問題的方法更被當權者悟出了奧妙,於是一出了問題,立即祭出「政黨惡鬥」,「藍綠對決」這種說詞,於是對錯是非立即被轉移了焦點。而一次次的錯誤,一次次的危機,也就靠著這個萬靈法寶而輕鬆過關;反正有了再大的錯誤甚至違法亂紀、貪腐無能,只要有人批評抗議,「政黨惡鬥」這種說法就是貼給別人的自救標籤。

    除了傳統的和稀泥文化,以及統治者的權謀,使得一有事情就不實事論事,而將問題往「政黨惡鬥」上去扯之外,近年來我怐懋|的許多名流也學到了使用「政黨惡鬥」這個萬靈丹的竅門。於是一遇到事實上是有是非對錯的問題,他們畏懼於在是非對錯間做選擇,因為這可能會得罪狠而敢拚的一邊,於是遂自然而然往最安全的「政黨惡鬥」上做文章。一句「政黨惡鬥」,掩蓋掉了天下多少黑暗!孔子說:「鄉愿,德之賊也。」這可真是至理啊!當代美國保守法學泰斗,芝加哥大學教授波斯納(Richard A.Posner)在《公共知識分子:衰落的研究》裡指責一個名流批評家那種無是無非的懷疑心態時就明白指出:「事情絕非總是零亂不堪、斷斷續續、漫無目的、無聊透頂、荒謬可笑的,事實是斬釘截鐵那樣清楚的。」

    我對近年來不論是非,動輒用「政黨惡鬥」來模糊問題,並藉以閃避自己批判責任的人已反感至極,因為那是自覺或不自覺在替惡人張目的說問題方式。

    台灣沒有「政黨惡鬥」,只有失政亂政與貪汙腐化。如果反貪罷免就是「政黨惡鬥」,那麼鞏固緘默,一團和氣,才是應有的態度嗎?看著又有人在那裡假裝公正用「政黨惡鬥」這個奇怪的觀念看問題,台灣之所以是非混亂,惡人囂張,良有以也!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就要打烊了。一個人走進來,一個男人,很年輕,幾乎還是個孩子,穿一件廉價的牛仔夾克,皺巴巴的,挺髒。附近有座大工地,小蓮一看來人就知道這是那工地上的民工。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報載台灣的問題家庭越來越多,安置受虐兒童的寄養家庭需求也越來越高,但是供不應求,每天有三個兒童需要安置,而只有0.7個寄養家庭產生,許多可憐無辜的孩子無處可去,最後又只好回到當初受虐的環境,繼續受虐。

哈佛大學的發展心理學家凱根(Jerome Kagan)曾經觀察四個月大的嬰兒,例如給他們聽一個很大的聲音,有的嬰兒會嚇得馬上大哭,有的嬰兒則掉頭去看是什麼東西發出這麼大的聲音。依他們活動的強度,對外界刺激的反應方式及脾氣(愛笑還是愛哭)將他們分類時,發現有20%的嬰兒可以歸入害羞、膽小類,40%的嬰兒是大膽,天不怕地不怕類,剩下的40%則介於兩者中間。當這些孩子長到四歲時,他追蹤觀察,發現只有10%仍然屬於原來的類別。在這四年中間,環境因素的介入改變了嬰兒天生的脾氣,(脾氣是構成個性的一個元素,它指的是對情緒的基本反應,對刺激的敏感度及外界事物的注意度),也就是說,個性不是天生的,它是基因和後天教養的產物。

美國國家衛生院的研究者曾經以猴子為對象,進行選擇性的交配,例如將害羞的猴子和害羞的猴子交配,得出特別溫馴膽怯的猴子,然後將膽怯的小猴子交給開朗、熱情的養母去帶,結果發現這些小猴子的行為和他們脊髓液中神經傳導物質的新陳代謝都改變了。小猴子變得沒有那麼害怕,大腦中正腎上腺素的分泌也降低了。也就是說,早期的經驗可以影響先天的傾向,因為經驗建立大腦神經迴路,而這些迴路正是我們的思想和看法,我們的思想和看法又是我們的人格和情緒,這是一個相互的交互作用。加州理工學院的歐曼(John Allman)發現人類大腦的前扣帶迴中有很多梭狀細胞,黑猩猩腦中就比較少,大猩猩及紅毛猿腦中幾乎看不見,而其他的哺乳類就根本沒有。但是這種梭狀細胞並不是一出生就有的,它到嬰兒四個月大才出現,這種細胞伸展到大腦的很多部位,運送訊息來監控正在做的行為,尤其是當人在處理難題時,它幫助匯集各方面的訊息和統合資源以利判斷。所以前扣帶迴是注意力的控制區,例如在社交場合中監控自己行為不要失禮。它在嬰兒四個月大才出現,表示它是外界和自我的一個媒介。

這些研究結果一再指出,環境的重要性是不可抹煞的。給國民一個安全成長的環境是文明政府的義務,站在人道的立場,我們怎麼忍心又將這些無辜的孩子推回火坑去,眼睜睜的看到他的人格因後天的折磨而一點一點的變得殘忍無人性呢?政府一定要多增加經費幫助這些受虐兒,因為現在不幫助他們,以後我們就要付出更大的社會成本,去矯正(蓋更多的監獄?)或補償他們很可能發展出的反社會行為!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處小花園裡,兩個朋友爭辯著人生;在我眼裡他似乎放棄了什麼,但他或許正自在地擁有一片天地。我發覺,我們都想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只是觀點不同吧……。

    在水泥叢林裡,一條不起眼的小巷中,許多生命在一片簡單的棚架下活著;它們默默地呼吸,靜靜地享受早晨陽光溫煦的沐浴,和一位細心園丁的照顧。 

    他臉上總是掛著笑,像冬日的暖陽或春日的微風,或是幾抹微雲的藍天,那樣地寧靜致遠。他很少說話,也很少離開他小小的棚架;旁邊刷著粉白漆的小房子是他的家,但他每每過家門而不入。從清晨到黃昏,他都獨自坐在架下的小桌前看書,他有看不完的書。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從來沒想過自己的孩子是不是資優的問題,只想過自己的孩子能不能跟得上別人家的孩子的問題。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陳總統昨晚親上火線兩小時,以向人民報告的方式逐一回應在野罷免案。很遺憾的,大家只看到「大律師」在為自己辯解,用「求生十大戰術」為自己脫困;一場「總統脫口秀」下來,其實只有九字真言的唯一主軸:「不是我、我沒有、他更糟」。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下一張(熱鍵:c)


一天擁抱三回 陳定南是兒子的頭號粉絲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我在紐約生活的那幾年,最害怕的是自己窗戶外頭的防火梯。它是直接從每層居住單位的屋裡開窗爬出去,從頂樓到地面,用金屬樓梯把大家連在一起的那種。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鄭愁予演講「詩與意象的奧祕」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請原諒我,今天的專欄我想談一談私人的事。再過幾天就是么兒國峻三週年的忌辰。要是在平時,偶爾想起他的時候,還可以藉工作的忙碌,或是其他的事,將想念他的心擱在一旁。但是這個月來,再怎麼忙,或是處在必須專注的情形下,想念他的心,卻常乘虛而入,甚至於轉化到毫無相關的事情上面讓你想他。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的一位球友,最近返台探親歸來,送我十幾包筍乾。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家琦君日前因病辭世,享年九十歲。琦君生前著作豐盛,讀者無數,今刊出廖玉蕙所撰的追憶文字,述及赴美訪談琦君舊事,並形繪出琦君獨到、珍貴的醇厚與溫暖。

 
送別琦君女士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聯合副刊前不久刊出張典婉小姐的文章〈台灣文化人還有春天嗎?〉,提及目前台灣文化消費人口越來越少、文化無力的種種現象,政府部門補助文化的款項層層受限,使得有心投入的文化人徒呼無奈,而文化活動受外行公關公司操作,有淪為競技場之虞……讀來令人眼前飄霜,冷啊!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清明時候,又一次來到聖山寺。在濛濛的小雨裡,我特意先彎到雙溪國小,將車停在溪畔,獨自走進空無一人的操場。沿著圍牆,穿越教室走廊,在那株森然的茄苳樹下,彷彿又看到穿著紅白花格襯衣的邦兒。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主持人:朱全斌(台藝大傳播學院院長)、曾壯祥(台藝大電影系系主任)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8年奧林匹克運動會將在中國的北京市舉行,為了迎接這四年一次的國際體壇大事,更為向全世界的觀眾展示他們國家在這些年的經濟與運動實力,中國各級政府是拚了命,不吝花大錢,「全面搞工程」,「努力抓進度」,就是要讓老外看看新中國的風貌。我有個醫療界的舊識,是外商在中國投資的代理人,我看他飛來飛去,生意做得很忙碌的樣子,不免問他在忙些什麼?他說:「忙奧運唄!2008就快到了,醫療衛生必須打點的事太多了,所有的準備工作必須及時完成,藥品、醫療器材、醫護人員、檢測專家統統要到位,一點都不能有差錯,怎麼可能不忙碌?」我想也是!那麼大的一場盛會,幾千個選手,幾百個項目,要準備得非常周到,是很不容易的。所以,我敬佩之餘,再問一句話:「那最難的準備工作是什麼?」他看著我,一臉我太不懂事的表情,嘴角噴出了兩個字:「尿測!」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朋友的寵物死了,哀痛逾恆,幾乎不能工作,有一個嘴快的朋友勸她說:「不要這麼難過,不過是隻狗而已。」她大怒,拂袖而去。朋友不解的對著我們說:「我錯了嗎?我錯了嗎?難道大黃不是一隻狗嗎?」從演化的觀點來看,他沒有錯,演化的目的是把自己的基因傳下去,狗跟我們的親戚關係很遠,因此對演化學者來說,人會寵愛動物是很不可理解的,尤其美國竟然有寵物醫療保險,一年花六億美金看獸醫,有一份調查發現,有33%的狗睡在牠主人的床上,有40%的人替他的寵物過生日,67%的人將寵物相片掛在牆上或擺在床頭,甚至有人不顧自己性命衝進火場去救寵物。科學家對人的英雄式利他行為都已感到困惑,對人如此寵愛跟自己無血緣關係的動物自然就更難理解了。

jacky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